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天殿门前

祝琴说 逗跌 2254 2019.07.05 07:00

  祝云并不知景氏兄弟的打算,三更半夜,他也不可能收到那封信了。这和他睡早睡晚没关系,只因他要将琴筠出走之事告知摩萨王。无所不知的摩萨王也许早就知晓发生了什么。

  “王上在修炼,要见也要等到明日方可。”景薇站在廊道栏杆内行礼道:“若先生坚持等下去,我便命人抬副矮蹋过来,免得先生伤了身子。”她边说边盯着祝云的脸,表情宁静而倔强,。

  一个小女子竟敢如此放肆!祝云心中怒极却神色淡然道:“不必,老臣在此候着便好。”说着,祝云反背着手,抬眼煞有介事地打量起天殿檐柱上的神意符纹。

  事实上,那些符纹认识他,他却对符纹一无所知。景薇摇头,抱着剑走开了。但现于嘴角的那一丝微不可察的嘲讽却落在了祝云的眼中。

  祝云身形未动,眼球向右一滚,瞥了眼景薇的背影,心中暗叹:景家竟出了这等人才。后起之秀在玄魔城中有很多,实力在景薇之上者,也不在少数。但以资质论,景薇的确称得上出类拔萃,也难怪连摩萨王都对她另眼相看。至于景氏一族,他倒是从未放在眼中。身为亲师,为了公主未来的登顶铺路,他做了很多连他自己都不理解的事。

  襄蕴两城,本属景氏一族。即便他寻了借口,断了两城子弟进入玄魔城的修行路,也无法阻断玄魔城中景氏的修行后辈们的支持。正因如此,景氏才没和祝氏真正翻脸。上代景氏家主的名字他都有些记不清了,当代家主,他倒是见过,可无论如何他也记不得他的样子,更想不起他叫什么。

  倒是这景薇,每每出入天殿都能撞见,便如同在时刻提醒他,在这玄魔城中的世家之中,还有个景氏。

  如今,公主要出走人族。此事,他是知道的。事实上,他虽未亲自操办,可谁不知道,若无他这个亲师默允,谁能且谁敢那么做?公主能否顺利出走暂且不提,他只希望在玄魔殿中,哪怕是一个再小的家族,也要拉向祝氏的一边。

  魔族经不起内耗,这个道理每位家主都心明镜儿似的,可谁都不指望哪一家能真正挑明,只怕要经历一场浩劫才能让他们明白这个道理了。

  他不想知道琴筠是如何出走的,最关键便在于,他不能确定王上是否在自己身上动了手脚,否则,便难以解释,近十数年来,自己的所思所想,王上都一清二楚。

  若琴筠注定是魔族未来的神女,王上又岂能不在主殿之上宣布呢?就这件事而言,他祝云对王上是存了疑问的。也难怪,百族之中有多少子女,或许连王上自己都说不清。既然都是王上的子女,谁来坐都合情合理。他祝云能这么想,那些家主呢?若真如他料,他祝云存些私心,想必王上也不会怪罪。

  王上曾说过,登上王位之人,当历尽万世情劫。这话他是认可的,如其所言,登上王座之人似乎注定寡情,可琴筠是他的弟子,他怎能眼睁睁看着琴筠走那条伤情之途呢?

  祝云转过身,看着消失于廊道尽头的背影,暗自一叹。如今,只希望这些小家族少些误解才好。

  若说在魔地之中,有哪个家族最不希望生乱,恐怕只有祝氏了。为了不生乱,祝云做了很多。各家族也因为惧怕他祝云,而有所收敛。可再过三个月,这天下就不是如今这副样子了。隐藏于风雪之后的暗流,将会带来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

  到那时,祝氏将会因为当初所为而付出惨痛的代价。祝云不想看到那一天,相较于祝氏一族的安危,他更不想魔族卷入一场内乱。若这内乱持续太久而无法平息,那么,等待魔族的便是由百族所带来的一场浩劫了。

  祝云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突然,城北的天际亮起一颗耀眼的红斑,那红斑如同血滴入水,只一瞬间,便将北方的天际都浸染得一片殷红。他心中一凛,失性魔人现身了?

  数百年来,除了失性魔人,还没有什么事能引起玄魔大阵如此反应,或者说,只有失性魔人才会令祭司营有所行动!他要赶往城北,这等大事,他必要亲力亲为。

  可他刚刚踏出一步便停了下来,他想起了公主,想起了自己那个不着调的三女儿,心中便平静了不少。

  等吧,他来这儿的目的便是对摩萨王如实相告,在没达成目的之前,他哪儿也不能去。他知道,摩萨王的神识也许就在自己身上。

  “祝云,果真是你?”

  摩萨王的声音在祝云的耳边响起,祝云连忙对着殿门躬身行礼道:“正是老奴!”他知道,殿门之内每日里被打扫得一尘不染,一点人气都没有。

  “你真是糊涂。”摩萨声音渐冷。

  “祝云不后悔。”琴筠是他最爱的女儿,而自己才是终日陪在琴筠身边的那个人。他和王上对神女的期许同样高远,又大不同。若公主离开魔地是他此生最不智的决定,那么,他情愿这么糊涂下去,又何悔之有?

  祝云固执的直身,注视着殿门,就如同王上就站在门后一般。他与门对峙良久,方才听得王上无力道:“罢了,随你去吧……”

  祝云断定,王上的真身应在天域的某处。他了解王上的手段,这样的传音已有多次。令人觉着王上不在玄魔城却又无处不在。

  即便王上不在此地,祝云也要等下去,他要做个样子,不是做给王上看,而是做给对手看、做给只知摇摆的各大家主看、甚至是做给自己看。这些年,他都是这么过来的。

  身为王上近臣,他的一举一动总能受人关注,尤其是那些有心人。只是,那红霞尽染的大阵,倒令他忧心起来。廊道的另一侧,此时已有数道身影纵身向偏门奔去,祝云知道,那为首之人便是景薇。

  景氏也参与进来了?祝云心中暗道不妙。景氏不足以在天殿立足,可修行后辈却可左右祭司营。当他与对手周旋之时,还要警惕景氏的手脚,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世事很奇妙,对手也会这般想。铲除景氏,若非一击建功,没人愿意先出手。而先出手的自然就落入了下乘。想至此处,祝云苦笑,心道,先发制于人……祝氏又何尝不是如此。

  正待此时,他看见被两名宫卫拦住的祝合正向自己招手,面色异常慌张。定然出大事了!祝云三步并作两步急冲冲来到祝合面前,待宫卫退至一旁,祝合急道:“老爷,出大事了!”

  祝云故作镇定道:“慢慢道来。”

  “蓬若夫人给……给人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