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痴心狂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遍寻四方天不怜

痴心狂客 戏慕 4365 2020.08.02 04:39

  雪,依旧在下。风,呼啸不止。风雪之中的万梅山庄格外的显眼。而在山脚之下,一男一女正骑着马缓缓而行。风雪虽大,但两人却丝毫不惧。男人腰间挂着三把长刀,而女人的背上却背着一个竹篓,竹篓用一块清布包裹着,看不清里面的东西。除此之外,两人的马背上皆挎着两个约莫三尺见长,一尺半宽的木匣。从马儿的脚力来看,这两个木匣似乎并不算很重。

  “万梅山庄?或许在这里能找到我们要的东西吧?”女人轻勒缰绳停下马儿后转头对身后的男人缓缓开口道。

  “去看看吧,就算找不到,借宿一晚应该也是可以的。”身后的男人轻轻点了点头,他们两人并非是中土人士,男人腰胯三把长刀,身穿武士道服,脚下所穿的也并非是靴子或草鞋之类的,反而是两片木板打底制成的木屐鞋。这样的打扮在中原是极为罕见的,反倒是在东瀛却极为盛行。而女人则穿着一件白色和服,发饰也与中原女子大有不同。

  两人在山脚下将马匹拴好,又取下马背上的四口木匣,男人将四口木匣全部摞在一起,随即双臂用力一举便很轻易地举了起来。

  山前的石阶很长,但两人却走得极快。若是常人走完这么长的石阶,免不得要休息好几次,可他们两人不仅没有休息,甚至在走到山顶时都不见喘气。尤其是那个男人,手举着四个匣子一口气奔走了这么久,却依旧脸不红气不喘,实在是内功修为到了一定境界的高手!

  男人放下木匣,女子则上前轻叩门环,男人安静等待。没过多时,福伯便轻轻将山庄大门打开,看到来人是一对打扮古怪的男女时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不解的神色。当二人表明了来意之后,福伯正打算开口说明万梅山庄已谢客多年,想要拒绝二人时,庄内却传来了李凤歌的声音。

  “听二位的口音不像是中原人,既是远道而来,福伯就行个方便吧!”李凤歌在屋中说道,而福伯也只好将虚掩的门缓缓推开,将两人迎入了山庄之内。

  “给他们安排好休息的客房后,就麻烦福伯晚上多做两个菜了!”李凤歌轻声吩咐,福伯点头应下。随即将两人带到客房安置了下来。

  “多谢主人家慷慨收留!否则我二人就只能露宿野外了!”男人上前抱拳低头后用一种斩钉截铁般的语气对李凤歌说道。

  李凤歌点了点头,示意福伯将准备好的茶水端上来。

  “山野之中,无甚可以待客!所幸我这庄子里梅花开得还不错,就请品一品我这花茶驱驱寒吧!”两杯热茶被送到二人的座前,那两人在地起身谢了一遍李凤歌。

  “曾听闻中原之地有人用茉莉花做茶,也曾听过用菊花做茶,只是梅花茶在下却是头一回知道!中原果真地大物博,人杰地灵!是在下,孤陋寡闻了!”那男子轻抿一口茶水赞叹道。

  李凤歌却是轻轻一笑,万梅山庄的梅花茶虽不敢说享誉天下,但当年每一个来客可都是赞不绝口的,尤其在这寒冬之时,烹雪煮茶更是别有一番滋味。

  “这梅花茶在中原也不甚常见,二位没有听过也是正常的。只是明天晚上便是除夕之夜,二位却仍在外奔波,不知所为何事?”李凤歌淡然问道。

  而两人也开始说起了他们的来历,那男人今年二十岁,名为久部一郎,女子今年二十六岁,名为柳生雪子。两人是表姐弟,来中原只是因为久部一郎从小便得了一种怪病,需要一种特殊的药物治疗,而且要一直持续到二十岁之后才能根治。

  这激起了李凤歌的好奇心,什么样的病需要花二十年的时间才能治好?而那特殊的药物又是什么呢?就这样三人开始聊了起来,而在谈话中李凤歌也得知了久部一郎所患的病乃是一种极为奇特的病症,莫说是在东瀛,便是放眼天下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这还要从久部出生的那一天开始,二十年前的除夕夜里,久部家刚迎来一名新的成员时,当时名动东瀛的阴阳师便登门造访,言明久部命格独特,虽是武学奇才,但却天生不为天地所容纳!每在新年的第一天子时起便会陷入沉睡,若想要唤醒他便只有用一百种花所制成的百花露作为药引给他服下方能醒来。而若要根治此症结,则需要如此反复二十年的时间才行!

