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怎么玩儿

祝琴说 逗跌 2133 2019.06.18 07:00

  “都好着。”宗默思索道:“少爷离开之后,家主被王上强行开了魂湖,虽不能修行,但延长寿命再活个几十年倒是无忧。你娘呢,七十年前,家主令我从鬼族人手中弄了几颗困魂的丹药,加上秋圣人每隔几年会为她调理几次,一百多年了,相貌没什么变化,话倒是越来越少。只是……你那么小便离开了家,她不知你过得如何,每次归族,她总要亲至府上问询你的消息,我入不得这无风山,又哪能得到你的消息呢?我虽不忍见她失望,可也不忍骗她,她也只是一如往常唠叨一番你小时候的事儿,方才失意而去。不过,如今这些已不再重要。”

  宗默直了直身子,道:“来之前,蓬若夫人对我说,无论如何,都要将你带回去。莫说夫人的担忧,族中上下,所有人都清楚,这次若不能将你带回去,只怕你们母子再想见面,也难了。”

  “我也这么想。以前是过不了师父那一关,这一次……”华年仰头环视了一眼流云之上的五座山峰道:“可你看看这大阵……直接闯,就算搭上性命,怕也不易。”

  宗默眼睛往天上扫了一眼,悄声道:“不能偷着离开?”

  华年摇了摇头道:“五峰老祖的手段我是见识过的,偷着离开他们必会察觉。只要来一位,若动真格的,咱们想活下来也不易,更别说是五位。若不想惊动五位老祖,在大阵里,我不能在大阵下面去除老祖的魂印。可若不动用魔元力,又怎能脱身呢……”

  华年眉头紧锁,宗默知道,能让少爷犯愁的事儿不多。他心里暗骂望海老祖的阴险。气道:“魂印?那不是对付死囚的手段吗?”

  华年笑道:“他们才不胆心我离开,是担心我遇到危险,若我走出大阵,魂印会引发大阵共鸣。”华年愁云又回到脸上,道:“那是在以前,如今他们不是怕我死,而是担心我若是死了,魔元力会散掉。”华年看了眼燕别离,对宗默道:“说说吧,接我回去,没那么简单吧。”

  “倒让你猜着了。”宗默边把鞋子穿上边道:“岂只不简单,现在已经复杂到连我都糊涂了。”

  华年转头看着宗默,示意他继续。

  “来接少爷,倒是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家主说,王上想为王女寻个玩伴。”

  “玩伴?呵——”华年摇头失笑,若果真如此,只怕那王女也不简单。不过,他实在难以相信,王上子女无数暂且不论,魔族人向来重男轻女,更以天赋与实力并重,一个小公主哪有什么实力可言?难道,单单是天赋绝佳便被寄予厚望?

  他已被困圣地百年,偶有僭越门规之举,也不过是为了排遣寂寞,加之这副相貌,免不得被视为少年心性使然。但在无风山上,便是所有人都不了解他,师父也是了解他的。否则,师父也不会常讲那些百族之事给他听了。

  他暗想,一个小女娃娃,任你再复杂又能复杂到哪里去呢?想至此处,他玩味地笑道:“怎么玩儿?”见宗默瞪了他一眼,又正色道:“王女相貌如何?”

  宗默疑惑道:“修行者还在意这些?”

  “在意,怎么不在意!别这么看我,人家姑娘温柔妩媚仪态万方,我要是视而不见,那绝对算对人家不够尊重?当然,若是丑得不忍直视,我若是紧盯着瞧,也显得过于无礼,你说是不是?”

  宗默劝道:“少爷,这玩笑开不得,人家可是王女。”宗默忽然想起入无风山时所遇的荆北风,人家非要将女儿荆月许配给华年,以荆北风的相貌,想来他女儿也是个美人坯子。只是,眼下正是逃难之际,他怎么可能让这等事扰了少爷的心神?

  “王女、王女。”华年念叨着,忽然问:“知道了,王女芳龄几何?”

  “也许未至金钗之年。”宗默猜测道。

  “那么小!”华年惊讶道。他还以为那王女已是待嫁之年,定是奇丑无比,在魔地找不到一位如意郎君,王上也只好从魔地之外打主意了,想来想去,血脉又很重要,于是便想到了自己。可她刚刚金钗之年,摩萨王也没要这么急吧。

  “不小了,在人族已是待嫁之年了。不过,这也是我猜测的。这孩子挺可怜,刚一出生便被王上丢到冰谷里呆了三年,可能是落下病根儿了,现在看起来,也就七八岁的样子。”

  “你越来越不靠谱。算了,多大也是个孩子,一个孩子能玩儿出什么花样儿。”

  “家主是公主的亲师,说玩伴,也就是王上想让家主觉着亲近些,少爷也别太当真。”

  华年很意外,忙问:“说说爷爷吧。”

  “呃——”宗默忽觉华年误会了,便道:“如今的家主是你父亲,老家主在你离族三年后便归虚了。”

  华年未应声,半晌方才淡淡道:“一百年,还有什么不会变?算了,反正我对那个爷爷也没什么感情。那——”华年举目向山中望去,再问:“我爹呢?”

  “家主的身体健壮得很,看起来,未及不惑。”

  “王上倒是舍得本钱。”华年低声自语道:“欠祝家的,总是要还的,可这种还法儿,未免有些可笑!”

  “少爷……”宗默怔了怔道:“指……指的是?”

  “现在……”华年摇头道:“还不能说。以后吧,归族之期尚远,一路上时间多的是。”

  “也好……”也许是他想多了,他与少爷之间不仅有那段儿时记忆,还隔着百年光阴。

  “师父,你们这相见欢之后,是不是该离别愁了?”远处的燕别离苦着脸,垂头丧气道。

  宗默问:“好不容易跑出来的,你这是何意?”

  燕别离满面忧色道:“这儿是北山口,往前走三四里才算出了无风山,可那三里丛林魔兽太多,得飞过去才成。咱们仨可没一个会飞的。唉……要是苏荷师姐在就好了。”

  宗默面色一松道:“魔兽不就是灵兽吗?他们又不会吃了我们。”

  “说得轻松,他们不会吃你,可会对师父下嘴。”

  华年瞪着燕别离道:“什么叫下嘴?难不成我就是那些灵兽的菜了?”

  “师父当然不是灵兽的菜,哦——”燕别离目光躲闪道:“现在您还不是魔兽的菜,进入密林就难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