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猎龙君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变态

猎龙君王 厄祸 2253 2019.06.06 23:48

  “卖,卖身?”

  厄祸睁大眼睛不敢确信,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位学姐难道还做老鸨的生意不成?

  “没错,就是卖身!”

  学姐掩着樱唇轻笑,胸前的绝世凶器还颤巍巍地抖了一抖,很有老鸨的一番风范。

  “只要卖身给我,以后我们商队就会以市场价承包了你们小队的所有猎物,而且你们的武器,防具,补给,我都可以无偿提供给你们哟。”

  条件那么好的吗?如果熊餮在的话肯定就答应了。可他相信,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学姐想要他们“卖身”,肯定是还有着其他条件。

  “学姐,‘卖身’给你,我们付出的肯定不只是猎物那么简单吧?”

  他盯着学姐美丽如蓝宝石般的水灵眼睛,很是笃定地猜测道。

  “当然,那可是卖身呀!”

  学姐俏皮地朝他一笑,她捋了捋飘在胸前的金色发丝,表情活像一头狡黠的母狐狸。

  “刚好我退出了原先的猎队,如今暂时也没有猎队归属,只要你同意了,你们的小队就属于我的了,我来当你们队长怎么样?”

  “这——”

  厄祸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原来学姐所言的卖身,就是她想要加入猎队并且成为他们的队长?

  他低下脑袋,一时有些摇摆不定。

  不是真的卖身还好说,金珂拉学姐提出的条件真的很诱人,有个白富美当队长,既养眼又不愁开销,貌似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但一来他无法相信金珂拉学姐的诚意,谁知道她会不会只是想玩玩而已?

  二来猎队也不是他一个人的猎队,金珂拉学姐想要加入这个小队甚至成为队长,必须得经过全体小队成员的同意才行。

  考虑了一会儿过后,厄祸抬起头,看着学姐诱人的脸庞认真回答道:

  “学姐,很抱歉,恕我不能现在就答应你,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我的两位队友那儿,问问他们的意见。”

  “好呀,学弟你带路吧,有我这么完美的学姐做队长,我想他们一定会同意的!”

  学姐骄傲地扬起了白皙的脖颈,金色的长发微微飘动,像是狐狸在摇尾巴,很是自信满满的样子。

  随后她向身后的下属老先生轻轻招了招手。

  戴着木框眼镜的老先生快步走向前,他微微弯腰颔首,恭声询问:

  “大小姐,有什么吩咐?”

  “喊上一队护卫,和我一起去搬运那头虹鸟,正好我需要一柄虹鸟羽毛做的扇子。”

  老先生下去传达命令后,很快,十几名训练有素的猎人护卫聚集了过来。

  这些护卫都戴着正式猎人的徽记,虽然其中并没有中阶猎人,但只要没碰上那头独眼黑狼鸟,足以在常黯森林中横着走了。

  看着场上一堆的正式猎人,厄祸有些发愣,只不过是搬运一头快死了的虹鸟而已,有必要这么小题大作吗?学姐你确定这不是在炫耀?

  学姐转过身看向厄祸,粉红的唇角微微扬起,露出了一个诱人的笑容:

  “学弟,还愣着干嘛,快带路呀!”

  而在此刻,捕获了虹鸟的落穴陷阱边,寂月和熊餮正百般无奈地守候着。

  熊餮慵懒地靠在古木上,往嘴里大口塞着龙肉干,吃饱喝足后,他偷偷瞥了一眼寂月,却见少女正沉默地用麂皮擦拭着太刀上的血迹,心无旁物。

  熊餮很无奈,自从厄祸离开这里后,他都没和寂月说上一句话,他宁愿和龙种大战一百个回合,也不愿意跟这个冰冷迫人的“寂月”相处,

  正期盼着厄祸早些回来,好解脱眼前这个尴尬的局面。突然,却见寂月走到落穴陷阱前,神情冷酷,举刀欲劈。

  “不要,别啊!”

  他吓得屁滚尿流,跑上前拼命拉住寂月,急声向少女劝说:

  “别啊,这头虹鸟还没死呢!”

  “但是三十分钟已经过了,变态还没回来。”

  寂月用力推开胖子,不想和他多加纠缠。

  “多等等啊,还不容易逮到活的虹鸟,宰了多不划算呀!”

  熊餮死死拉住寂月,少女拼命挣扎也无力挣脱,场面顿时僵持住了。

  此时,厄祸正心急如焚地往这边赶来,三十分钟已经快到了,再不赶上就算虹鸟没死,也要被半黑化的寂月给宰了。

  然而傲娇的学姐并不着急,她一直缠着厄祸,要他介绍另外两位队友,在她看来,虹鸟死了正好,还可以让厄祸欠她一个人情。

  将要抵达落穴陷阱时,厄祸老远就看到,寂月单手举起太刀,挥向熊餮的手臂——

  “刀下留人!”

  情急之下,他甚至用上了风暴权柄给自己加速,疾速狂奔赶到两人身边,及时制住了寂月。

  “哇,坏猴子你终于赶回来了,再晚一点我们那两万猎币就泡汤了!”

  熊餮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有些心有余悸,这可不是因为那两万猎币,而是因为刚刚寂月差点就用太刀劈了他。

  “寂月学妹,你这是怎么了?”

  一个疑惑的声音突然在身旁响起,金珂拉学姐这个时候终于赶了过来,从这熟稔的称呼不难看出,她和寂月显然是旧识。

  听到来者的声音,寂月出乎意料地收回了太刀,她厌恶地看了厄祸一眼,冷声回答道:

  “只是因为变态不守信用而已。”

  “变态?”

  学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忍俊不禁地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

  “哈哈,原来你在宿舍里和我说的变态就是他呀!哈哈,不行了让我笑一会儿!”

  学姐抑不住的笑声让厄祸不禁侧目,他实在耐不住疑惑,走上前向金珂拉疑问道:

  “学姐,我什么时候成变态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哈哈,一切都是误会,我来给你们解释一下吧………”

  学姐强忍住笑意,咳嗽了一声,向在场的三人娓娓道来——

  她本是东木城最大的商会,龙牙商会的继承人。从猎人学院毕业后,本该继承家族产业的她,因为不想放弃精彩的猎人生涯,从此和家族闹翻。

  离开了家族后,她托关系住进了猎人学院的学生宿舍。很巧,学院正好将她和寂月分配到了同一间宿舍。

  两位少女一个热情似火,一个胆小柔弱,但恰是如此,两人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姬友。

  就在昨天,寂月回到宿舍后,询问了她一个天真而又尴尬的问题。

  “猴子摘桃到底是什么动作?”

  当时她动了坏心思,想要捉弄天真的寂月,于是她一本正经地向寂月解释:

  “猴子摘桃,是男人和男人表示爱意最真诚的方式!”

  随后寂月又好奇地问她:“男人和男人也可以相爱吗?”

  她继续诱骗未成年少女:“没错,男人和男人也有真爱,不过那是变态做的事!”

  寂月恍然,某人在她心里成为了变态的代名词。

  从此,厄祸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举报

作者感言

厄祸

厄祸

昨天承诺的两更喂狗了……好吧,是我太懒,打字又太慢,宁愿逛吧逛群不想码字,如果老爷们能献上你们的票票,俺一定会拼命加更的……

2019-06-06 23: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