  当时的久部家并未把此事当真,可就在久部出生当晚的辰时,久部便开始沉睡,一直到第二天都未能醒来!这才引起了久部家的重视,随后便整个久部家便立即搜集齐了一百种花做成了百花露,这才将久部一郎唤醒。

  而自那之后,每一年久部家都会提前采集一百种花制成百花露等待新年的到来。而每一次制作百花露所采集的一百种花都必须与之前所制作的原料完全不同才能有效,东瀛地小物稀,只用了十三年时间便已陷入了无花可摘的境地,于是久部一郎只能前往中原,以求能找到足够多的花来治疗久部。

  柳生雪子本是柳生家的大小姐,可自小便与久部有情,两人本就是青梅竹马。因为担心久部一郎便偷偷跟着久部上了前往中原的船只。而等到久部发现时,船已经行至大海中央,无奈之下只好让雪子和自己一起在中原行走并搜寻百花。

  初到中原的时候一切尚且顺利,只要用心寻找,总能找到东瀛所没有的花草。可随着时间一长,所能搜寻到的花便越少,两人只能不断在中原的大江南北流浪。南至岭南,北到辽东几乎都有他二人的足迹,可是到了今年,老天却似乎是有意为难他们二人一般。无论怎么找都还差最后的两种花。

  眼看年关将近,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但两人终究没有放弃,一直一路搜寻,可终究没有半点收获。

  “原来如此,我这庄上梅花倒是挺多,可除却梅花之外,便只有这漫天的雪花了!”对于二人的遭遇,李凤歌明显是有些同情的,可这万梅山庄中除却梅花之外,便没有种植其他花草。要想帮他们也只是爱莫能助。

  “无妨!李居士愿意收留我们已是万幸!虽然明晚就是除夕夜了,但我想我们总归是能找到的,你们中原有一句话叫做‘苦心人,天不负’想来我总不至于在这最后一年长眠不起吧!”久部一郎对此倒是看得很开,自从出生以来,自己无时无刻都在受着这怪病的威胁,能活到现在他已是将生死看得很开的了。

  两人正在闲谈,一旁的雪子端着茶杯开始一言不发地沉思了起来。

  “雪?花?雪花?……”雪子开始在嘴里呢喃着,她似乎联想到了什么。而一旁的李凤歌和久部一郎也注意到了雪子的异样。两人均同时将目光看向了雪子。

  整个屋子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而雪子也被这突然的安静给吓到,心中略微一惊,口中只‘啊’的一声,手中茶杯便不小心落在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失礼了!”雪子赶忙道歉,并起身将落在地上的茶杯捡起,可地毯上的茶水却是没办法再擦干净了。

  “没事儿,福伯再给雪子小姐换一杯茶。这地上的茶水稍后福伯会来清洗干净的。”李凤歌笑了笑后说道。

  “刚才我有些走神,实在是太失礼了!请您勿怪!”雪子低着头十分诚恳地说道,而李凤歌对于雪子的不小心也只是一笑置之,并未因此而生气。

  雪子突然失神,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在李凤歌和久部的询问下才得知雪子在二人的谈话中突发奇想,李凤歌口中的梅花显然是他们已经用过的了,可雪花他们却是完全没有使用过。记得当年久部刚出生时,那位大阴阳师曾言需以百花制成百花露,却并未说这百花之中是否包含‘雪花’这一种不是花的花。

  若是可行的话,那便只差最后一种花便能制成百花露了!

  “想来应是可行的,天上飘落的雪,在任何地方人们都将其称之为雪花,那也算是花的一种。”李凤歌点了点头说道。而就在三人还在商量的时候,在一旁的福伯却不合时宜地插了一句嘴说既然雪花可以,那么水花是否也可以呢?若是这样的话,那他们便算是凑齐这一百种花了。

  不过很快雪子便否认了福伯的说法,雪花和水花虽然名字不同,可在本质上却是并无任何区别,雪花在化开之后便成了水,所以说不管是雪花、冰花还是水花,这三种花虽然名字不同,但其本身却是完全一样的。所以这只能算作是一种花,就像荷花与莲花一样,虽然名字不同但其本身却并无差别!

