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一剑超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 湖畔

一剑超游 罗冉尼亚 3338 2019.06.01 23:15

  其实,在县大牢强行带走柳白,最为稳妥。

  只是徒惹乱子,他也没心狠手辣到,将县衙里里外外的人灭口,所以也只能希望黄泉宗的动作,没那么快了。

  没过多久,外面传来脚步声,如意居的示警法阵却没有动静,这种情况一般是……

  商叶开门后,果然见到金甲傀儡魁梧的身影,只是却没有柳白的踪迹,他先是一愣,又见金甲傀儡一直保持着抬头向上看的姿势。

  他眨了眨眼,也就了然了。

  小客厅里,商叶喝着茶,寻思着。

  这姑娘大概是靠什么收敛气息的法门,避过了预警法阵,她能在黄泉宗的追捕下“逍遥自在”,多少还是有些依仗,只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他估摸着差不多了,也就推开琉璃窗,探出脑袋,朝屋顶上吆喝了声。

  “姑娘,湖边晚上蚊子多……”

  话音刚落,如意居门前那串铃铛,就响动了起来。

  这就破功啦……

  商叶摇摇头,坐了回去。

  那屋顶上也随之落下个人影,隔着敞开的琉璃窗看着商叶,后者顾自饮茶,之前被某姑娘嫌弃,他特地储备了些寻常茶叶,虽然比起灵茶,相去甚远,总归也是饮料,提起饮料,他就想起自己冰箱里,那几大瓶肥宅快乐水,唉……

  柳姑娘见屋里的人没有主动搭话,耳边又到处有蚊虫晃荡,也就不顾做深沉,一手搭着窗沿,想要翻进去……

  啪地一声。

  商叶却抬手把窗户关上,并说道:“门没锁。”

  这就是惯得,到别人家先上房顶,有门不走,非要翻窗户……

  那大长腿还搭在窗沿上的姑娘柳眉一竖,顿时就想走,但是想想又不对,她还有不少,事关身家性命的疑惑未解呢。

  于是,她按捺住性子,推门走了进去。

  商叶见人进来,刚要开口,那柳白柳大小姐,一脚踩在长凳上,又从脚裸上抽一把短匕,然后猛得插在方桌上,流里流气道:“小兄弟,混哪条道上的……”

  空气顿时一静。

  商叶瞅着被刺穿的桌子,又看了眼某人脚下的泥印子,这“大花脸”还穿着牢里的乞丐装,虽然还算干净,但总有股霉味。

  考虑到公共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日后,还要搭伙过日子,于是……

  “放开我!你干吗?!”

  姑娘高昂的尖叫声回荡在荒野间……

  扑通!

  水花四溅。

  柳白从湖面下冒出头,只见那戴着斗笠的高大人影,默默走了回去,商叶则将一堆自己备用的衣物,从窗户里丢了出去。

  之后,他就看着桌上的刀印有些发呆。

  以前他在社团那会儿,有一次,在厨房里鼓捣丹炉,结果操作不当,炸炉损伤了锅台,然后那个以管家自居的少女,愣是半个月没让他进小厨房……

  房门再次打开。

  头发湿哒哒的柳姑娘,脑袋上顶着毛巾,眼神不善地走了进来。

  这姑娘收拾收拾,颇为眉清目秀,身材也挺高挑,估摸着不到二十岁,商叶身体的年纪也就十七八岁,目前还在发育,他的衣服,这姑娘穿得也不显大,居然还算合身。

  “坐。”

  商叶伸手示意。

  “哼!”

  柳大小姐一甩脸,站那一动不动。

  商叶见她十分不满的样子,想到之后还要同行,于是和颜悦色地说道:“这屋子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所以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勿怪……现在你也来了,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意问。”

  柳姑娘抿了抿嘴,侧过头瞪了眼金甲傀儡,然后冷冷地说道:“你是什么人?”

  “天师道红穗天师,商叶。”

  “天师?”柳白眸子里浮现疑惑,似乎有些不信。

  商叶拿出准备好的文册谱牒,打开后,在柳姑娘面前晃了晃,“如假包换。”

  柳姑娘看完后,疑色更深,天师道是正道中人,跟她这种飞天大盗可没什么对眼的地方。

  她说道:“你知道追杀我的,那些人的来历?”

  “当然,说起他们……柳姑娘也有些修为在身,想来是了解修行界的。”

  虽然比起我的修为,也强不到哪去……

  “你可知,天下魔修分为九大派系,并称魔门九道,他们历经万年,各有盛衰变化,派系内部也分分合合,发展出了许多支脉宗门。”

  “追杀你的,便是幽冥道的黄泉宗,这一道的魔修,理念上虽然各有差异,但有一点却殊途同归——他们都觊觎着幽冥界,他们通过种种秘法,汲取冥界的力量,用以修炼邪功。”

  “而这黄泉宗起于千年前,一直名声不显,在魔门中,也属于下游门派,只是四五百年前,它迎来了一位新宗主,此后便神鬼莫测起来。”

  “最近,他们在天北一处村落,酿下了千条人命的滔天血案,还渗透掌控了中天原北部的都龙山牢城,策反了镇守的圣天子御下神将,还将无数囚犯作为原料,用以炼制邪丹……”

