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幽冥情缘 恐怖艳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美艳蛇妖

恐怖艳遇 雪洄 3590 2019.03.22 01:42

  晓晴耳边的冥音铃声大作,陌醉也感受到了,却推算不出原由,眉头紧皱,一把扯了还呆愣在原地的晓晴入怀,便赶着回离魂殿。

  离魂殿里,青悬端端的坐在木椅上,姿势僵直。陌醉带晓晴进来便急急的问道:“怎么了?”青悬抬头,脖子仍是僵直的:“艳绫出现了。”陌醉疑惑的瞪了等眼,又仔细看了看青悬问道:“她不是……”青悬低头,沉思片刻:“她……”还没等他说完晓晴咕咚一声倒地,还不停的傻笑着。

  “哈哈哈哈哈,你们怎么都转起来了,哎呦呦,转的我头晕,这天花板怎么也转啊,停下来……”说着她便手舞足蹈起来。“糟糕~!”陌醉大叫,本想着许久不用进离魂殿,喝醉也不会误事,没想到这丫头这会儿酒劲上来了。

  “醉,你在哪?我眼睛坏了吗,怎么都是影子晃啊晃的,哈哈哈,你在哪?”晓晴挣扎着起身,青悬刚踏出一步,陌醉却已经扶着晓晴站了起来,晓晴却依在他的怀里仍旧不安分的动来动去。

  “醉,嗯,是你。”晓晴用力的嗅了嗅陌醉身上的味道,又挣扎着用力抱紧了陌醉:“醉,谢谢你,我一定会好好爱你,好好的爱你哟~哈哈哈哈~”说完摇晃着脑袋硬是向着陌醉的脸撞了过去。她本想吻他的唇,却连他的脸都看不清楚,索性就不顾位置的吻了上去,没想到力道控制不住,头狠狠的撞上了陌醉的脸。

  陌醉本能的想躲开这猛烈的撞击,又怕晓晴摔倒,只好闭眼……果然,撞上了他的鼻子,一股暖流随着鼻子的酸痛滑落。能把神仙撞出血的凡人啊……晓晴肯定是第一个了。

  陌醉闭眼捏决,鼻血瞬间消失。青悬此时手里已经拿着一个湛蓝色的小瓶,抬手施法,小瓶中便飘出灰蓝色的小水珠,融进了晓晴的头顶。“我也要用些。”陌醉无奈的开口,艳绫可不是好对付的,这酒劲上来恐怕他也控制不了。

  房间里的莫离走了出来,接过瘫软的晓晴,转身抱进房间。陌醉自行服下了些灰蓝色的小水珠:“果然是夜神殿下,随意就能拿出这凌泽,我可是跟着夜神沾了光。”青悬并没有理陌醉的揶揄:“旋魑炉的事,还没解决,我去去就回,再处理那蛇妖。”

  莫离安顿好晓晴便走了出来,青悬看了他一眼说道:“莫离。”说完便消失不见了。

  莫离低头走近,便单膝跪了下来:“感谢主上搭救。”陌醉轻哼了一声说道:“你的主子倒是多~!”莫离低头不语,陌醉翻了翻白眼“说说吧,那艳绫又惹了什么麻烦……”

  从水中上岸,还没来得及处理满身的水,便感觉身后的追兵已经近了,艳绫只得飞身入城,便也顾不得凡人看不看得见了。她提着鼻子找到了一处人声鼎沸的小巷子,满身伤痛让她行动迟缓许多,遍身撕裂般的疼痛让她不得不无力的依靠在墙边企图缓缓力气。黝黑的发散落在残破的衣衫上,浑身湿漉漉的不停滴落着水滴。她刚想凝神先处理了这满身的湿漉,却恍然间瞥到头顶有人影飞过,转瞬落在她前面几米远的地方。

  那人赤着上身,古铜色的皮肤上满是水珠和血水,黑色的裤子黏腻的紧贴他的腿,露出结实的肌肉线条。他感受到了艳绫的注视,谨慎的回头看了过来。只一眼,艳绫便认出他是同类,刚想开口。却发现追兵已经近了,来不及多想,艳绫抬手一挥,便把那男人收入囊中,继续飞身逃命去也。

