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猎龙君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遇敌,窃鸟

猎龙君王 厄祸 2049 2019.05.29 07:54

  厄祸和寂月神情古怪的看着胖子狼吞虎咽,第一次开始同情胖子的父母,养活这家伙可真不容易啊,听说古龙可以变形为人,这家伙真不是龙种变得吗?

  所幸胖子食用龙肉干时并没有引来龙种袭击,部分龙种的鼻子非常灵敏,可以在数公里外闻到食物的味道,所以必须迅速离开此地才行。

  三人加快步伐,继续搜寻龙种的踪迹。森林里掉落的羽毛、粪便的新鲜程度、脚印的形状等等,都能为他们提供龙种的位置信息。

  不多时,寂月就率先发现了线索:在前方的草丛中,有一摊破碎的蛋壳,还有残存的蛋液在。

  “这是窃鸟干得好事吧?”熊餮笃定地问道。

  厄祸点了点头。窃鸟的习性和他前世的窃蛋龙类似,会窃取龙蛋为食。

  其食性为杂食,但最喜爱的食物仍是其他龙种的龙蛋。窃鸟好奇心极重,喜爱收集发光的矿石,偶尔也会对猎人身上的物品感兴趣,会趁猎人休息时用其极快的速度将猎人的物资叼走。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极其狡猾的家伙,尽管它只是最弱的龙种。

  “看这蛋壳上的纹络,似乎是虹鸟的蛋。”他观察了一下蛋壳,作出推测。

  身为过目不忘阅书万本的学霸,相比猎人厄祸更喜欢当一名学者,他对自己的推断是很有自信的,有近十成把握这是虹鸟的蛋。

  熊餮蹲下身子,用手指沾了些蛋液闻了闻道:“残留蛋液还没有干涸变质,这头窃鸟享用完食物并没有走多久。”

  “嗯,看来我们这次运气不错,一次性就发现了两头龙种的线索,先趁窃鸟还没走远,快点追上。干掉窃鸟后再回来找虹鸟的巢穴。”

  厄祸作出计划,寂月“嗯”了声弱弱地表示赞同,熊餮也没有意见。

  三人根据地面上留下的爪痕、周围植物的破坏情况,迅速向目标追寻。

  没有追多远,厄祸就在前方发现了窃鸟的踪迹。他打了个手势,让队友蹲下身子隐藏身形,先暂时观察猎物周围状况,没有异状再开始行动。

  和记忆中鸟龙种图鉴窃鸟的模样对比,这头龙种正是窃鸟无异。

  此刻,窃鸟正伏在一棵巨木下休息,其模样似鸟非鸟,虽然生有鸟喙,但全身覆着棕色的鳞片,仅头部生有一撮怪异的饰羽,拥有前肢而无双翼,是鸟龙种中少数不会飞行的一类。

  窃鸟的前臂爪子生有倒钩,可以很好的抓牢球形物体。对光头猎人的脑袋倒是有不小的威胁。

  见这头窃鸟似已睡熟,熊餮准备从掩体后绕至窃鸟背面偷袭,但却被厄祸一把拉了回来,小声警告道:“再等等,有些不对。”

  熊餮有些不满,但还是听从命令继续等待。

  三人继续暗中观察了一会儿,果不出厄祸其然,窃鸟的头部突然转了半圈,换了个方向继续休息。

  在这过程中,窃鸟半眯着眼睛往三人这边瞄了一眼,似是注意到了什么,但仅是怀疑却没有在意,所以并没有动静而是继续休息。

  “呼。”三人紧张地呼了一口气,万一窃鸟警惕性太强逃走了那就白费一番功夫了。只是厄祸是如何发现窃鸟是在假寐的呢?

  厄祸摸了摸还没有胡须的下巴,回过头来向两人解释:

  “我们发现破碎鸟蛋的时候就已经判断,当时窃鸟并没有离开多久,这么短时间内窃鸟是不可能陷入深层睡眠的,很可能才刚刚休息,所以我才拉住胖子让他再等一会儿。”

  这其实只是一个很容易想通的细节,只不过因为这是三人首次猎龙,熊餮过于激动才没有细想,这次是胖子冲动了。

  小声商量了一下作战计划,三人决定先由寂月用弓箭发动攻击,射击窃鸟的头部且尽量命中眼睛,影响其后续视野;

  熊餮正面攻击窃鸟的头部,嘲讽窃鸟吸引仇恨。厄祸则进攻侧面,重点攻击窃鸟的后肢,破坏其行动能力的同时防止它逃跑。

  至于陷阱,窃鸟只是龙种中最弱的存在,此刻又没有多少防备,所以厄祸等人认为并无需要。

  三人一致做出决定后,寂月深吸了一口气,柔软的内心开始变得坚定。

  寂月张弓搭箭屏气凝神,漂亮的眼睛不含一丝软弱,眼神锐利地盯着窃鸟的头部,片刻过后,一支利箭势如雷霆,疾射而出。

  没有管这支箭有没有射中目标,熊餮与厄祸从掩体植物后一跃而出,疾速奔向窃鸟。

  只听见窃鸟一声悲鸣,利箭正中眼睑,箭镞没入眼皮,虽不知有没有伤到眼球,但受到这么重的冲击,这只眼暂时是废了。

  窃鸟摇晃着脑袋想要站起,却是又被一柄从天而降的大锤狠狠击中头部,又扑通摔倒在地。

  趁它病要它命,窃鸟的苦难才刚刚开始,熊餮的大锤如暴雨般落下,厄祸的攻击也紧接而来。大剑狠狠劈在窃鸟的后肢上,却只破开些许鳞甲,留下一道微浅的血痕。

  厄祸眉头微皱,却没有停手,继续重复攻击同一位置,尽量破开窃鸟鳞甲,以造成最大伤害。

  远处的寂月倒是有些束手束脚,窃鸟头部挣扎得过于剧烈,由于怕误伤队友,寂月不敢直接射击窃鸟的头部,只能瞄准窃鸟的躯干射击。

  可造成的结果和厄祸类似,无法贯穿窃鸟的鳞甲,一支支箭矢都被鳞甲弹开,散落一地。

  窃鸟后肢乱蹬,愤怒地挣扎之下,身躯猛然翻越而起,厄祸和熊餮猝不及防,被窃鸟的巨力撞开。

  但两人都非一般的猎人,在地上翻滚了一圈卸去力道,有龙种皮甲特制的猎装保护,厄祸和熊餮都只受到了些许擦伤,肺腑气血激荡,但战力大致无损。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头,突然地袭击让窃鸟的大脑有些晕眩,暂时使它失去了一只眼睛的视力,以及后肢留下了数道并不深的伤痕。

  同时这也让他们收获了这只窃鸟极致的愤怒与仇恨,可以预想,除非让这只窃鸟体会到死亡的恐惧,否则它会将这三个可恶的人类追杀到底,绝不会放弃。

举报

作者感言

厄祸

厄祸

这几章有些不顺手,多迁就迁就俺这萌新作者,后面几章就顺手多了

2019-05-29 07: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