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坚守本心

祝琴说 逗跌 2565 2019.06.21 07:00

  “公主,还要出去?”一老妪上前问道。

  闻听老妪之言,琴筠方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置身于寝殿之中。“我要出去走走,别跟来。”琴筠语声冷淡。

  “可是……公主都出去一整天了,这天马上就黑了,王上吩咐过……”

  琴筠伸手止住她,正色道:“无妨,我要去看星星。”说着,逃也似的奔出门去。

  “呃……看星星。这玄魔城中什么时候有过星星?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老妪摇头嘀咕着。

  琴筠来到街上,又见到盐伯的背影。天黑了,他还在劳作,这是玄魔城中唯一昼夜无休的差事。

  盐伯曾是宗氏族人,名为宗盐,当年曾带过盐商队。只是后来遇到了失性魔人,近千人的队伍只活下来他一个。祝氏族中对奴仆的惩治是严厉的,族规如此,便是亲师也不得不谨慎对待,看着法场上等待死亡的盐伯,他摇头以示无能为力。

  当执刑者的刀锋即将落下的一刻,琴筠喊道:“刀下留人!”她问亲师,“此人犯了何罪?”

  “千人遇难,独独余下他还活着,按族例,苟活乃是死罪。”

  “千人难敌,那定然是天敌,亲师,天敌可是人力所能及?”

  亲师摇头。

  “既然力所不敌,求生又有什么错呢?”

  “但他有负于那近千族人。”

  “如何负了?”

  “假死。”

  “若是假死能避过祸事,何必要拼死一搏呢?琴筠以为此人无罪,琴筠进否能启用神女令,保他不死?”

  亲师从未令她失望过,竟然放过了那个身负杀头之罪的奴仆。

  魔地苦寒,终年风雪弥漫,自然寸草不生,生存所需之物皆依赖于和异族的交易。数年前,宗默在人地近两载杳无音信。商队不归,货栈几近无物可易,各家主于殿上争论不休,欲要取宗氏而代之。亲师无奈,只得派出祝华扬和宗盐出走人地。

  数月之后,宗盐满载而归,却不知因何犯下了杀头重罪。琴筠曾问过亲师,可亲师却以沉默相对。直至今日,琴筠也不知其中原委。

  “盐伯,我现在赦免你的役刑。”她的话音未落,穹阵已然有感,一道阵意脱离了宗盐的老迈之身。

  “呃——”盐伯忽然转身,揉了揉眼激动的双膝跪地呼道:“公主!老奴,谢公主!”

  “琴筠有一事相求,请盐伯为琴筠扫一条通往冰原的路……”

  “宗盐定不辱命!”说话间,那宗盐起了身,双掌交握,眨眼间,灰白的发有了光泽、双目精光闪现,就连那面容也于瞬息间年轻了许多。待他气息稍定,躬身施礼:“老奴自闭魂湖三载,体悟了凡人老弱之苦,今日得公主宽恕,老奴当以死相报!”

  “要活着,活着等我回来。”

  宗盐怔了怔:“老奴领命!老奴只是不解……”此时,宗盐方才醒转,公主要做什么他尚且不知。见公主未应,他抬起了头,哪里还有公主的影子?若非前一刻他亲眼看到公主就站在面前、若非他身上的阵意全消,他定会以为自己的耳目有了麻烦。

  宗盐对着虚空试问:“公主作何打算?”

