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痴心狂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孤城犹存复国念

痴心狂客 戏慕 4241 2020.09.17 00:59

  一夜寂静,久部六郎几乎一夜无眠。眼前的和尚虽然一直闭着眼休息,可他身上所散发出的血腥味儿却始终让久部有一种危机感。

  天色已经破晓,那和尚突然睁开双目,随即双脚猛然一动,已熄灭的火堆被劲风带起一阵烟尘,只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那人便已冲出了庙门。

  久部甚至都没来得及拔刀,他便已离开。被惊醒的雪子先是被吓得一愣神,随后又睁眼四处看了看却发现那僧人已经远去了。

  “好快?”雪子倚在久部的身侧问道。

  “他的轻功很高,人已经走远了!”久部淡淡将手中长刀入鞘,不再言语。中原之大远非东瀛可比,中原的武学路数也远比中原要多得多。就刚才那和尚离开时的那一手轻功,放在整个东瀛能有如此脚力的人,恐怕不出一掌之数。

  “还是继续赶路吧,再行十几里就到无双城了,这在中原武林中可是有着极高的地位,不去看看实在是可惜了。”雪子轻抚了一下久部的脸庞后说道。

  久部点了点头后,两人便起身简单拍了拍灰尘走出了这破庙。两人沿小路一路朝前走着,此时正值春暖花开之际,路边一片绿意盎然,二人自是欣喜万分,雪子时刻留意着路边野花,若有不曾见过的,便采摘下来用蜡丸封好。

  “你也太过小心了,自这次病愈之后我便感觉自身体内真气比之以前更加清明,身体也再无以往那种好似随时被野兽盯着的感觉,想来应是已经痊愈了!”久部看着一旁的雪子淡淡地说道。

  “中原有句老话叫做小心驶得万年船,总之先备着以往万一总是没错的。”雪子笑了笑,随手将一朵嫣红如血的野花摘下,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

  “好香啊!久部君!等我们回东瀛的时候记得带些中原的花种,到时候我便在庭院里种满这些野花!你在院中练剑,我种花浇水,想想还真是不错的呢!”雪子笑着说道。

  “你可知中原还有一句老话叫做‘淮南为橘,淮北为枳?’你便是带了花种回去,也大多是种不活的,东瀛比之中原不管是气候土壤,都大有不同。你带回去的花,能发芽的估计不会很多。”久部走在雪子后面平静地说道。

  雪子轻轻摇了摇头,心想自己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个不解风情的家伙?

  两人一直走了一上午的时间,无双城的城墙才出现在了这片群山之中,城池算不上多雄伟,但却的的确确是一处易守难攻的关隘。无双城立于两座大山的夹缝处,两边均是绝壁,莫说是猿猴,便是飞鸟也难落脚!而两处绝壁之间的大片开阔地便是无双城的城池。

  城墙只有两面,分别连接着两旁的绝壁,城墙与山壁浑然一体,由此才形成了一处极为险要的关卡。不要以为这两座山之间的缝隙处所建起的城池不大,实则却是占地近三百亩,俨然一座天下雄关之姿。

  似这般险要的城池按理说必为朝廷所掌控才对,可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无双城中并无任何官吏,整座城好似一个国中之国一般,完全不受朝廷的管制。按理说这样的一座城池矗立在这里,若是不受控制,必然是要遭朝廷派兵攻打的,可无双城却并无此忧虑。

  具体是因为什么,世人自然不得而知,可无双城建立近百年,却始终不曾受过刀兵之灾。便是在前朝时,隋帝暴虐,也不曾对无双城有过半点的为难。

  “这便是无双城了!”久部一郎看了一眼高耸的城墙后感慨道。似这般雄伟的城池,在整个中原也并不多见。整座城建于山坳之中,两边山崖顶上均由士兵驻扎,如此一座大城,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无双城能与浩气盟一争高下,的确是有着几分底蕴的。

