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龙纹符令

祝琴说 逗跌 2120 2019.05.15 06:30

  呃?宗默怔了一下,心道:来了!这修行者还真是有经商的天赋,一点亏都吃不得,这不,应下的请求还未兑现,马上就来谈条件,还……不情之请。也罢,只要能打入望海宗,舍是必要的。他立刻道:“二师父请讲。”

  “听闻,宗氏商队可以畅行人族领地,皆是仰仗一枚龙纹符令。想必那符令在前辈的身上,云虹见识浅薄,想一睹那神器尊容。”

  宗默尴尬道:“实在惭愧,那东西并不在老朽身上。此次虽与商队同行,可商队与精灵族交易却耽误不得,便带着符牌赶赴蒲湾去了。”见云虹略显失望,宗默马上道:“其实,那东西就是个带着几圈符纹的木牌牌,不堪大用。在人族行走,带着它,多半是因为方便运货。”

  “运货?”连同云虹在内,几人都愣了。那可是神器,万一损毁了怎么办?云虹解释道:“前辈可知那符令的重要?”

  宗默随意点了下头,未应声。

  云虹确认道:“若用来护族,战乱一起,一令可解。”

  “知道、知道、知道……”宗默不住点头。

  那胖子急道:“那前辈为何还用它运货?”

  宗默看了眼胖子,拉了木凳坐下来,缓声道:“护族要靠一张木牌牌,岂不可笑。”

  别离身边的矮个男子诧异道:“可笑?”

  “不错。用了,便是魔族向龙族示弱,自甘居于龙族之下,也就是臣服。数千前来,人族饱受百族凌压,都不曾选择臣服,只因有神族照拂。而唯独龙族号令,连人族圣贤都莫敢不从,这件事,连我这个魔族凡民都想不通,其中利害,我想圣地再清楚不过。”宗默心知,赐予龙纹符令的根源在于三大圣地示弱。普天之下,唯有魔族敢与同龙族分庭抗礼,便是他已百岁有余,可每每提及此事,总令他热血上涌。

  云虹道:“已故七祖曾言,龙纹符令针对的是凡间,与圣地无关。”说这话时,她似乎忘了,圣地那枚符令正在伏火峰那位老祖们的手中。

  宗默心中一苦,自知刚刚所言有失分寸,是自己先退了一步站在了魔人立场说了那番话,逼得云虹也退了一步。两方这一退,言语间顿时显得疏远了。

  他连忙解释道:“我多年在人地行走,也了解人族的行事有方;而魔人不同,龙纹符令除了能激发魔人的血性之外,便一无是处。无论摩萨王收下符令有何苦衷,身为魔人不会多问也不会去怪自己的王上,可他们却可以无视那枚符令。他们都明白一个道理,若将我魔族安危系于他族,魔族的威望将荡然无存。”

  见众人面现惑然之色,他又道:“问题的关键是我魔地各家主也瞧不上那东西,他们将小木牌看作是龙族的施舍。因此,摩萨王索性将符令丢给祝氏用来行商。”

  众人恍然,高个男子疑惑道:“怎么个用法?”

  “这东西有个好处,若是修行者用它,随身能携带大量物资,听说里面有三十六个符纹空间。随商队行走的修行者不过一两人,又多以无境为主,境界虽低,但以悟境之力打开一两空间倒是足够。两船货装入其中,随身携带,轻若无物,也算是废物利用。”

  一席话,听得众人哑口无言。

  云虹思索道:“晚辈得到消息,龙族将于今冬办一场论道辩场,邀请了百族神修参与,只要是人间境以上的修行者,都能参加。想必前辈那块……小牌牌……也算有了用处。”

  宗默首先便想到了华年。宗氏祝氏倒在其次、魔地各大家族更得往后排。既然牌牌在手,怎么用就得宗氏说了算。他问:“全天下的修行者?”这种事,总要问得详细些,毕竟,修行者的消息总比凡人更灵通。

  “正是。”云虹心知宗默所想,这也是她的打算。华年若能出山参加这等盛会,必然要代无风一脉扬威。只可惜,身为无风弟子,她只得遵从师命枯守无风山。师父眼界高,便是这种盛会,在她老人家眼中就如同是小儿嬉戏一般。想些此处,她一声轻叹。

  这一声轻叹,听在宗默耳中,还以为她是不能得见龙纹符令而心生遗憾,便问:“敢问,那小牌牌对你们修行者可有好处?”

  宗默问的直接,令云虹很尴尬,她苦笑道:“的确。若只是看一眼,舍出无风山的脸面,倒也能去伏火峰一观。对其它修行者来说或许那只是枚神器,看个热闹也便罢了。对晚辈来说,那些符纹很重要。我所修的是幻界,天下所有空间符器上的符纹,我都是有兴趣的。只是最近,云虹的境界已现瓶颈,再不突破,我只恐错过破境之机。”

  “需要参研多久?”

  “少则三五日,多则半月。以云虹的天赋,至今之止,破境需时从未超过三日。”

  “那便好,这等成人之美的事儿,便包在老朽身上。只是……要等到见过任心师父之后……”

  旁边那瘦高个缩了缩脖子,胖子的脸色在一瞬间变了七八种颜色,那燕别离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唯有云虹神色不变,眼观鼻,鼻观心。

  宗默左右看了一眼,心道,什么意思这是?“难道任心前辈被要紧事耽搁了?”他心中明了,以任心的实力,若论赶路,应该和王上摩萨不相上下才对。横穿瀚海,也不过是数日之久。除非是破界而去,当然,这世上能够破界的人也只有那么一位。

  云虹摇头,伤感道:“师父被执念牵绊,我们这些弟子也想她能自己走出来。这一点,修行者便不如凡人了。”

  “呃……还,”宗默试问:“还有救?”

  “有救,但这世上没人能插手,只能靠她自己。”

  “这就好这就好。”他终于放下心来,有了任心保证,他才能就神鸡的事和五峰的几位老祖谈条件。哪怕是吃点亏,也要把华年带走。与带走华年一事相较,一切都不重要。

  可事与愿违,接下来云虹说的话如同一盆冷水将他的热情无情扑灭。

  “师父不能见您。实话和前辈说,我们这几位弟子已有数年没见过师父。”

  宗默闻言,呆立半晌,心道:这该怎么办?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所有环节没出问题,自己这一路虽也是历经磨难,眼下自己终于身在圣地了,倒是任心这不该不出问题的环节出了问题。难道,真要将华年偷偷带走不成?若真那么做了,以后宗氏商道就别打算进入修行界了,只怕是在凡间也不容易混。

  眼下,两全其美的法子倒有一个,自己不去救,华年也不自救,玩个凭空消失?他又不是王上,王上那等境界也不至于去偷人,也丢不起那个人。话再说回来,王上既然授意家主祝云,便有其用意。那个用意到底是什么,短时间内他也猜不出。看现在的情况,任心半死不活的,也只有人家无风山的几个弟子知情,就算王上也未见得知情。

  正在此时,宗默见燕别离在众人背后向自己使了个眼色。宗默心中一动,最了解师父的当然是弟子,想知道华年的情况,最直接的方式是问燕别离。反正,将华年带走这件事,眼下这些人,就算有办法也是瞎操心,谁能做得了圣地老祖的主?

  “也罢,那我便先住些时日。”宗默起身道:“听闻圣地之中除了山海集外,还有条凡街,仙子能否准许别离小子带我逛一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