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女王有孕

祝琴说 逗跌 2208 2019.05.25 07:00

  宗默看着苏荷道:“不错,那正是精灵族的咒语。”

  苏荷恍然道:“还没听师父说过精灵语呢。后面说的是什么?”

  “应该是对魂师说的,也可能是一种修行法门。我不懂修行,东西再好也只能蒙尘,不如送给无风山,说不准你师父能有大用。”

  “师父一定很高兴,至少能在符纸中看到故乡的文字啦。”

  “不过,还是那句话,这些都摹一份,原件归还。”

  “记住了记住了,苏荷不敢再贪便宜,戒棍的滋味儿不好受。”

  宗默肃然道:“接下来,便是菜式,酒菜不分家,点了酒便搭配相应菜式,点酒既点菜,方便得很。当地菜雇佣当地的厨子,所用食材需慎重对待,从种菜、采摘,再到传菜上桌,环节众多,皆需专人负责,不得有丝毫错漏。”

  “这么麻烦?”

  “做事便要做好,想做好自是要麻烦些。前些年,丞崇宗氏的一家酒楼一夜之间死了三十一人,便是因为有种异化的金绒草与其它食材煲在一起形成剧毒所致。”

  苏荷惊道:“怎么会这样?”

  “起初还以为是有人故意下毒,可其中有五位小宗门的修行者,他们的师门倒是认为宗氏做不出那等事,于是派了数位虚神,花了十几日方才查清原委。虽说事后所付代价甚大,可声望却并未受损,也算万幸。可人命关天,身为厨子能否在菜上桌前先行入口,已然是关键。今时不同往日,敢于入口试菜才是好厨子。”

  “想想,那些菜被人尝过,还真是……”苏荷笑道。

  宗默也笑了,感叹道:“是啊,有些看似不雅之仪实是逼出来的。倒不是自夸,在这点上,宗氏做得比慕容氏要好得多。慕容氏退出南方,看起来是产业过大力不从心,实则是用人不当。”

  宗默得意道:“不说远了,慕容氏在扶兰拥有最大的货仓,可在那儿,慕容氏客商的生意并不好做,所以慕容氏的货仓总是满的。宗氏呢,未到年终便空置了。逼得宗氏客商只能去慕容氏高价进货,以充作春寒之前所需。其实,客商们这么做是赔钱的生意,即便如此,那些客商的收益依旧可观。这便是做人的生意,而非做货的生意。”

  “我懂了,生意是小事;坚信人定胜天,要懂得以情相系,只要人心所向,就没有过不去的磨难。我们做的是可是传世的生意,而非一时的生意。”

  “鬼精灵,领悟得不错。另外,酒后总有失性狂人,虽说能来此处喝酒,都能赔得起碗碟钱,但桌椅贵重,就算他们赔得起,月善却伤不起。请个专攻木器的符纹师,境界高些,从里到外,固定的不固定的,除了杯盏碗碟,都要附上阵法。如此一来,那酒后撒风便成了风景,不然这月善内的侍者岂不都成了风景。”

  苏荷抢道:“置身事外和置身其中,看到的风景自然也不同。”

  “嗯,”宗默赞叹道:“人小鬼大,别具慧心。”

  “可这么多东西,都要附上阵法,得不少元石吧。”

  “生意不只是你无风门的,也有我宗氏一份。支出由宗氏负责,你无风山只需理事便可。莫要小看了管人管事,很多事都出在这些小事上。相较之下,我宗氏倒成了甩手掌柜。”

  “宗爷爷,宗氏是不是很富有?”

  “富有倒谈不上,但行商这百年间,藏富于商,宗氏却是做到了。若逢宗氏大难,单是仙霞城的一位大客商,便能支撑宗氏全族消耗一年,对他来说,还只是身家三成而已。”

  苏荷惊得合不拢嘴,喘息道:“那……宗爷爷不是一年才去一次蒲湾?”

  “那不过是履约例行会面而已,除喝一口精灵特产的蕊茶之外,再就是听听精灵的传说。那些精灵商人长年在海上跑,听来的未必是真。比如,有次一个船员对我说,他们的女王碧落已有孕在身,所以有近半年未能上殿。我问是何时之事?那船员说是奈何镇的一个鬼族女孩儿说的。我问,她又是从哪听来的消息呢?他说他也不知。只是听说,那女孩的家人说,除非碧落女王怀孕,不然你别想嫁给精灵!”

  苏荷听完忽然大笑不止,宗默也随之一笑。半晌,苏荷方直起腰,又忍不住笑道:“那船员真够傻的,这都听不出,是那女孩……”苏荷脸一红,竟止笑不语。

  宗默摇头道:“我也不清楚,至今为止,我还没听说过精灵族可以和鬼族通婚这种事。”以碧落的高傲,宁可与人族通婚也不会选择鬼族。虽说,现在鬼族大部分人都喜欢向我东陆人族靠拢,但最多也只能是有个人样儿。内里呢?鬼族毕竟是鬼族,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是啊,那女孩儿竟然为了嫁给男精灵而说了慌,而精灵族最痛恨说慌。听说师祖在时,说谎的弟子最多打二十戒棍,到了我师父这儿,小慌就翻了一倍,她恨死说谎的人了。有一次,我对师父说,如果燕别离是您的弟子,你一天会打他几遍?我师父说,他也只能是我一天的弟子。”

  “看来,别离的习惯真是太糟了。不过,好在他不是你师父的弟子,这又是一件大好事,错过你师父,算是他此生最大的机缘。”

  “嗯,这么看来,错过本身也是机缘。不然,他也不会拜在小师叔门下。”

  提起少爷,宗默的心又不能平静,他总觉这事夜长梦多,于是他决定,若是见到少爷,再不见任何人,直接离开才是正经事,至于来自圣地的麻烦嘛,他这辈子不就是在解决一个又一个麻烦中过来的吗?只不过,这次的麻烦大些罢了。

  “苏荷师姐,你竟然在背后说我坏话?”燕别离的声音自二人身后传来。

  苏荷猛然转身故作气道:“你竟在偷听,我会告诉师父,赏你四十戒棍!”

  “停,母老虎我得罪不起,更惹不起小老虎。”说话间,身形闪动已来至宗默面前。

  宗默止住了苏荷,对燕别离道:“追到了?”

  “追是追到了,可不是她对手,屁股被踹了一脚,踹在穴位上麻了半个时辰,起来后想追,可又不知道去哪追。”

  “就是追丢了!真啰嗦。”苏荷好奇道:“去追谁了?”

  “看看,什么都没弄懂,就乱插话。”燕别离白了苏荷一眼,见她瞪着自己便正色道:“身法上真看不出来,可那声音明明就是夜灵。”

  “啊?她可是真神,你惹到她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