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爱情婚姻 再相见之莫回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逃票

再相见之莫回首 徐家永宁 2182 2020.01.05 22:15

  陈思年回到电脑跟前的时候,茵茵已经披上了外套!

  “你女朋友又要跟你视频了,怎么,你没告诉她,今晚必须加班赶出项目来吗?”

  陈思年看了看手机,的确有几个未接视频!

  他没有回答茵茵,拿着手机到厕所准备打电话!

  茵茵非常生气,不过在这之前她已经把最后一次视频通话删除了!

  “喂,路菲!”

  “嗯,有事吗?”路菲的语气很是冷淡!

  “对不起,忘了跟你说了,今晚上加班,必须把项目赶出来!”

  “嗯,这样的事我有心理准备,你们这行总会没理由的加班。只是,有点想你了,所以忍不住,想看看你!”

  “我也想你了!等周末我去找你吧?”

  “嗯,你先好好工作吧!”

  “好的,你早点睡吧!”

  路菲把手机往床上一扔,眼角的泪水还是没忍住!

  “路菲,其实,如果忍不住,可以大声哭出来!她们两个听不到的!”

  阿凤在床上看书,虽然她不怎么爱说话,其实心里明白很多事!

  路菲如果不是心里有委屈,是不会轻易流泪的!

  外表看似很坚强,心里比谁都脆弱!

  路菲看着阿凤,突然明白一个看似沉默不懂世事的人,实则比谁都明理!

  路菲忍不住,扑倒阿凤怀里抽泣!

  也许,流泪是件好事,既能排毒又能抒发心中郁闷!

  “路菲,有赵茵茵整日在他身边晃悠,你们又不经常见面,迟早会出问题的。”

  阿凤慢慢开导路菲,“不如你们还是早点结婚吧?”

  “我今年才25岁,还不想那么早结婚!”

  “为什么?结婚了,你就可以安心了呀,那个赵茵茵也会放手的!”

  “阿凤,谢谢你的好意,你以为结婚,别人就没有机会了吗?我看过多少婚前海誓山盟要白头到老的例子,最后还不是一样出轨的出轨,离婚的离婚!这跟早晚结婚没有关系,重要的是,能不能保留最初的那份真心,为彼此坚守到底!”

  “就算你说的对,可你现在有什么好办法?不要自己胡思乱想了,不如你跟他商量一下,能不能换个公司。”

  “谢谢,我会跟他商量一下的!谢谢你!”

  路菲擦了擦眼泪,哭了那么一会,心情多少有点好了。

  相信爱情,就相信你爱的人!

  周末,陈思年说要晚上才能见面,白天会依旧有点事。

  今天起床时已经是九点半了,懒洋洋的坐起来,习惯的抬头看窗外,无意识的说出一句:下雪了!

    收拾好一切时已经十点了,没有饥饿的感觉,呆呆的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算不上鹅毛大雪,却也犹如小鹅毛般动人,心里不自觉的想:又该是一个多愁善感的日子了,这样的天气特别想一个人静静的出去走走,去感受,去遐想,去思念。

    坐上公交车,想到市里最高处看雪,在路上,靠着窗边,想看雪,看雪中的行人,事物,可是想象很不乐观,车外雪花的样子就很模糊,直至飞得看不见,也许雪也在看我们吧,等到车的速度慢下来,等候上车的人们时,才注意到雪的存在,同样的两个不相关的事物,彼此有着急促的步伐,都是那么匆匆,列车匆匆,雪也匆匆,当彼此擦肩而过时,都不会注意到彼此的存在,直至一方慢下来,欣赏另一方时才会发现对方的美,可是这样的机会很少,很少。

    到了银杏大道时,雪已经停下来了,依旧坐在车里,等着坐回去,司机可能没有注意到路菲,要不然早让她下车了。没有吃饭,感觉有点恶心,撑着知道回去,知道雪又开始下。

      不知道到哪里去,雪又开始下,仿佛又急促起来。是不是没有人来欣赏它们,那么着急。

    有时想想,现在真的什么都没有,感觉自己的所有总与他人不同。别人可以和喜欢的人说说笑笑,即使不在一起,也会经常打电话说一堆肉麻的话,他们像是告诉你,自己拥有这一切感觉多么自豪,有点了不起的感觉,每次打电话故意向我们炫耀似的。真是很无聊。

    可路菲呢,

    即使拥有爱情却不能在一起,

    即使有心却不能彼此温暖,

    即使有话却不能向彼此诉说,

    即使在等待却没有希望,

    即使我们能够改变一切却不能做,

  很多年了,她没有泪,不知道哭的感觉,如果爱情是苦的,可是却不值得去哭,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她知道她有的也许还没有来。

    到一个地方,没有痛苦,没有伤害,没有记忆的地方,那会是哪里。

  银杏大道的路很安静,自己为什么想来这里,只是因为安静?

  灰的树,白的雪,万物银装素裹,肃静使然!

  从首发站到终点站,一趟三块钱,接近两个小时的路程!很少有人会这么傻乎乎的从头坐到尾!

  路菲蜷缩在一侧,也许司机真的没有看到她,等下一班车来的时候,交上班直接开走了!

  这算是……逃票了吗?

  自己那么正直!怎么想到要逃票!

  呵呵!

  再坐回去的话估计到了也要五点多了,也许陈思年也该忙完了!

  一天没有吃饭,肚子有点扛不住了!人也头晕恶心厉害了!

  用饿自己来惩罚别人,这样的做法的确不明智!

  看来是坐不到最后了,大约一半路程之后,车子拐过涑河在清新家园停靠,路菲下了车,这个点,吃饭的人不多,如果吃多了晚上就没法跟陈思年一起吃饭了,还是简单点吧!

  路菲住的地方往南两站是一个公交公司,公交公司出发,往北经过广场再往北到了穷人区往东走,经过清新家园到涑河,再拐弯往北,一直开到银杏大道。中间一边是河,另一边没有什么居民区,所以能够停的站很少!

  清新家园是永宁所住的地方,自己也住过几天。小区北边有吃饭的地方,环境比较优雅,有很多西餐厅,中餐厅茶馆咖啡厅,也会比较贵!

  难得找到一家简餐的店,问了一下,还有热乎的粥!

  路菲要了一大碗荷叶粥,一个芝麻球,还有一份中式汉堡,也许太饿了,刚才说要少吃,这会忍不住点了这些!

  正大口大口的吃着,又来了一位要吃饭的!

  “要一份中份的紫薯粥,两个汉堡!”

  男子看店里只有一个女孩吃的正香,不好意思坐太近,隔了三排座位坐在了她身后!

  女孩可能太饿了,光顾着吃,屋里那么暖和,头发上的雪还没有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