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那个女孩

祝琴说 逗跌 2033 2019.05.04 20:00

  原隐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想不起,他唯一感受便是无尽的绝望。

  便在此时……冰幕之外伸来一只手!那只手与他的手隔着冰壁抵于一处,他感到一丝微凉,耳中传来的风沙之语如同在呜咽,继而远去,冰幕碎裂了,沉重的碎冰,宛如破碎的晶石自二人头顶倾落。

  那一刻,他看到每个晶石中都有一张女孩的脸。他笑着呼了口寒气,忽然生出一种别样的感受,活着原来这么好!此时,他才来得及想起那规则之灵,原来每次他面对的都是不同的化身。这样的面对有了第一次,他便希望是最后一次。

  “我是琴筠,你叫什么?”女孩说着,顺势撑住原隐的手掌,以元力将原隐摇晃的身子扶直,令他不至于跌倒。

  原隐晃掉头上的碎冰,伸出鼻子平衡着身子,以人族语回道:“原隐。”

  琴筠看了他一眼,转头向空中看了一眼,如同那上面正有人在观望一般。

  原隐觉得他的心慢了一拍。他从未离她这么近过,哪怕过去只隔着一面透明的冰壁。可冰壁是寒冷的,他不喜欢。他知道,琴筠是摩萨的女儿,也曾是这里的囚犯。

  那时她刚满三岁,被关在他对面的冰幕之中,她每天都是哭喊着找娘,令他奇怪的是,琴筠似乎不需吃喝睡觉,就那么坚持了近七天。就在第七天时,她疯狂的撞破了冰幕前的护体符纹,整个身子就那么直扑到冰幕上,而后……她没事,冰幕却碎了。因为找不到娘,她便坐在地上一直哭,哭得嗓子嘶哑。

  后来,摩萨王来了,将她抱起来,她就抱着摩萨王的头,又抓又咬、小胳膊轮圆了打他的脸,他边哭边打、还一直叫喊着:“爹爹坏,我再也不要你了!”

  那时,原隐以为那孩子疯了,也许摩萨王也是那么想的,他终是叹了口气,抱着女儿离开了。那一刻,原隐的心里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女孩很幸运,她有个好父亲。

  可随着慢慢长大,他觉得那个所谓的好父亲似乎也没那么好。他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将世道人心想得太复杂了,现实却比他想的更多面、更离奇,而后他更加不解。于是,他开始害怕人性,人性是极不可靠的东西。同时,他又迷惑,既然人性本就如此,为何百族生灵都要竞相化作人形呢?

  也许人形与人性本就不是一回事,但无可否认,无论哪个种族,一副好外貌,总能在族群中更受欢迎。人族也是如此,只要好看、耐看,哪管那皮囊里的魂体是禽兽还是魔兽?听说,人族圣人对化形而来的异域生灵总能多看几眼,对刚化形的妖兽而言,这无疑算是莫大机缘。可有时候,那种机缘也并不全是好事。不然,他原隐怎会流落至此?

  种族的天赋令原隐对这个峡谷慢慢有了新的认知,这里有一只力量强大的冰魔。但凡有靠近峡谷的修行者,都会慢慢失去力量,所以,他不指望族人来救他,或者他情愿相信族人认为自己死掉了。

  每当有修行者的冰尸自峡谷上方落下之时,他都觉得是一场灾难。而后,他便眼睁睁看着那尸体化成水雾,再融入寒冰之中、甚至被吸附于冰幕之上。

  将百族生灵放入冰幕是摩萨王的一个创举,同时,他在这些本就年幼的生灵眼中也成了恶魔。没人愿意成为恶魔,好在寒冰之中的异灵无法吞噬幼年生灵的尸体。冰幕的阴寒可轻易将一位强者侵蚀殆尽,包括灵魂,却无法主动攻击身在其中的幼小生灵。他若那么做了,便是自取灭亡。

  显然,冰魔没那么蠢,似乎冰魔也在有意将自己的力量渗透进这些异域生灵的体内。结果却是,并不是每个生灵都能承受那种力量,于是,死亡随时发生,新生灵也随时会到来,不断地被丢入冰幕之中。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冰魔死了,或者说,不久的将来他还会醒来。对冰魔来说,虽是短暂的死亡,那也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恢复。原隐相信自己在这段时间里一定能想到更好的破解方法。没错,他要破解这寒冰之力,他现在有些懂了,也许他要终其一生参与到摩萨王的这个计划之中,也许只是因为他心里的那一丝不忍,为免除其它生灵继续遭受这种迫害,他立誓要以身死来化解魔地的寒冰危机。

  可有时候,梦想也只是个想法儿罢了。他是谁?他不过是魔兽地界内象人族中最不起眼的一员罢了。就算族中的长者来了,也奈何不了那只无形无状的冰魔。

  琴筠的手与他的手相触的瞬间,原隐感到一阵温热,不由一惊。“你的手……怎么了?”

  琴筠摇头道:“也许,这就是爹爹说的原因。”

  “什么原因?”

  “之所以我被关在这儿……”琴筠表情黯然道:“也许是因为我能吞噬冰魔的力量。”

  “可以吗?”原隐很疑惑。能吞噬冰魔的力量,这是所有孩子都知道的事,可并不是谁都能感受到的。除非亲自试过并且活着,琴筠可以,原隐很惊讶。

  恍然间,他又意识到了琴筠说了也许两个字,也许,说明她在猜测,看来她和父亲的沟通存在障碍。也难怪,谁能指望一个从出生之后就被亲生父亲丢进冰洞的孩子去理解她的父亲呢?摩萨自以为理所当然,可在他眼中,身为父亲,他的做法显然失去了人性。他也没指望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有人性,有了人性,那还是神吗?

  “爹爹说,冰幕是冰魔的魂,只要吸收了那些魂力,我们就可以变得和冰魔一样强大。”

  “我也可以?”

  见琴筠点头,原隐心中有些发堵。这么多年自己从未向前踏出一步,他倒是那么想过,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总是以为自己还不够强大,就在这样的思索忧虑和时刻准备中度过了每一天,可到今日他才发现,自己竟浪费了无数光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