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一剑超游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一剑超游

罗冉尼亚

  • 游戏

    类型
  • 2019.04.08上架
  • 32.16

    连载(字)

1342位书友共同开启《一剑超游》的游戏之旅

学徒风痕2016 学徒书友20190706090318393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异瞳少女

一剑超游 罗冉尼亚 3580 2019.04.08 12:40

  姓名:商叶

  状态:极度虚弱,脱水,外伤,饥饿

  修为:未解锁

  功法:未解锁

  道行:未解锁

  从属:未解锁

  生涯:未解锁

  典藏:未解锁

  行囊:空无一物

  商叶凝视着眼前的字幕,微微叹了口气后,在心中念道:关闭。

  视野中的文字随之散去,入目的,依旧是那个阴暗狭小的地牢,他穿越到这里快三天了,无人过问,水米未进,还带着一身伤痛。

  意识逐渐模糊的商叶回想起穿越前,他在攻略仙侠游戏《鸿蒙之光》里一个很重要的任务,之后的记忆模糊不清。

  只记得他摘下了虚拟头盔,有些茫然地躺在床上,再睁开眼时,就来到了这里,或者说意识来到了这里,因为这具身体不是他的,从体态看似乎是名十来岁的少年,而他早是走在奔三道路上的老男孩。

  灵魂穿越。

  商叶给目前的状况下了结论,只是有一点无法理解,为什么他的意识里附带了《鸿蒙之光》这款虚拟实境网游的系统,人物面板还是标准的新手出生属性。

  他最初怀疑过一切是虚拟的,但是四周的景物和体感全部透露着细致入微的真实,虽然他常年混迹在虚拟世界,却还不至于分不清现实。

  所以,这里是真实的世界,更糟糕的是,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并且失去了行动能力,商叶频繁地观察属性界面,就是在等待状态栏刷新出「濒死」这两个字。

  濒死之后自然是死亡,在《鸿蒙之光》这款游戏里,只有在冥界黄泉等待转生的空档,玩家们才能有幸在自己的状态栏里看到「死亡」。

  那么,这个世界有冥界吗……商叶心想。

  不知过了多久,「濒死」终于如期而至,弥留之际,商叶的肢觉被缓慢地抽离自身,整个人有种轻飘飘的失重感,那种感觉如坠深渊……

  吱呀一声。

  木制的旧牢门被人打开,一名满脸横肉的光头汉子走了进来,他捏着手里的皮鞭,挑起商叶的下颚,皱着眉头道:“贱民命硬,闭气了还能活过来,你可以回家了。”

  回家了,听到这句话后,商叶终于彻底失去了意识……

  一丝丝凉意。

  商叶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目光蓦地和床边的少女相接触,那姑娘扎着单马尾,身穿古装样式的素白布衣,白皙秀丽的面容上有着一对别样的眼睛,左眼眸子呈黑色,右眼却是琥珀色。

  少女拿着毛巾在商叶身上擦拭着,注意到他醒来后,身子微微一顿,接着抬手将被褥重新盖好,便背过身子在木盆中洗弄着。

  商叶默默观察下四周,这是一间陈设古旧的木屋,没有见到电器。

  嘴里有股淡淡的米粥味,想来是昏睡时,有人给他喂了食物,商叶张了张嘴想出声,干痛的嗓子却嘶哑地发不出声来,无奈地望向少女,期待她能说些什么,然而少女却端起木盆,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

  异瞳……商叶盯着少女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尝试动了动身体,四肢依旧乏力,想要恢复体力还需静养,状态栏上的饥饿和脱水已经消失,但任然处于虚弱状态,所幸的是,外伤只是些皮肉伤,并在昏睡时得到了处理。

  那异瞳少女很快又回到屋里,一言不发地在商叶身边照料着。

  前世作为一名醉心游戏,单身时间和岁数持平的骨灰级玩家,商叶几乎没有和异性在同一屋檐下单独相处的经历,所以当少女如妻子一般细心照顾着他的时候,老男孩的内心还是有些异样的。

  一天过去了,床上的商叶恢复了发声,但他向来谨慎,自然不会傻兮兮地去问别人,“你是谁?我是谁?这里是哪里?”等一系列暴露自身的话。

  他只是沉默着,修养身体的同时,等待少女主动透露讯息。

  结果少女也不说话,注意到商叶的目光后,或主动避开,或和他默默对视,少女的眼神有些复杂,有痛惜,有眷恋,但更多的却是悲伤。

  又是一次无意地目光接触,少女似乎有些情不自禁,突然啜泣着跑了出去。

  商叶有些担忧起来,他在想或许该主动一些了。

  离开地牢的第三天清晨,商叶从沉睡中醒来,稍微活动下身体,四肢已经不再酸软,这让他有些欣喜,看来这身体的体质不错,恢复得十分迅速,想来今天就能下床了,看向一旁,惊讶地发现那名少女却不在,这几天她都会彻夜看护在床畔,实在疲倦了,才趴在床沿上睡去,用心之深颇让商叶触动。

  商叶起身坐在床边,打算活动下试试,这时房门却突然开启,那少女走了进来。

  之前她一直是素白布衣搭配深色褶裙的装束,而今日却不相同,她身着大红色的华贵锦袍,高盘的发髻上插着金银闪烁的簪饰,面容略施粉黛,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了少女五官的精致柔美。

  晨光透过门户洒在她的身影上,少女那股邻家碧玉的恬静气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朦胧的凄美感。

