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猎龙君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流氓对无赖

猎龙君王 厄祸 2349 2019.05.30 18:41

  告别青玉教官离开公会驻地后,三人一致决定回归东木城。

  通常情况下,猎人每天只会进行一次龙种狩猎。

  与强大的龙种战斗,巨量的体力消耗,还有战斗中留下的暗伤,都需要回城休养,补给品中的急救箱只能起到一些应急作用。

  常黯森林中,厄祸三人还在回城的路上,熊餮已经在厄祸耳边不停地唠叨了。

  “厄祸,窃鸟的血肉精华都被你吸收光了,你必须给我和寂月补偿!”

  “我那份真血不是没要么?”

  “切,我们可没有同意要你的那份真血,再说了,真血哪比得上肉重要。”

  熊餮不屑地撇撇嘴。

  “行吧,我把我的那份窃鸟鳞甲,分出一半给你和寂月做补偿好了。”

  “我,我不需要补偿的。”寂月在后头小声开口。

  “那正好,回去后厄祸你那五成鳞甲都给我。”

  “五成不行,最多给你三成”

  厄祸被熊餮吵得有些心烦意乱,本以为这胖子是个老实人,却没想到这老实人精明得很,居然想独吞他那五成鳞甲。

  即便寂月说了她那份不要,厄祸也不想把寂月那份白白便宜给死胖子。

  但熊餮的小算盘打得叮当响。熊餮觉得自己体型太大,分配给他的窃鸟鳞甲肯定不够用,现在有机会敲一笔不敲白不敲。

  反正寂月不要她那份,正好全部补偿都归自己!

  只能怪寂月话没说清楚,到头来还是得再问一次寂月的意见。

  “你们不是要在城门外打一架吗?要不,你们就以这场决斗的胜负来决定到底给多少吧。”

  寂月在后头眨巴着眼,唯恐不乱地说道。

  果然还是寂月好!熊餮在心中发出感谢。

  厄祸却感觉有些不太对劲,现在从明面上看熊餮的实力明显比他强,寂月提出这个建议难道是站在莽夫那边了?

  这有些不太像寂月的性格呀,难道是之前强喂龙血把寂月也得罪了?

  “怎么了?难道知道打不赢我,不敢和我赌么”熊餮抱着手臂在旁故意嘲讽。

  “哼,就这么决定吧。”

  厄祸冷哼一声,再次加快步伐在森林中疾速奔走,心想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到时候有你哭的。

  终于走出了常黯森林,回到东木城外,厄祸被熊餮影响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这次狩猎窃鸟,无惊无险收获颇丰,不提那10个考核积分,顺带还找到了虹鸟的线索,若是没有熊餮这个蠢熊在身边哗哗就更好了。

  想到马上就要和熊餮干一架,厄祸不由得眉头微蹙,蠢熊可不好对付呀。

  “哟,坏猴子,选好战场了吗?我的拳头,可早已饥渴难耐了呀!”

  熊餮挥动着砂锅大的拳头,朝厄祸示威。

  “呵呵,”厄祸冰着脸冷笑,朝着城墙的某处死角一指。

  “就那儿吧。”

  “等,等一下!”

  寂月心急地上去制止。

  又怎么了?厄祸有些无奈,这可是你要我们用胜负决定补偿的呀。

  “必须,必须定下规则,”寂月睁大眼睛认真对二人说道。

  “不许动用武器,不许攻击要害,先倒地的判为输家。”

  “好!”

  厄祸和熊餮对视了一眼,同意了这个规定。

  两人拉开距离,摆好架势,随着寂月三个数倒数完毕,决斗开始!

  一秒,两秒,

  一分钟,两分钟,

  黄花谢了,青菜凉了。

  厄祸和熊餮依然摆着姿势,一动不动紧盯着对方。

  “你快上啊!”

  “你先上!”

  “卑鄙!”熊餮大声骂道。

  “无耻!”厄祸怒然回骂。

  寂月头疼得尴尬癌犯了,不得不喊了暂停。

  “你,你们俩,三秒之内必须动手,没动手的判负!重新,开始!”

