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亨特的邮购目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自我怀疑

亨特的邮购目录 意遵 2021 2020.04.01 21:46

  这一觉睡过去,就是将近一整天的时间。

  等亨特醒过来,卡卡并不在身边,不过有契约在身,这个小家伙没办法违抗亨特的命令,想来就在庄园的哪个角落里藏着,亨特也懒得管它。

  把身上新长出来的花花草草触手章鱼什么的收拾干净,亨特刚打算去检查老管家的工作,顺便把任务布置下去,刚开门,正好碰上正打算敲门的老管家。

  “阿莱小姐来了!”

  老管家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看。

  亨特也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也感觉有些棘手。

  亨特根本就不打算维系约克男爵的这个身份,加上这帮贵族除了玩闹以外就是搜刮金钱,而这些又是亨特根本不在乎的东西。所以除了一开始收集情报狠狠接触过一阵子之外,亨特其实一直保持着深居简出的状态。

  所有邀请和拜访全都由老管家出面拒绝,亨特更是连面都不漏。

  这在其他贵族看来,明显就是性情大变的表现,亨特不是编草帽就是锯木头,这些事情虽然没有故意传播但是也瞒不过这些盘根错节的家伙,加上不识抬举的拒绝各种聚会和邀请,外面其实已经开始传亨特疯了的谣言。

  亨特连男爵身份都不在乎,在他看来这些谣言反倒是方便他做一些事情,他也乐的如此。

  但是在和约克比较亲近的人看来,可不是如此。

  这个阿莱小姐就是其中最麻烦的一位。她虽然不是贵族,但是确是一位子爵唯一的女儿,更是约克男爵的法定的未婚妻。

  要是冰冷的政治联姻还好,亨特大可以以自己疯了为缘由,推掉这个婚约,但是这个阿莱是约克的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极好,身为子爵唯一的女儿,虽然不能继承爵位,但是极其受宠,要不然这份婚约也不能掉在废柴约克这个小小的男爵头上。

  对于这位经常出入,更是一直以女主人自居的阿莱小姐,老管家是真的不敢拦也没办法拦的存在。

  听到她来了,头大的亨特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拍了拍脸,捏出一幅温柔笑容,只求赶快把她应付过去才好。

  -------------------------------------

  “那约克哥哥好好照顾自己,我就知道查尔斯他们都是胡说八道,回去我就要他们好看!”

  阿莱一双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看着亨特,眼神中透着依赖和不舍,又好像精分一样,说起其他人脸上又带着一股煞气。

  “你也好好照顾自己,等我身体好了我再邀请你过来!”

  亨特心底为这几位贵族默哀,同时也有些惊奇,也不知道约克那个草包,有什么让面前的少女喜欢的,果然爱情什么的无论是哪个世界他都搞不明白。

  “嗯!”

  阿莱眼神发亮,重重的点点头。

  看着阿莱上了马车,踢踢踏踏的离开,亨特和老管家对视一眼,同时松了一口气。

  不枉自己出卖人格和色相,总算把这个麻烦应付过去了。

  把其他仆人打发走,亨特带着老管家走到那间屋子,角落里的符文木片已经被老管家清点清楚,一共四千五百一十四枚,此时正整整齐齐堆叠在一起。

  虽然选用了最柔软的木头,但是工作量还是让人头皮发麻,要不是因为只有亲手雕刻才能产生相应的作用,又不能假手他人,亨特才懒得受这份罪。

  过程中亨特是按照四千五百枚做的,不过想来中间算漏了一些,多出来十四个,不过这些都算不上什么问题。

  “你…………”

  亨特扭头刚要下达命令,但是刚说一个字,神色一怔,就此僵在了原地。

  老管家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多事,低头站在一旁等着。

  这批木符,每一枚大约能辐射方圆五十米左右,上面的符文每一枚都是亨特亲手雕刻,虽然做不到覆盖每个角落,但是遍布密集的居民区和闹市还是够的,尤其是每天都要死人的墓园和疫所,相信等埋下去之后,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大笔的灵魂入账。

  但是究竟怎么埋?就成了问题。

  让拥有潜行能力的卡卡趁夜色去埋,不提这个小家伙乐意不乐意,就是每天都去,这儿四千多的木符要埋到什么时候!

  冥思苦想之下,亨特总算想出一个办法,为了避人耳目,他打算让老管家弄个类似前世装修公司的商会,挂着羊头,暗地里把这些木符埋在地下,加上不方便的地方还可以让卡卡潜行进去。

  原本亨特还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但是今天被阿莱找上门来,他才突然意识到其中的问题。

  他真能瞒的过去么?

  他在家里雕几块木头,考虑到这个世界的见识,虽说没怎么注意保密,但是就连阿莱这样没有爵位的贵族之女都找上门来了,他周围的人可信程度就大约能够知晓了。

  而且亨特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人物,对于这些权谋之类的更是全无经验,借着前世的见识,天然就对这帮腐朽的贵族很是看不起。

  但是看亨特才当了几天男爵,就成为上流社会的笑柄就知道,虽说有亨特不在意的原因,但是同样说明了他也的确不是这块料。

  这样一想,原本洋洋得意的好主意,现在看哪里都是漏洞。

  亨特感觉自己真要这么施行下去,第一天这些木符怕是就会摆在那些掌控者的桌面上。

  意识到这点,亨特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想法虽多,但是现实中无法就是一个愣神。想明白的亨特扭过头,看着垂手而立的老管家,压下心里一团乱麻的情绪,平静的接着说道:

  “你先下去吧!”

  “是!”

  老管家虽说感觉有些奇怪,但也只当是亨特的怪脾气发作,没有多想应了一声,把门带上走了出去。

  看着老管家离开,卸去伪装的亨特皱起眉头,不停的思考破局的办法,可惜千头万绪,哪里又是一时能理的清的。

  而且自我怀疑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头,想要刹住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一时之间,亨特感觉是这么不对,那么也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