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禁术隐虚

祝琴说 逗跌 2520 2019.07.11 07:00

  众人散去,闭目养神的元泽老祖自怀中摸出一丹瓶,轻放在地上。起身之时,身影如烟散去。众老祖相顾无言,谁也未料到事情竟如此收场,只得悻悻离去,倒在地上的壮汉也已消失,就连百丈之外的海平生也没了踪迹。

  望着那瓶丹药,在场的无风门众弟子终于长出了口气。只是,在树影之中,还有一位老祖留了下来。

  施于风高声道:“莫非明堂老祖还想代师父教训我等不成?”

  明堂向施于风点了点头,转向刃鸣,又摇了摇头。只待刃鸣循着他的神识望来时,明堂的身影也消失了。

  “明堂无碍。”施于风拍了拍刃鸣,道:“没想到,师弟进境果然如师父所说一般神速。只是你这内伤……”说着,他便收了手,目光中隐现忧虑。

  “大师兄该担心自己才是。我刚刚还没什么感觉,拿命换修为才适合我。”

  “我一直不解,尸魔功既是功法,又怎会拿命换呢?”

  “师父偏要我修行直道。”

  “果然,该听我的,曲中求直才是。”

  “大师兄还不是也听了师父的?”

  施于风怔道:“话虽不错。不过,直道也没什么不好。整个圣地,直道便占了十之七八,曲中求直虽好,却并不适合所有人。”

  “说明人都是自私的,都想顺心意嘛。”

  施于风苦笑道:“修行者都是逆天地而争,顺了自己的心意,就顺不得他人的心意,如此一来,顺己顺人顺天地,也不过只求了一顺而已。即是逆中求顺,顺心意还是顺心意吗?”

  “所以我要拿命来换,我想通了,一世修行,不过是场顺逆事。”

  苏荷听不懂师伯和师叔说的是什么,便跑过去拾起元泽放下的丹药,回身递给刃鸣道:“三师叔,用了吧。”

  刃鸣点头,向虚空之中扫视一眼,伸手便要将丹瓶接过。不料,身子一软竟晕死过去,众人连忙一拥而上,将其搀住。

  云虹三两步上前,探查过刃鸣的魂海之后,与施于风相视一眼,便起身来到众弟子面前,神色凝重道:“自今日起,不论外门还是内门,既然拜入无风山门便同属无风一门!都记住了,但有来犯者,你等当拼命守护我无风门的威严!”

  所有弟子同声应是。

  云虹转身来到施于风身前,面现忧色道:“师兄,小师弟他——”

  施于风淡笑道:“随他去吧。元泽、明堂、谭悟三位若不出手,便无人能拦得住他。”说完,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同时消失的还有刃鸣和苏荷手中的那瓶丹药。

  大师兄已不在,她还是对那处无人之地念叨:“大师兄还没说,若他们出手,又当如何?”

  “他们若敢出手,今日何必赴险?”

  她没想到大师兄能给回应,以往只有师父才会这种来无影去无踪的手段,云虹怔然半晌,追问道:“大师兄的意思是,对方有试探之意?”

  大师兄没回应。

  苏荷诧异道:“师父,风师叔他——破境了?”

  云虹怔了下,忙对众弟子叮嘱道:“此事不可外传!”

  幽由喊道:“禀师叔,我们什么也没看到、没听到!”

  云虹点头,挥手散去众人。

  “师父——”苏荷忙道:“苏荷要去相助小师叔!”见师父转身向道殿,也不待师父应答,便向山下的虚空纵身掠去。

  云虹未回头,只待苏荷的身影消失之后,阶上只余其一人,她方才望着道殿之中那幅画像,苦涩道:“依师父的吩咐,我等自是不能助小师弟脱险。可在这无风山上,谁又忍心见他受难呢?”

  不料,那画像无风自动,画中人似是活过来一般,展眼向云虹望来,幽幽道:“这是他的劫难。”

  云虹不敢直视画像,她垂首抚臂辑礼道:“师父——”

  “魂力尽失,只怕我又要沉睡了。”

  云虹凄声道:“师父,究竟何以至此?”

  画像淡然道:“有些事,说了还为时尚早。以你们的修为,没有千年,怕是无法助我。”

  “圣地老祖……也不行?”

  画中人叹道:“将我置于那不死不生之地的,又何尝不是他们呢。”

  云虹面色一凛,抬首直视画中人,迟疑道:“难道是……”

  画中人摇头道:“罢了,我的精力有限,便是这等微末手段也会伤及神魂,你只需记得,无风山外是敌是友还需你们几人自行体会。再有,大比之期将至,我无风弟子虽非天赋异禀,却也不输那些世家子,无风威名固然重要,两难之际当以大义为重。”

  见云虹俯首称是,又道:“此番出战星殒只需展露潜力便可,一应机缘自会有人安排。再有,那占星台……”

  画中人停了半晌道:“罢了。将此画像以火炙烤,记下之后毁去便是。此中所得可保我无风门未来千年所需。这天地之力终是要争上一争的。天道已变,不指望你们能改变未来那场浩劫,只要有能力参与也好。”

  “弟子记下了。可是……师父,若毁了画像,再想见您岂不是——”

  说话时,云虹发觉师父的气息竟消失了,抬眼望去,那画中人的眼神已恢复如常,玄色曳地锦裳上的数朵白梅也已失去灵动之息。想是师父又睡了过去。

  “见我作什么呢?你们又不是孩子,也需多历练一番了。”师父的声音再次想在耳边,那画像却不为所动,想来,师父已经虚弱到不能入画了。

  “过往,这山上一直有师父主持,云虹并不所觉,倒是今日,不知怎么了,便是说上几句话都觉着累。”

  “施展禁术要适可而止,若再两个时辰,你便会睡死过去,你对自己的神魂过于自信了。”

  “若是这个原因,云虹也便认命了。在云虹的血脉记忆中,并无破解之法。师父,弟子不肖!”

  “你可知除华年之外,为何为师收你六人入门?”

  云虹摇头。

  “也是因为一套禁术,名为隐虚。只是这隐虚禁术为天地禁术。若想施展却不能调用天地元力,否则将血脉尽失。你娘怀孕七月,我为你植入了这隐虚之术。为了避过这天地规则,不得已只能将破解之法放到另一人的血脉之中。如此一来,恍然十载,我便多了你们六位徒儿。”

  “师父,那隐虚术究竟有何用?”

  “你不是已经骗过那些老骨头了吗?”

  云虹惊道:“师父是说,他们会以为我境界高深?”

  “这不是你所希望看到的?”

  云虹笑了,她觉得笑也是很累的事。“若真如师父所言,那真是太好了,看来小师弟也能……”她自知说漏了嘴,却也知道定是师父有意为之,便道:“华年会安然无恙的,对吗,师父?”

  师父没有回应,一道身影从道殿而来,竟然是大师兄。

  “你竟然用了禁术?”施于风伸手一搭云虹的额头,道:“快进去,我来为你破解禁术。”

  云虹点头道:“不急于一时,容我安排一二。”禁术能够破解这件事,她是不相信的。并非她不相信师父,只是,用六位弟子的性命来避过规则,那么师父还是师父吗?这些话,她不能说出口,她只想让师父在大师兄的心里纯粹一些。

  云虹隐去伤感,举步来到道殿后面的山坡,撞响了立于巨石上那座古朴的大钟,一声钟鸣,传遍了整个无风山。

  但凡无风山门之弟子,无不闻声而动,便是外门弟子也不必受门规所限,尽皆循阶而上,向内门重地纷纷涌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