  重新摆好阵势后,厄祸看着熊餮严阵以待,这蠢熊还真不是一般的莽夫,居然知道以静制动,不愧是吾之大敌。

  熊餮同样握紧拳头心中暗骂,这糟猴子坏的很,居然想让俺先动手,欺负俺没他灵活么?

  三秒刚到,两人同时动手。

  熊餮大吼一声,皮肤颜色居然变深变沉,细细一看,却是生出了一层粗糙鳞甲。

  这便是龙血洗礼带来的第一项能力,龙鳞甲胄。

  两人快速接近对方,正要短兵相接,厄祸却是虚晃一招,与熊餮擦身而过。

  厄祸知道双方的优劣,熊餮身宽体胖四肢发达,但也动作周转不灵,想要击败熊餮,只有利用自己手疾眼快身形灵敏的优势。

  至于主动和熊餮对拼,他还没那么傻,看看熊餮那身龙鳞甲胄,还有那一身厚厚的脂肪。厄祸顿时没有了和他对轰的心思。

  他揍熊餮一拳,可能熊餮会喊疼,但要是熊餮那砂锅大的拳头打他一拳,他可能会螺旋上天。

  反正规则是倒地为负,虽然有些胜之不武,但也只能想办法让熊餮倒下去了。

  战斗继续进行中,厄祸绕着熊餮缓步打圈,貌似想找到熊餮的破绽。

  可熊餮塌腰合裆与其相对,鼓着眼珠子,不露一丝破绽。

  两人走马观灯似地转了三四圈,突然,厄祸踏步向前伸拳,假装要出击。

  熊餮迅速往前一步,伸出胳膊,一手挥拳一手抵挡。

  厄祸却乘势低下身子。两臂抱住他的腿膝盖处,用力上提,然后用右腿用力一绊。整套动作行云流水,连他自己都几乎以为要赢了。

  却没想到熊餮似是早料到了这一步,不知何时弯腰按住了他的身子,还低头朝他“憨厚”一笑。

  不好!

  厄祸心急之下,想到了歪招,一手探出作猴子摘桃之势。

  熊餮是真被吓到了,想要往后退开,但膝盖却被厄祸抱住不好移动,反而被厄祸找着机会借势一脚绊倒。

  “厄祸,胜出!”

  挥了挥手,寂月有些兴奋地作出裁判。

  “这不算,厄祸犯规!”

  熊餮从地上爬起不满的大喊。

  “厄祸怎么犯规了?”

  寂月望着熊餮疑惑问道。

  “不是说不允许攻击要害吗?厄祸他娘的玩猴子摘桃!”

  “猴子摘桃是什么?”

  少女有些不解,再次发出疑问。

  “…………”

  熊餮脸色越胀越红,这让他怎么解释?

  “不用解释了,这次是我犯规,我老实认错。”

  厄祸在一旁捂着肚子大笑,实在看不下去了,再看下去蠢熊得恨死他。

  熊餮狠狠瞪了厄祸一眼,笑什么笑,还不是你这坑比惹得祸。

  厄祸从行囊中分出一半鳞甲,扔给熊餮笑道:

  “行了行了,这么比着束手束脚真不舒服,等考核通过了,成为正式猎人后我们再比一场竞速狩猎如何。”

  这种不能攻击彼此要害的比试真没什么意义,不攻击要害怎么和这防御点数加满了的变态打?

  “成为正式猎人后,我一定要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熊餮强势立下flag。

  厄祸到底还是没能试出他和熊餮之间的差距,与两人约定好明天聚集的时间后,三人进城后各自回家。

  …………

  猴子摘桃到底是什么?

  走在回学院宿舍的路上,寂月依旧满脑子疑惑,想了半天还是不明白。

  还是回宿舍问问金珂拉吧!她那么聪明一定会知道。

  

举报

作者感言

厄祸

厄祸

24小时木有收藏并收藏-2,作者君到底做错了什么?呜呜呜——

2019-05-30 18:4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