  “据说无双城乃是整个武林中最为富有的一方势力,如今看来的确非同一般。”雪子在一旁也淡淡地开口道。

  两人看着不远处的城池稍稍感慨了一番后,便踏步朝着无双城中而去。经过城门时交了些过路钱,后又检查了一番,两人才得以进到城中。无双城内与中原其他城池并无不同,宽阔而干净的石板路两旁尽是各种商铺,不远处尚有几处酒家茶座,酒旗迎风招展,厅内声音不绝。而要说最热闹的,自当属那烟花之地。此时虽是白天,但已有不少的客人走进其中,或是会客宴饮,或是听曲解闷,其中自有其乐趣。

  一条小河自一旁的崖底流出,贯穿了整座无双城,整座城的饮水用水均是由这条河所提供。河中水色清澈,游鱼依稀可见,水草随波荡漾。河岸边上,几株杨柳已抽出嫩芽,浅绿色的柳条随风而摆,街道上的行人大多面露喜色。

  看得出这是一座不下于洛阳长安的繁华之城,久部和雪子两人行走于城内也顿感轻松,似这般让人放松的地方,久部也是平生第一次见得。

  久部与雪子尚在城中闲逛,而在无双城内的城主府中,一人正在殿内将一串佛珠交到另一个人的手中。而那个递上佛珠的人,赫然正是昨夜与久部一同在破庙中休息的僧人。

  此时的他早已脱下僧衣,头顶的戒疤也已经不见,只有那一颗明晃晃的光头还在大殿里闪着光亮。

  “这一趟,辛苦你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而他却正是这无双城的城主高邺,如今的他早已过了一个人最为强盛的年纪,但一颗争雄天下的心却从未因岁月而有所消磨。无双城在他多年的苦心经营之下,已一跃成为了武林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放眼望去,也只剩下浩气盟还能与自己一较长短而已。

  而这一次,自己的手下更是替自己夺回了禅宗祖师达摩所留在永宁寺中的佛宝,更是为以后与浩气盟争锋凭添了几分资本。这自然是让他感到十分高兴的。

  “有了这宝贝,想来我应有机会再进一步了!”高邺看着手中的佛珠淡淡地说道,传闻这佛珠乃是当年达摩随身携带之物,久处于达摩身边,时时被佛法浸染。寻常人佩此宝修行可静心凝神,不染心魔。

  十二年前自己曾与浩气盟主叶问天交手过数招,自己虽未落败但也自感比之对方稍有不如,自那之后高邺便苦心修炼,奈何到了他这般境界之后若非惊才绝艳之辈,要想再进一步,则需要付出远超常人数十倍的努力!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冒险让自己的手下出手盗取永宁寺中佛宝。

  不过好在一切顺利,虽然一路艰苦,但终归是将这佛宝拿到手了。三十六颗菩提珠坚如铁石却又自生檀香,触之温润如玉,每一颗佛珠上均密密麻麻地刻着细小的经文,只是这些经文均是由梵文所书,若非精通梵文之人,实难解其中之意。

  “主公必成神功,离大业又更近了一步!”那和尚打扮的人恭敬地抱拳说道。

  高邺只是微微一笑,段青所说的大业有多难他是很清楚的,莫说他功力更进一步,便是自己神功大成,武功天下无敌也不见得真能成事。如今自己能做的,不过是积蓄力量,静待时机罢了!

  “要想成事,现在还不是时候,或许仑儿有机会,或许再过百年也未必有机会。我们能做的,也不过只是尽人事,安天命罢了!”高邺长出了一口气,感叹道。

  “主公不必忧心,如今无双城实力尚弱,但只要主公与少主励精图治,不出数年必然大事可期!”段青见高邺有些惆怅,急忙开口宽慰道。虽然他也很清楚,如今能做的事情实在很有限,无双城的实力虽足以傲视武林,可谁又能说清楚这茫茫江湖上,又隐藏着多少实力强大的门派呢?

  且不说一直虎视眈眈的浩气盟,便是佛门也有五台山文殊寺,洛阳永宁寺和新被朝廷扶植起来的嵩山少林寺!这些佛门弟子虽摆出一副超脱凡尘,悲悯世人的姿态来,可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对无双城不利?除却这些之外,更有新入中原的摩尼教,这些都是由朝廷一手扶植起来为的便是让整个中原武林形成相互制衡的状态。

  而那些一直放在明面却又时隐时现的不良人组织,更是朝廷用于监视整个中原武林的最后一道防线,若是无双城有所异动,必然要遭到朝廷的打压!在这么多的压力面前,要想将整个中原武林统一,实是比登天还难!