  任艳绫使出浑身解数却总是无法彻底摆脱紧追在身后的追兵。此刻的她已是几近脱力,却仍旧提着气四处逃窜。“不用管我,你自去逃命吧。”怀中响起那男人浑厚的声音。这声音也是好听极了,让艳绫有一瞬间忘记了满身的伤痛。稳了稳心神,艳绫用心音传送对他说道:“你自调息疗伤,你我同类,我定护你周全。”说完便继续飞奔而逃,因为这次追兵的气息更是近在咫尺了。

  艳绫集中精神不让自己倒下,此刻的她已经只能一步步的蹒跚而行,伤势越来越重,体力已经耗尽。刚才幸而蹭了庙宇的些许香火,身上的气息也被掩盖了些许,追兵似乎没有那么近了。可是她知道,自己走不动了,逃不了了,只不过不想等死而已,只能撑着这口气继续走下去。

  忽然一阵幽幽的清香入鼻,艳绫抬头,眼前着闭塞的小巷半空竟悬着幽蓝的气息,艳绫便用尽了全身气力,开了天瞳再看,果然是蛟龙族的气息。只是,这是她的追兵还是她的救星?艳绫来不及多想便飞身而入。

  待进了房间,发现竟是一处凡人的仓库,她已经站不住,也没力气开天瞳,只能趴在地上寻着人声缓慢的磨蹭着爬着。“李总的这批货先安排送过去,尽快联络其他公司,把这个仓库空出来。”一个身着墨兰色的西装的男人,对着另外一个身着工服的人交代着。艳绫借着仓库里堆放的袋子探出头,只看到那男人的半张脸。不够俊俏,身材嘛,也是普通,此刻的艳绫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心里思忖着应付这男人的伎俩。

  男人还未交代完,便皱着眉向艳绫这方向看了过来,显然是已经察觉了,马上支走面前的工人,一边朝着艳绫走了过来,一边挥手设了结界。

  “妖女,因何在此?”那人的手部此时已经现了原形,靛蓝色的巨型利爪分分钟便可要了艳绫的命。艳绫抬头时已是满眼泪水:“小女也是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那蛟龙族的长老强占了我的母亲,还虐她致死。我本想为母报仇,却也被他……呜呜呜~~~~~”艳绫不住的抽搐哭泣着,已然是泪不成声。那男人见她满身伤痕,又哭的可怜,霎时间收了利爪,愤恨异常:“竟有这事~!”还未待问清原由,那追兵的气息已是飞奔而来,那男人凝神捏决,下了重重的结界,轻声对艳绫说道:“你且藏身于此,我去打发了他们。”

  说完那人便消失不见,想来是去退那追兵了。艳绫抬头却露出一抹邪笑,押对了宝,这人果然可护她周全。想来也没那么快回来,怀中锦囊里还有一个要处理的,她眉头一挑,便把囊中那精壮的男人放了出来。“大恩不言谢,我白石欠姑娘一条命。”那人一出来便单腿而跪拱手朝艳绫跪拜,艳绫浅笑,扯动了脸上的伤:“嘶……”那人赶紧上前,欲伸手抚上艳绫的脸,却在即将触碰时停住了。

  艳绫眼波一转,便是明了,虽然此刻的她狼狈不堪,湿漉漉的发凌乱的散落,脸上更是有几条触目惊心的伤还在不住的渗血,却也还能看出那妖艳动人的美貌。转瞬浅笑的对他说道:“白兄,怎会被蛟龙族追杀?莫不也是为了入那彼岸殿?”白石抬头,眼露光芒:“姑娘也是为了入彼岸殿?”