  虚空之中回应他的只有无尽的风雪。

  ……

  琴筠知道,她能拯救一个盐伯,却无法拯救在风雪中苦苦求生的每个魔人。也许,这才是她未来要走的路,确切的说,这也是父王希望她走的神女之路。经过此番行走之后,她更加坚信自己的路也将与父王的心意渐渐重合。只是,她不懂,为何母亲要寻来另一个自己。

  身为神女当心系天下!这是以前她不听话时,亲师说得最重的一句。那时,她还不懂,此刻她有些懂了。她是神女,无论身在何处,都当心系子民,莫忘了自己的身份和责任。便是如此,她也要先清楚自己是谁,若是落入尘埃中太久,连自己也认不出自己,所谓的心系天下也便成了一句空话。

  或许,宗盐说的不错,自己真该做些打算才是。

  以她的法力,施展隐身之法的同时再放出神识查探,也不过半个时辰,而后她要休整很久,而午夜时分,她还需依华樱的安排出城去。如此一来,时间和她的法力变得同样可贵。可她还是顺心意而为了,当她隐于风雪之中时,阵意与她的神魂相应,骤然间,似有无穷力量为她所用。

  城中要发生大事了,祭司营调了无数女修赶往北城门,另有几道强大的神识向她的神识反扑而来,却因为风雪所阻,他们一无所获。强大的神识来自于祭司营的高阶祭司,想来,有人早有动作。难道华樱的计划败露了?

  这般想着,在那些高阶祭司的探查逼迫之下,不得已她只得收回神识,恍惚间,又听到一处园子中人影重重,似有异动。

  一老者道:“城主府已有严令,今夜宵禁,天亮之后,禁令才能解除。你等要配合祝三儿那个糊涂子,莫论往日恩怨,定要助他完成使命!”

  “是!”一年轻人道:“属下必当拼死助殿下离城而去!”说着,年轻人转身对众人道:“道心不死!”

  数十人同声回应:“道心不死!”

  道心不死?琴筠听亲师说过,只有人族死修才会这么说,难道这些人是人族死修?她感应了片刻,确定自己感知不错,这些人确是魔人无疑。既是魔人,又何以说出道心不死这样的话?她虽想不通,却也不可让神识留恋于此太久。若遇真神,她的神识必会受到重创。

  与阵意相合,却无法辨清方向,可按刚刚的感知,她确定,那该园子该属于宛氏。可亲师说过,宛氏一脉与曹氏为盟,曹氏野心昭然若揭,宛氏又为何因为自己而与曹氏对立?难道亲师说错了?

  正在此时,一道强大的气息自玄魔殿的附近冲天而起,直向阵意处袭来。惊得琴筠想立即收回神识,谁料那神识速度之快她闻所未闻,力量之刚猛便是连那些高阶祭司也犹有不及,便在她的神识将将进入阵意之中,却与那神识来了个正面碰撞。一时间,魂湖之中波澜顿起,她觉得头晕目炫,继而五感顿时。

  待她醒来之时,方才一阵后怕。若他在危急关头没有弃了法术强行摆脱阵感,只怕此时她已经死了。

  那道神识不属于魔人,因为自己无意间的窥视隐有怒意,若非顾忌玄魔大阵,想必此时她的神魂已然受损。玄魔殿的东侧正是外族神境所居的逍遥馆,遇上有人窥探这种事,主家一般不会轻易出面,如此看来,那道神识应该只是一位随从的。一个随从的神识就堪比神境,这是哪个种族?

  琴筠在记忆中搜寻,无奈,她只看到一张少年的面孔,只是瞬间,那少年便已模糊不清了。还能改变他人的记忆?想到此处,她开启了领域,当一枚龙纹符令浮现的那一刻,她立即将其调入领域之中。血脉之中觉醒的领域曾有一句话,也不知是魔族历史上哪位老祖,他说:有一种记忆,叫不变。

  这便是她的领域谒语,短得不能再短,白得不能再白。可是,她在感悟中得知,自己领域有很多能力,存放记忆,只是其中之一。她真不明白,那位老祖为何单单拿记忆说事,也许亲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能作为这谒语注解: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的坚守,不轻言来生、不执迷当下、不轻信过往。

  过往便是记忆,记忆一直在变是因为自己的本心在变。原来,那谒语虽是记忆不变,而实际上,那位老祖想说的却是坚守本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