  柳大小姐听着嘴巴微微张开,大眼睛里满是不知所措。

  这都什么啊,又什么魔道,又多少人命,又圣天子神将的,她一直以为是,以前偷过的哪个狗大户,寻得了她的踪迹,在暗中追捕她……

  商叶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所幸,继续加点料。

  “最近,黄泉宗还干了一件事,他们在天南地界暗中发掘了一处修士洞府,乃是一位灵济宫祖师的陵寝,然后取走一件重宝,如今,灵济宫为了搜查黄泉宗,在天南都快掘地三尺了。”

  这一段剧情,是商叶没有经历的,因为自穿越以来,他一直在北地附近活动,也没机会参与灵济宫的相关剧情。

  但是不妨碍他了解这些事,毕竟他是“过来人”。

  实际上,那灵济宫顾琛之所以千里迢迢,赶往太乙玄门,就是因为黄泉宗在天南,也闹出了大乱子。

  黄泉宗在那修士洞府中,取走的宝贝叫作“彼岸伞”,相传曾是上古大能黄泉圣主的法宝,与失落在赤血山林的“碧落黄泉剑”同根同源……

  “那这些与我何关?我只是……只是……”

  柳姑娘满脸不解。

  只是个小贼是吧……

  “告诉你这些,只是想提醒你,追杀你的那些人,手段通天,且灭绝人性,不能以常理论,至于你为什么会惹上他们,因为他们对地下的某些东西很感兴趣,其中就有你那位阴农爹爹下过的崂山地宫……”

  言语至此。

  柳姑娘也不是蠢人,她眼神一亮,顿时说道:“他们想知道崂山地宫的下落。”

  商叶点点头。

  岂料,那姑娘突然冷笑着看向他,说道:“你是不是也想知道?”

  这是怀疑在诈她呢……商叶笑了笑,随口道:“槐树林中乱石坡。”

  柳白脸色一变,“你!你怎么知道?”

  商叶摊摊手,“你爹能知道,你能知道,为什么我就不能知道。”

  柳姑娘眼珠子不停转着,不知在盘算什么。

  商叶继续说道:“我找到你,不是想从你那里知道什么,或者获得什么,而是单纯不想你落在黄泉宗手里,更不想让那些魔修的阴谋再次得逞。”

  “假若你说的都是真的……”柳白突然噘着嘴,又恢复那副流里流气的样子,说道:“那关我啥事,既然他们惹不起,我把消息给他们就好了。”

  “姑娘,你是装傻呢,还是真傻啊?”

  商叶摇摇头,起身开始收拾茶具,说道:“你以前偷了东西,再还回去,别人就会放过你吗?黄泉宗想知道崂山地宫的下落不假,但是不代表,他们希望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你当他们是啥善男信女呢。”

  “啧……”柳白一脸烦躁,也没有出声反对。

  “好了,说也说完了,我们该启程上路了。”

  商叶推开窗户,对着蜷缩的手指,吹出个响哨,那湖边玩水花的大黑马顿时跑了过来。

  “什么启程啊,谁说要跟你走了?你谁啊?”

  柳白顿时后退几步,摆出戒备的姿态。

  “别闹,你我都知道,让一个人绝对不泄密的办法,就是让他永远闭嘴,但是我又没有杀你灭口的打算,带你跑路,你就偷着乐吧。那些人手眼通天,可不是以前追捕你的官兵,不想死的,别找麻烦,要不让我这位朋友跟你交流下?”

  柳姑娘抿着嘴,看向沉默的金甲傀儡,一言不发,刚刚这大家伙伸手就制服了她,她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见商叶出门,她面向金甲傀儡,倒退两步,也跑出了屋子。

  她说:“就算要走,也不急于一时,这么晚怎么走?”

  这就是瞎任性了……

  “你虽然暂时摆脱了黄泉宗,但又能保证附近没有他们的人吗?而且我也说了,画有你这张俏脸的海捕文书,马上就要发往各地,说不定现在已经到了河阴县,这一来一回,再到黄泉宗反应过来,往少处说,我们可能只有两三天的时间和他们拉开脚程……”

  “所以,逃命要紧,柳大小姐,找你的是能飞天遁地的魔道修士。”

  商叶说完,对着如意居一掐手诀,将之缩小,又收到身上。

  那柳白看着眼睛发光,嘴里念叨着:“好宝贝啊……”

  “呵呵……”

  商叶生冷地笑笑,说道:“里面还有个大兄弟呢。”

  这是在提醒某个小贼别惦记……

  之后,商叶看着大黑马,又看了看柳白,眉头一皱。

  两个人,一匹马……

  那柳姑娘也反应过来,脸一拧巴,说道:“你别想我跟你同乘一匹马啊!”

  “哦……”

  一会儿后。

  商叶牵绳驾马,背后的柳白背对着他,两手按住马鞍,还翻着白眼,这姑娘身手不错,这样坐着,还算稳当。

  “到下一个乡镇,再买匹马……你自己付钱。”

  “哦,我们去那?”

  “崂山,月苍城,我们去投靠那里的正道修士。”

  “都听你的呗,反正我又打不过你那个大兄弟……”

  “哟,委屈你了,要不,你自个儿,走自个儿的?”

  “我不……”

  “原来你还不傻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