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猎龙君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活捉虹鸟

猎龙君王 厄祸 2082 2019.06.03 23:43

  不用担心恶心的黑油后,厄祸动起了歪心思。

  他要让这头虹鸟把它嗉囊里的黑油全吐光!

  如果不这样做,即便待会儿虹鸟成功坠入了落穴陷阱,它也能够吐出黑油,然后摩擦利爪溅出火星,把猎网烧毁后趁机逃走。

  千万别小看龙种的智商,低阶龙种的智慧并不弱于人类的儿童,至于中高阶龙种,那些强大的家伙能够仅凭智慧肆意玩弄菜鸟猎人。

  “傻鸟,继续朝你家大爷吐口水呀!”

  厄祸朝身后的虹鸟吐了口唾沫,极力地嘲讽。

  “唳!”

  虹鸟大概是明白了他的意思,愤怒地张开鸟喙又是一大串黑油喷出。

  “没错,就是这样,有本事就射爆你大爷!”

  厄祸一个侧身躲开了洒下的黑油,也有几滴黑油快落到他身上,但被他操控风能吹散,他可不想狩猎结束后还要回家搓一晚上洗衣板。

  躲开一波又来一波,但洒下的黑油还是被他全数避开,越来越熟练后,虹鸟这吐口水的招式已经对他构不成威胁了。

  虹鸟又吐了几遍口水,直到吐出的黑油变成了有些浑浊的胃酸,它嗉囊内的黑油终于耗尽,这招已经不能再用了。

  见已经奈何不了面前可恶的猎人,虹鸟动摇了继续追击的念头,它忍下愤怒,扇动双翼转过身体,想要返回巢穴。

  见虹鸟要开溜了,厄祸赶紧朝寂月大喊:

  “寂月,虹鸟要溜了,快用弓箭射它!”

  寂月停下步伐,先是厌恶地瞥了厄祸一眼,随后看到虹鸟想要溜走,她眼中寒芒一闪,立即取下背上的猎弓,张弓搭箭射出一道冷冽的箭光。

  一点寒芒破空而去,却是正中虹鸟尾部下方的某个部位。

  “唧——”

  虹鸟一声惨鸣,从低空中一头栽落,随后又扑腾着翅膀缩着尾巴在地上连番跳跃,很是滑稽的模样。

  厄祸捂着肚子大笑,他小跑着追上寂月,朝少女竖起了大拇指。

  真够狠!

  “哼——”

  寂月却是傲娇地冷哼一身,偏过脑袋,并不想与他说话。

  厄祸略显尴尬,对寂月这说变就变的态度摸不着头脑,他试探着向少女商量:

  “要不我们呆会儿跑慢一点,给这傻鸟留点机会?”

  听了他的话,寂月并没有当回事儿,只是又张开猎弓朝那可怜的虹鸟射了一箭,还是相同的部位。

  虹鸟又是一声惨鸣,菊部的阵痛让它顾不上复仇,只敢用双翼捂着尾巴遁入古林中。

  这,这是咋了?

  怎么好好的一个软萌妹子变成傲娇腹黑小姐姐了?

  这绝不是我认识的寂月!

  厄祸目瞪口呆,看着寂月脸庞仿佛不认识了她,但那熟悉的面孔的确是寂月没错。

  恍了恍神后又清醒过来,正想要好好再次打量一下寂月,重新再认识一遍少女。然而寂月却转过身子,只留给他一个有些陌生的背影,冷漠地快步离去。

  也不管后面的虹鸟如何,他赶紧快步追上寂月。

  待两人离开过后,虹鸟菊部的剧痛已经缓过了一些,它无法抑制住内心中的恨意和愤怒,循着空气中两人留下的气味,它满怀仇恨地再次追击而去。

  中途又击退了虹鸟数次疯狂的袭击后,厄祸和寂月终于抵达了布置落穴陷阱的位置。

  却见熊餮从一处古木后探出脑袋,指了指两人脚下的位置后又摇了摇头,示意两人停下。

  厄祸明白了熊餮的意思,他转过身从身后上拔下大剑,静待虹鸟的到来。

  片刻过后,一头扇动翅膀缩着尾巴,却是在地面上疾速奔驰的华丽大鸟出现在三人面前。虹鸟的菊部仍然刺痛,屁股上的两根箭矢还在,它有些畏惧那个可恨的人类少女,已经不敢在天上飞行了。

  这不是找死么?连引诱它落到地面的功夫都省了。

  看着虹鸟疾速奔来的滑稽模样,熊餮满脑子疑问,静静等待虹鸟落入陷阱。

  近了,近了!

  俺要用鸟喙啄破他们的脑袋,用利爪掏空他们的内脏!

  虹鸟双目泛红,它已经失去了理智,疯狂地向前方两个仇人冲去。

  扑通~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落穴,扬起了大片的土尘,虹鸟的身躯陷在落穴中的一张大网内,拼命挣扎着想要挣脱。

  可厄祸哪会给它机会,三人一拥而上,大剑,巨锤,太刀,纷纷落下,肆意蹂躏着落穴中失去反抗的大鸟。

  “呱——呱——”

  虹鸟发出一道道惨烈地嘶鸣,它已经绝望了,感受到自己的末日将至。

  然而并非如此——

  “停!”

  见虹鸟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厄祸赶紧停下攻击同时制止两位队友。

  “怎么不打了?”

  熊餮停下大锤,擦擦汗有些疑惑地问着厄祸。

  “再打下去就要打死了,活体的虹鸟可是能卖个好价钱。”

  “真的?”熊餮眼睛一亮。

  “真的,公会里捕捉虹鸟的任务赏金特别高,整整两万猎币!”

  虹鸟身上有许多有价值的材料,比如黑油可以用做龙击炮弹的爆炸原料,羽毛是非常受欢迎的装饰品,更重要的是,这两种素材还是可以不断再生的。

  “那么多?”熊餮更加兴奋了,随后又有些担忧地看了看落穴中奄奄一息的虹鸟。

  “这只虹鸟还有救不?我刚刚下手没注意轻重,不会死了吧?”

  “死了也没办法,只能等公会的人领走看能不能救回来了。”厄祸撇撇嘴说道。

  “这傻鸟不是会飞么,话说你们是怎么骗它在地上跑的?”

  熊餮来到落穴陷阱的巨坑前,疑惑地向两人询问。

  “跟我没关系,都是寂月的功劳。”

  厄祸瘫了瘫手,又指了指一直一言不发冷淡异常的少女。

  “哼——”

  寂月冰着脸傲娇地转过身,并不想解释什么。

  熊餮觉得寂月和平常有些不一样了,他惊疑地来回打量着寂月,却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但是明明有问题却没有发现异常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异常。

  “她这是怎么了?”

  熊餮用身子撞了撞厄祸的肩膀,在他耳边小声的问道。

  “不知道,貌似看到虹鸟冲上去后就变成这样子了。”

  厄祸向熊餮说明了当时的状况,以及少女对虹鸟仇恨的由来。

  “没有黑化失控就好。”

  熊餮松了一口气。

  然而厄祸却仍是有些忧心,龙骨项坠中的古龙怨念已经消失,原本以为寂月的黑化症状已经没问题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