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一剑超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噩梦

一剑超游 罗冉尼亚 2506 2019.06.02 23:23

  事实证明,一个未及桃李的姑娘家,却能成为纵横一方的飞天大盗,甚至在黄泉宗的追捕下有所周转,那她就不会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起先,柳白或许是迫于金甲傀儡的强大武力,选择与商叶同行。

  但这一路走来,她有无数的机会脱身,甚至反制,但她没有,起码在了解商叶如何找到她,并知晓她家族隐秘前,她是不会走的,更加不会翻脸,商叶所讲的缘由,她不需要全信,哪怕只信一半,也够她慎之又慎。

  “我说,你怎么一点也不像天师啊,你不穿法袍,还不带法剑。”

  路边的面馆里。

  商叶无奈地看了柳白一眼,这是她第多少次试探了……

  “穿法袍太引人瞩目,法剑之前借给别人了。”

  “什么人啊,女人啊?”

  还真会顺杆子往上爬……

  商叶点点头,说道:“嗯,一位……神仙似的女子。”

  “哈?还神仙,装的你,什么美人,本姑娘没见过。”

  商叶把筷子往空碗上一架,起身结账,还说道:“也就比你这假小子,美上个十万八千里吧。”

  柳大小姐听着嘴一撅,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她如今穿着男装,脸上还画了两撇小胡子,用商叶的话说,就是自欺欺人一般的乔装,还不如涂成大黑脸呢。

  所幸她吃完饭,就要顶着斗笠,也不在乎这一时。

  这一两日的相处,可把商叶烦坏了。

  柳白变着法子地套话,言谈之间,无不想探得商叶的背景和消息来源。

  而作为“先知”,商叶最大的烦恼就是,无法解释他为什么知道,真实原因不能说,说出来也没人信,于是他只好装深沉,装神秘,就像对小师姐那样。

  可柳白不是龙胜玉,完全没有小师姐那种恬静的性子,吵吵起来,简直没完没了,商叶经常被逼得回嘴,和她唠上两句没什么营养的话。

  商叶结完账,往店外走。

  那柳白又凑上来,说道:“我跟你说,别给女人骗了,那些装清高的假仙女,看着像朵白莲花,实则,一门心思全盯着男人的钱袋子,我道上不少兄弟,一世英名,全败在这种女人手上了。”

  商叶从店家手里接过大黑马的缰绳,继续往外走着。

  “哎,跟你说话呢,本姑娘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算遇到些好人家,怎么样,我看你一表人才,帮你介绍个俊俏闺女吧,把你生辰八字,家乡祖籍,什么的,都告诉我,一准给你找到合适的。”

  商叶充耳不闻,还取来那个锅盖大的斗笠,一把按在她的脑门上。

  柳白扶着斗笠,一脸的没劲,心想这家伙怎么油盐不进……她牵着枣红马,寻思着先偃旗息鼓,等下一波攻势,不信从这小子嘴里撬不出料来。

  两人刚吃饱饭,也不太想赶路,牵马在路边走着,先消消食。

  这两天日夜兼程,商叶感觉身子骨都快散架了,耳边还要听某人唠叨,不免怀念起当年初入游戏的时候,那会儿,他整天待在玉京山上,望着无边云海,沐浴着七彩霞光,身边是姿态优雅的仙鹤,脚下是散发着香气的仙花灵草……

  那才是人过的日子啊!

