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月上善下

祝琴说 逗跌 2150 2019.05.22 07:00

    此时,二人已来到一家名为“贵膳”的酒楼前,苏荷道:“小师叔的事儿还多着呢,等到酒楼的事一了,苏荷再讲给前辈听?”

  宗默点头,在他眼中,华年的往事比生意重要,但在无风弟子眼中,显然生意更重要。无数年来,他们除了对凡人产业尽些守护之则外,从未涉足任何产业。便是那些凡人产业,以任心的性情自然不会狮子大开口,毕竟无风山的力量有限,仅有的几个嫡传弟子都痴迷于修行之道,也没时间在意这等微末事。况且,守在山上也没什么开销,若是遇上破境,所用元石也绝非那点进项能解决的。

  如今,有二弟子云虹掌位,既有外门,总不能再坐吃山空。宗默深知云虹心意,他也没指望这几间铺面能为宗氏带来多少收益,只要通过宗氏的货物引起圣地的注意便是万幸了。而只要店铺正常运营,无风山也就和宗氏的利益系于一处了,便是华年离开,有商铺维系便不会断了人情往来。人情不过如此,不走动,久而久之,再深的情份也淡了。

  苏荷正要引着宗默向店门走去,宗默却停了下来,盯着那个招牌注视良久。她心知,论起修行事,她比宗前辈内行;而做生意,则是人家的内行。

  出门时师父有交待:宗老前辈是这世上最会做生意的人,能将生意做到人族且有如铁打的江山,所言必是高论。思来想去,也只有派你去办这件事,我才能放心。最重要的是,你要记下他所说的一切,将来有大用。

  她便是有一百个不愿意,但师父说只有她能办好,她应得倒也痛快。此时,见宗默驻足,便心下暗想,难道老前辈的高论要来了?

  宗默终于收回目光,对苏荷道:“丫头,这可是一间酒楼?”

  苏荷点头。这不明摆着的吗?真是期望高失望也高。她不明白,这种明知故问谁都会,有什么好记的?

  “酒楼也不错,对无风门来说,能有间自己的酒楼,也是你们这些修行者的乐事。将此匾换掉,只取一膳字便可。”

  “就是个吃饭的地方。还以为前辈会将铺面改成卖功法秘籍、或是丹药行、武器行呢。”苏荷笑着道,眼神之中却写着“不过如此”四个大字。

  宗默不以为意地笑道:“就地取材嘛,做生意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利,少支出,也是取利。”

  “原来如此。膳字嘛,倒也简单直接,前辈真有趣,那卖丹药的岂不是要叫丹行、这酒楼岂不是也可以叫酒行了?”

  “不错,只要是酒楼不曾用过的名号,但凡直接,便叫得。”

  “好。”苏荷立时正色道:“我明日便交待下去。”

  “将这月字提半字,”宗默转头问道:“如何?”

  “那岂不成了月善?”

  “正是此意。”

  “可为什么要将月字提半字?分开就好了呀!”

  “分开何以分出上下?道心高悬清明意,善下方能屈已尊人,这承载着无风门对于凡修两界和谐相处的期望。正所谓,无论是凡人还是修行者,融灵后裔的灵魂皆可交融。灵魂尚可融得,却为何要在这世间分出个修凡三界上下高低呢?”

  苏荷恍然道:“听前辈这么说,苏荷才明白,原来这就象是一幅画,或者更象一首诗。能告诉来往的凡人,这里虽然是无风门的酒楼,却也可同修行者共处一室,开怀畅饮!”

  “真是个鬼精灵,什么都瞒不住你。只怕……我的这番心思,你们师祖并不领情啊。”

  “怎么会,师父说师祖对凡人最好了。她都说从没见过象师祖那么好的人,听说以前,山上的弟子不修行时,每隔一段时间还带师父师叔去山下为凡人诊病、给灾民布施呢。”

  宗默心道,如此一来,这番心思应该不会白费,正所谓君子当敏于行、讷于言,用在无风门人身上,当最合适不过。“老朽之举不过是锦上添花,可那又何妨,做得来便做,可见老朽心意;做得好慎做,可令众生见得无风之门。”

  “呃……”苏荷哑然,心中暗想:我是彻底听不懂了。这位宗爷爷是在难为我吗?刚刚说什么来着?“宗爷爷能不能再说一遍?”

  宗默很诧异,他并非诧异苏荷的记性不好,而是诧异那一声爷爷,令他觉得回到了数十年前,什么爷爷还是老爷的,总之,爷爷两个字听着舒心,因为这称呼不显老。

  见宗默不解,苏荷又道:“苏荷是说,爷爷这番话我要记下来,师父交待过,一定要将您说的都记下来。可刚刚我一走神儿就……给忘了。”

  宗默恍然:“原来如此。其实这不怪你,要怪就怪那人族圣人。是他们将这浅显的道理说的极其拗口。爷爷我啊,也不懂变通,没有活学活用的本事,就照搬了来。”

  “是哪位圣人?”苏荷又道:“圣人就那么些位,还有苏荷不知道的?”

  “秋幕雪,秋圣人。”

  苏荷又傻眼了。“宗爷爷,人族有过这样一位圣人吗?”

  也难怪苏荷不知秋幕雪的大名,秋圣人在拜月国时,一直高居拜月神殿,以圣学载道,在女祭司中无人不知。虽说只是一女子,却精研战策与平衡之道,若再给她十年,拜月国不依天险也可与魔族分庭抗礼。

  便因如此,当她离开拜月神殿现身镇海同百族贤儒论道之时,便被摩萨王掳至魔地。

  宗默叹道:“有,只是在她盛名渐显之时,便归隐了。”

  “归隐了还能叫圣人吗?人族圣人,要受贤者大儒和多方势力推崇才能被称为圣人的。而且,圣人言都很简单,怎么秋圣人说的话那么拗口?”

  “因为那句话并非是对你说的。”

  “我不管她对谁说,反正我也不懂是什么意思。爷爷就告诉我,刚刚那句话是怎么说来着?”

  “做得来便做,做得好慎做。”

  “不对不对,要说全。刚刚您说的比这个多。”

  “这是圣人的原话,后来的才是宗爷爷我加上去的。”

  “哦,我说嘛,圣人言就该这么好理解才对。可我还是想听听宗爷爷说的那个。”

  “做得来便做,可见老朽心意;做得好慎做,可令众生见得无风之门?”

  “对对对,宗爷爷,这是什么意思啊,万一师父问起来,我只会重复,岂不成了鹦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