  艳绫噗嗤一笑,又牵动了脸上的伤:“嘶……你我蛇族谁不想成蛟成龙,飞升腾云直入那凌霄~~~”白石低头,一边摇头一边叹气道:“本是同类,我辈却为人所不齿,那蛟龙一族却可飞升为龙,享尽荣华……”艳绫慢悠悠的低头,抬手拭泪,那模样极为可怜:“白兄,你我竟是同病相怜……”

  “你刚才说的那事……”白石犹豫的开口,不知自己是不是僭越了,可又想问清楚。艳绫幽幽的开口“我母惨死,我……更是被百般凌辱,枯命残躯本是不妄活命,可血仇未报,更是无颜进那冥王殿啊。呜呜呜~~”说着又嘤嘤的哭了起来。白石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双手更是攥紧了拳头,甚是愤恨,这蛟龙族欺人太甚,竟然如此糟蹋美人~!“白兄,我命浮萍,你也不必为我伤神,本想着进了那彼岸殿,飞升改命,却不成想反是惹了杀身之祸。你自去罢,追兵已经到了近身了。”白石警觉的查看,果然,四周满布着蛟龙一族的气息,恐怕是这结界外满是追兵了。

  艳绫眼波流转,这白石不会真要跑吧,赶紧开口“刚才那人显了真身,是蛟龙皇族碧蛟,不知能否退却这追兵。”白石眼睛闪烁光亮:“竟是碧蛟~想来必能退了这追兵。”白石思索了半刻才继续说道:“还未请教姑娘芳名?”艳绫浅浅的低了抵头佯装害羞的说道:“林艳。”白石拱手:“林艳姑娘的血海深仇,也是我们蛇族的恨~!白石定将拼尽全力帮姑娘报仇~!”艳绫就等着他这话呢,假意抬手拭泪,实际是遮掩藏不住的笑容。

  “小女谢过白兄一片恩情,却不敢再提那仇恨,贱身残躯如何能轻易报仇啊~~”说着有嘤嘤的哭了起来。那白石也在等她这话,赶紧说道:“林艳姑娘,若不嫌弃,自此后我便是你的兄长,定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艳绫赶紧扑身覆上白石的手,润泽的肌肤磨蹭着白石粗糙的大手:“哥哥……”艳绫纤细白嫩的手竟未受伤,让白石瞬间恍惚了,赶紧干咳着说道:“咳咳,妹妹,那追兵必然不敢在碧蛟的地盘造次,你我身负重伤,还需些许时日才能恢复元气,不如借着这碧蛟的庇护……”说道此处白石眼球贼溜溜的转动,仔细观察窗这艳绫的神色。

  那艳绫怎会不知他的心思,故作疑惑的说道:“可是,碧蛟怎会庇护你我呀?”白石低头,不敢再看艳绫:“他既愿退那追兵,自是愿意庇护妹妹你的,只是我……”艳绫赶紧接道:“哥哥,若果真如此,妹妹定护哥哥周全。”

  白石仍旧不敢抬头:“恐要委屈妹妹了,委身……委身于这碧蛟,以待来日,你我一同报仇。”艳绫内心狂笑,果然又是个渣男啊,脸上却露出哀怨的神色:“哥哥,我本残躯,得哥哥如此相待,定是上天眷顾,还会舍不得这残躯去委身那碧蛟么。”白石狂喜,抬头,一把握住了艳绫的手:“委屈妹妹了,哄骗好这碧蛟,我们可以利用他,进那彼岸殿~!”

  艳绫用力的点头说道:“哥哥,你快入,锦囊,追兵退了,那碧蛟恐怕马上要进来了。”听了艳绫这话,白石赶紧飞身入囊。

  艳绫拎着锦囊在眼前晃了晃,轻蔑嗤笑,这男人可真是会算计,却遇到她这个老妖精了。心想那碧蛟看起来更是沉稳,恐怕没那么好哄骗喔,于是先原地卧倒,装晕……

作者感言

雪洄

雪洄

从动笔开始,一路磕磕绊绊,总是不能专心更文,身边大事小事不断。   更是经历了我此生不能忘却的痛苦   却一直要求自己写再烂也要继续写下去   今天这章终于找到点状态,希望保持状态持续更文

2019-03-22 01: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