  商叶暗自决定,等黄泉之乱结束,定要找个山清水秀的灵胜之地,宅起来好好修行,以前他发现的几个秘境就不错……

  前方有些热闹,聚着不少人。

  两人过去看了看,原来是打把势卖艺的。

  场中有个汉子,舞着一根齐眉棍,耍得四面生风,细看下,他面前居然还有个齐膝高的毛猴,也拿着根木棍,耍得有模有样。

  这会儿,汉子收棍立定,朗声道:“猴爷跟乡亲们亲近下。”

  那毛猴立马丢下木棍,钻进人群,手脚并用爬到一个胖子肩头,做了个金鸡独立,引得大伙一阵发笑,随后它翻身落地,又瞅准一名锦衣华服的年轻人,那人后退两步,猴子却没放过他,三两下就爬到他的头顶,两手一撑,倒立起身。

  这年轻人似乎不太喜欢这样,又不好意思赶走猴子,怕出丑,于是嘴里念叨着:“下去,走开啊……”

  卖艺的汉子见状,咳了声,猴子也就回到场中,还向大家抱拳行礼,随后铜锣敲响,汉子说大伙若瞧得上眼,就丢上一两个铜板,让他们开顿荤腥……

  之后,也就散场了。

  汉子在地上捡着零星的铜钱,看这收成,倒是一般。

  一直闷声不响的柳白却对着散开的人群,啧啧出声,商叶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一个瘦弱青年蹭着胖子路过,又斜着穿过人群,撞了下那华服青年,随后他低着头,抱了声歉,也就离开了。

  “你同行啊。”

  一身麻烦的商叶不想生事,说了句后,就要离开。

  柳白却走向耍猴的汉子,张口就来:“在下道上人称……呜呜!”

  捂住她嘴的商叶冲汉子笑笑,拖着人就走,不经意间,他瞥了眼毛猴,只见那猴子十分警惕地盯着他,眼底浮起一丝微光。

  还是个精怪……

  走远后。

  商叶松开手,说道:“马上连路边的狗都认识你了,还敢留字号?”

  “我就是见养猴的手艺人,新奇,想结交下嘛。”

  “也亏你是修行中人,看不出那猴子有些道行,是个精怪吗,这伙人不简单,指不定是谁养谁呢,他们取财还算有分寸,咱们不惹事,走了。”

  “哦……”

  柳白一脸无趣。

  这方世界就这样,人妖混杂,精怪大多居于深山老林,但是市井之间,偶尔也能见到它们的踪迹。

  两人再次上路。

  与此同时,河阴县的县大牢里,惨叫之声连绵不绝……

  惊恐的牢头躺在台阶上,不停摆着手,“我真的不知道那人去哪了,真的不知道啊,大爷你就放过……”

  话音未落,他脖子一扭,便没了声息。

  之后,几个黑袍人踩着台阶,离开了牢房,留下了一地死尸……

  入夜,人困马乏。

  商叶在一处不显眼的山坳里,放下如意居,又打发柳白去小阁楼打地铺,自己则钻进卧室,打坐修炼。

  他也很想倒头就睡,但修行是立身之本,实在松懈不得。

  商叶修炼洞玄功已久,日渐耳聪目明,没一会儿,便听到小阁楼上传出均匀的呼吸声,这姑娘,还真是没心没肺,说睡就睡了。

  ……

  黑暗,无尽的黑暗。

  柳白在这片荒芜的世界里,不停走着,她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触碰不到,似乎一切都没有尽头……

  不知过了多久,她好像听到有人在呼唤她。

  她寻声四处观望,终于,在远处看到了一团红色的光亮。

  她走了过去,只见那光亮前站着个人,竟然是她的母亲……

  “母亲?”她试着叫了声。

  那红光前的女人突然睁开眼,眼中惨白一片。

  柳白吓得心神一颤。

  这时,那女人身后的红光闪烁晃动,一道人影从那片光影中走出……

  那人一身黑袍,提着血红色的灯笼,他直直地向柳白走来。

  心神恍惚的柳白连忙后退,突然身后撞到什么,回头一看,居然又是黑袍人,而且不止一个,她身后围满了黑袍人,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只手按在她的肩头。

  最后,那提着红灯笼的人影扬起黑袍,向她笼罩了过来……

  床铺上的柳白瞬间坐了起来,她脸色苍白,一头冷汗,还喘着粗气。

  小卧室里,商叶睁开眼,抬头看向了屋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