  “数百年前,我高氏一族也曾是雄霸一方的盖世豪杰!先祖高洋、高湛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奈何如今只能龙困浅滩,连小小的武林都难以挣脱!何谈称霸天下?”高邺只是轻叹了一句,他又想起了历代先祖的尊尊教诲,也想起了那些记于史书上的历代先人!当年的北齐国先后出了多少名将能臣,奈何终究只是湮没在了历史的长河之中。

  “原有大好时机,却不曾想他李家竟出了那一代天可汗!如今天下安定,四海升平!若要复我大齐,不知还需再等多少时日!只怪当年押错了宝,只恨当初看轻了他李唐王室!徒之奈何!徒之奈何?”高邺喟然长叹道。

  当年隋帝无道,引天下皆反!其中又以李密、刘武周等人所率领的十八路反王最为强大,当初高邺先祖便是支持王世充的,只可惜王世充最终不敌李唐,最终还是惜败于李世民之手。自那之后,高家便从退出了历史舞台!

  所幸独孤阀与高氏尚留有最后一步棋,那便是这无双城。北周时独孤家便与高家有关系,隋末时高家走到了末路,退到了这无双城中。独孤家凭借雄厚的财力与关系,才保住了高家在无双城这最后一处据点。

  若当初不是错押了王世充,这大唐江山,应是姓高的!

  “主公不必忧心,如今李家虽如日中天,但谁也保不齐他们哪一日便乱了!当年的大隋朝也是强盛无比,不也一样如暴秦一般二世而亡了么?”段青凑上前轻声说道。

  “李世民不是杨广,论治国方略,非秦皇汉武不可与之相提!论带兵打仗,非卫霍项羽不可与之并论。”似这等天纵之才,你叫我拿甚么与他争?

  “父亲岂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岂不闻愚公之志?只要我们高氏一族世代不忘复国大业,一代一代累积,早晚有一天可倾覆李唐,复我大齐!”正在高邺还在感叹复国无望时,一名少年却大踏步地走进了大殿!

  此人细眉锋锐似剑,双眸明亮如星。一头长发披肩如瀑,一身白衣之上,一只青色玄鸟高翔于云端,一杆银枪背在后背。比起李凤歌来少了些暮气,却多了几分英姿!此等姿态,既有燕赵北国慷慨悲歌之士的豪迈,也有江南水乡翩翩少年的清秀!

  而这,正是无双城下一任的城主,高仑!

  此人虽年仅二十,但一身武艺修为却是已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便是其父亲高邺在他手中也只勉强走了百招便必然落败,而且这还是他有意向让的结果!似他这等天才,恐怕也只有当年盛极一时的万梅山庄三少爷李凤歌,能与之相较了!

  “我儿倒是好志向,若你早生四十年,或许这天下便已是你囊中之物了!”高邺看着迎面走来的高仑后,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自己一生为复国大业而奔波劳累,却始终一事未成。但所幸自己的儿子却大有当年先祖风范,若不是如今天下已定,就凭自己孩儿这高绝的武艺便足以如项羽一般称雄一方了!

  “父亲不必忧心,孩儿向您保证,十年之内,必将中原武林尽数囊括于掌中!到时候再慢慢积蓄实力,只要时机一到我们便趁势而起,必可裂土封疆,复我山河!”高仑自信的说道。

  高邺却只是笑着简单的附和了几句,他很明白自己的儿子虽是文武全才,但如今在朝廷和各方势力的步步紧逼之下无双城要想一统中原武林有多难。只是自己实在不忍心打击自家孩子的信心,毕竟他也才二十岁刚成年而已!

  其实在每一个父母的眼中,自己的孩子不管多大,不管成就有多高都始终是孩子。这是高邺坚硬如铁石的心中最柔软的角落,也是高邺一直以来最想要守护的东西!复不复国他其实真的不那么在乎,只要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孩子能够快乐地活下去,这才是最重要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