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规则之灵

祝琴说 逗跌 2040 2019.05.02 18:00

  原隐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片寒冰奇境,转眼之间,他的脚下变成了无尽坚冰,极尽透明却深不见底,天地间涌动着蒙蒙水气,水气下沉,凝于冰面之上,冰面便多了一层。

  “我已沉睡太久,不,我已浪费无尽光阴,现在终于醒了!”那风沙之语自虚空中传来:“若非为了维系这所谓的规则令我失去太多力量,你这个幼小的生灵早就归我了。”

  原隐立身冰面却动弹不得,他四下张望,连生灵的影子也没看到。他鼓起勇气喊了一声:“出——出来!”声音出卖了他的恐惧。

  “没人能看得到规则之灵,更何况我是规则之身,除非我想。”风沙之语得意地嘲弄着原隐,笑声震得虚空中的冰凌簌簌而落,落在冰面上叮叮当当或是跌得噼啪作响。

  “规则之身?”失去那种阴寒的感觉很好,便是死了又如何?想至此处,原隐问:“你真的不想现身吗?”

  “小家伙儿,你太弱小,别费神了。”

  原隐追问:“你来自何处?”

  “何处?”风沙之语停了片刻,又道:“我也不知自己来自何处,自从化为规则之灵我便失去了情根,或许,能忘记,说明一切过往对我而言并不重要。”

  “怎能不重要?我有父母,他们已经不在了,可我觉得他们还活着;我有师父,他是一团雾气,他能化成千百种样子,可是,我现在已经记不清那团雾的样子了。”原隐有脚不能动,便坐了下来,接着道:“也许,连师父自己也忘了自己长什么样子了。”

  “无形之形,你师父是……虚灵?”风沙之语语声惊异,继而默念道:“看来,虚空之主已醒,慧妙之境已开。融不融灵已经不再重要。不如归去,回归至道之始,望着这世间沧海桑田,无难之难、非妙之妙,还有比这个更好的吗?”又对原隐道:“我本为道之尘,对你全无用处,你的灵魂太弱,也无法承载规则之印。”

  “规则之印是什么?”

  “是伤感的现实,哪怕是身为规则的我,也不想面对。万灵聚虚,无数融灵族人争相赴死,才有了这处奇境。你将来会懂的,这可怜的末法,有的不过是另一种伤感,他们是无法明白万古之时融灵族的那种血势之威的。死吧、死吧、死了再重生,可重生又如何?伤感还在,我何需那伤感?只需一点悲愤,化己身成大道至虚!可是,这个时代早忘了悲愤如盐!无它,活着,全无滋味!”

  风沙之声渐重,吹得原隐的脸上生疼。他不理解,那声音在胡说什么。他忽然心生恻隐之意,反正自己也活不成了,不如就将这躯体被这规则之灵夺去,只是他不知师父会不会怪罪自己。他心中暗叹:十几年了,师父,徒儿不孝!但您也曾说过,身为融灵之灵,当以大道之基为志向。原隐虽成不了道基,但可以将这具阴寒之体献给规则,不管是对是错,师父都不要怪徒儿。

  “你和师父一样,是规则之灵,你一定懂融灵决。”

  “什么?”那风沙之鸣暴戾起来:“你想死吗!”

  “是。在我没改变心意前,你融合我吧。那样,在你的灵魂上还有我的一点印迹。虽然,我再也没有感觉,或者说,我已经死了。可我不甘心就这么活活困死在这座冰谷里。融合我!你是规则之灵,一定能做很多事!”

  “死……很容易。你可知多少融灵族情愿赴死,才成就了我这规则之身吗?”

  原隐怔住了。他心喜自己的选择没错,同时,规则之灵所说的事对他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浩瀚的大陆上,亿万的融灵生灵为了自由争相赴死方才成就了十二规则之境。可最后,情至虚,不过是无悲之悲、无喜之喜,一切道意只为毁灭而存,而生灵为了这虚妄之境,死得十不存一。虽然道意阻止了那些外来真神的脚步,可同样,阻挡的又何止是那些真神,还有侵蚀道基的惊惧意。道基存在情绪,规则便有了情。规则有情,便是道的没落之日。而你这个小小生灵,便是有情道下所诞下的生灵。瞧瞧你,满眼的畏惧!向死之心不可怕,这世间最可怕也最可贵的却是求生之意。醒来吧,抬起你那颗莫名其妙的头颅看着我!”

  原隐举目四望,他实在不知那声音的来处。忽然,冰面之上水气蒸腾,天地之间渐现朦胧之色,不多时自虚空中凝聚为一朵白云。那乌云之内传来风沙之语:“有点熟悉,对吗?”

  原隐茫然点头,那云看起来太像师父了,可他心里清楚,那并非师父,也许,那个规则异灵本就是虚灵。

  “你很好奇我是如何做到的?”

  原隐心中一动:“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如何才能说清呢?本来,我即将消散,是你那颗由死向生的执念唤醒了我,同时醒来的还有深埋于万古的执念之意,可惜了,你这个小东西无法承载这一切。去吧,回到你的时空,我要继续沉睡。”那朵云消散了,冰面之下隆隆声传来,只听得咔嚓咔嚓的声响自脚下传来,原隐低头看去,以他为中心,无数裂痕向四野的冰面散去。

  随着一声巨响,冰面裂开,他来不及控制突然摆脱冰面的身体,就那么向冰渊之中急坠而去,速度之快,令他来不及反应,似乎他的灵魂还停留在冰面之上,而他的身体已到达万丈冰渊。熟悉的阴寒风暴自下方袭来,他觉得整个世界都颠倒了一般,那风雪正从深渊之中向无限高处飘飞而去。

  原隐没有沉入谷底,便醒了过来。他的身上已被汗水湿透,那些汗水凝为坚冰,将他封在里面,令他动弹不得。

  神识散出,他发现自己还在冰洞之中。他似乎感觉到血脉之中有能量涌动,魂力、元力以及血脉之力最终汇于一处,再度散向他的象首、腹背、四肢、六藏、九窍、百骸,以及他的每寸肌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