  “哎!那就只能算是一种咯?”福伯轻轻叹了口气,他其实早已猜到了这样的结果,但难免的还是有些失落。

  “没事儿,能在这里找到这一种花已经是万幸了,我们还有一天半的时间可以去寻找这最后的一种花!我们应该是可以找到的。”久部轻声安慰着雪子道。自从踏足中原以来,久部和雪子两人便一直在一起,形影不离。

  而寻找新花制作百花露,也从他们踏足中原的第一天起便成为了两个人共同的事情。有时候,甚至雪子更加在乎这些。久部虽然也在寻找,但一直以来对于自身武艺的修习也从未间断过,这使得雪子在这一切上要更加在乎一些!

  “嗯!不管怎样,我都会陪着你的。”雪子也不由得红着脸说道,由于李凤歌和福伯的存在,使得雪子的声音细如蚊蝇。毕竟要想落落大方地在外人面前坦言自己的心中所想,一般的女孩子还是很难做到的。

  “一会儿用过晚饭之后,你们先休息一晚。我在这庄子里左右也没甚么事情,明天就跟你们一起去寻找一番,说不准就找到那最后一种花了呢?”隔了一小会儿之后,李凤歌才干咳了两声,开口打破了这客厅中略显尴尬的气氛。

  “如此!就多谢了!”久部一郎再次点头感谢了李凤歌。而福伯也开始下去准备起了晚饭,由于有客人的到来,今天的晚饭多花了不少的时间,三人等了好一阵之后,福伯才将准备好的菜肴端了上来,梅子酒自然是少不了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道以梅花所制成的靓汤,名为‘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菜,起原本是以豆腐制成,只是在豆腐压制的时候,将几片新鲜的梅花和少许从梅花中提取出的梅花露加入其夹层之中。使得整块豆腐都充斥着淡淡地暗香,却又不是那么的强烈,之后便是再在豆腐块儿上抹上一层薄薄的蜂蜜,再将柿饼洗净之后碾压成泥,在白色豆腐上画出一幅黄昏落日的图画来,整道菜既美观又爽口,更带有些许的回味,使得久部与雪子二人均赞叹福伯手艺不止!

  而除此之外,还有好几道福伯拿手的好菜,其中一碗只见雪白一片,丝毫不见半点杂色。此菜名为‘遥知不是雪’,虽然看起来如白雪一般,但细细闻起来却又透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儿。这也是这道菜名字的由来。正所谓‘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

  久部与雪子虽然久居中原,但他们二人哪里见过这等精致又美味的菜肴,嘴上一边赞叹不已一边却又不断地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桌饭菜尽数被吃干净之后才算是结束。一顿饭下来,宾主尽欢。久部与雪子也早早回到客房休息,福伯也在收拾完一切之后进入了梦乡。

  唯独李凤歌一人,到了深夜依旧独坐房中,凝视着自己书桌下的一个小抽屉,迟迟不愿睡去。抽屉上着锁,而钥匙就在李凤歌的手中,他似乎不敢打开,又似乎不舍得打开。只是单单地看着那已生锈的铁锁,便足够让他犹豫很久了!

  一夜无话,等到第二天众人都醒过来时,福伯早已备好了早饭。李凤歌和久部都神采奕奕,唯独雪子精神不是特别好。在吃过早点之后,四人便一同出了万梅山庄,开始寻找最后一种花。四人飘然下山,可山下却是一片雪白。

  冬天本就是万物凋零的季节,要想在这个时候寻找到一朵花绝非易事,而那朵花还必须是久部和雪子二人从未见过的,则更是难如登天。

  时间已所剩不多,其实李凤歌和福伯都很清楚,这不过只是徒劳而已。但两人实在是不忍看到久部的生命就这样结束,这才冒雪出来寻找那最后一种花。

  四人以万梅山庄为中心,开始一点点的搜索,可周围除了梅花便再难看到其他任何一种花的存在,从清晨一直寻找到日暮,仍是一无所获。四人虽是分散搜寻,但为防万一所以分隔得不算太远。

  眼看日暮将至,可到现在却仍然没能找到那最后的一种花,众人的心也都开始慢慢的变得低沉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