  尽管在网络上见多了绝色,商叶此刻也不由地有些愣神,只是惊艳之下,又莫名地对眼前的少女,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少女走了过来,缓缓蹲在商叶身前和他平视着。

  商叶猜测是有什么事发生了,斟酌语句打算询问时,少女抬手抚摸着他的脸庞,压抑的情感随着泪水宣泄出来,她的声音悲切异常。

  “叶哥哥,绣绣要走了,你忘了我吧……以后一定要好好活着。”

  商叶心脏莫名地抽搐了一下,一股难言的意味在心中蔓延开来,刚要张口问个清楚,少女却转身就走,下意识要起身抓住她,却忘记自己已经许久没有走动,双腿一软,当即摔倒在地。

  少女见状便要回来扶他,门外却响起了一声咳嗽,她的动作也随之停顿,然后带着痛苦的神色,转身离开了屋子。

  商叶默默酝酿了几息,手撑着地面,缓慢站了起来,挪动了几步并不勉强,想来是刚刚骤然发力,没有把握住平衡。

  一边适应身体,一边走了出去,屋外是个土墙围起的农家小院。

  商叶见院中无人,便径直走向敞开的院门,刚踏过门槛,一名光头汉子拦住了他——正是地牢里见过的那人。

  汉子抱着把宽厚的长刀,森寒的刀身从刀鞘里露出了一小截,他冷漠地盯着商叶,威胁的意思十分明显。

  商叶停在原地没有选择硬来,从地牢的遭遇可以推断出,他的安危并没有保障。

  光头汉子见商叶没什么动作,发出声不屑地嗤笑后就走开了。

  外面是一副山野乡村的景象,门口的土路上,一队披坚执锐的甲士拱卫着几辆马车行进着。一辆马车路过院门时,车窗的红布帘被微风带起,一对饱含彷徨、伤痛的异瞳从中显露出来,少女哭花了眼妆,黑色的眼影糊成了一片,整个人顿时憔悴了许多。

  再次目光相对,少女扑到窗前,似乎有许多话想说,最终只是咬着红唇无奈远去。

  商叶却睁大了双眼!

  那一瞬间,少女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和另一个人重合了!

  《鸿蒙之光》的人气角色,名号“鬼舞姬”的异瞳魔女,其从属魔门天鬼道,游戏中期的几部资料片里,都有她活跃的身影。

  巧合吗……

  商叶有点迷惘,但是太像了,不仅是样貌,还有标志性的异瞳,少女完全就是年轻版的鬼舞姬,只是气质迥异,游戏里的鬼舞姬姿容极为妖艳,一对异瞳画着浓重的烟熏妆,商叶至今还记得她的一句经典台词。

  “天下恶人皆可杀!无不可诛之恶,无不可杀之人!”

  这个魔道角色行事极端,踪迹飘忽不定,经常穿州过郡,向牢狱里的犯人下手,不管罪大罪小,一律诛杀,抽魂炼法。其常年名列朝廷谪仙司的悬赏榜单,许多玩家团队打过这个野外首领的主意,无不铩羽而归。

  这时又一辆马车路过,光头汉子抱刀坐在车驾上,车窗帘被一个中年男人掀开。

  窗后的人脸色苍白,眼睛狭长,一丝不苟的发髻透露着久居上位的严整,他没有言语,只是瞳孔下移,居高临下瞥了眼商叶后,嘴角扯起一丝冷笑,接着窗帘便落下了。

  估计,这位眼睛长在鼻孔上的,就是囚禁自己的幕后之人了……商叶漠然以对。

  随着队伍远去,噤声围观的群众开始议论起来,商叶见他们是村民打扮,也就默默旁听着。

  “刚刚那姑娘是谁,模样真俊俏。”

  “村里老林家的闺女林绣绣,如今攀上了温家的高枝,啧,富贵了啊。”

  “那种高门大户如何看得上乡野出身的女子?”

  “老哥不懂了,据说温家老太爷这两年身体每况愈下,年中遇到高人,要他寻得一名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纯阴女子,请其居于庙宇,斋戒祈福九九八十一天后过门,即可益寿延年。”

  “这是冲喜啊,俺记得温家老太爷几年前刚过了八十……”

  “咳咳!”

  一人出声打断了对话,他眼神示意下脸色深沉的商叶,议论的几人立刻了然,互相尴尬地笑了笑,便转移了话题。

  商叶看在眼里,也心知这名叫林绣绣的少女和“自己”必定关系匪浅,无外乎青梅竹马之类,不出意料的话,还是权富豪强欺男霸女那一套,自己被绑架虐待,自然是用来逼那少女就范的手段。

  “温家领了往年数倍的采药人啊,也不知他们今年能收上多少药材。”

  “是咧,咱们洼村头一次这么热闹,不过温家的主事人倒也奇怪,今年都没等赤瘴退潮就走了。”

  洼村?赤瘴退潮?

  突然听到这两个名词,商叶一惊,旋即向前,抓住说话村汉的手臂就要询问。

  却在此时,村路拐角处的房屋后走出了两道人影,商叶余光一瞥后,身体顿时僵在了原地,那两人穿着黑色长袍,脑袋罩在衣帽里,脖颈上挂着铜色的金属环,他们步伐缓慢,从人群中穿过时,吸引了众人打量的目光。

  村汉有些诧异地看了商叶一眼,却只是挣脱了手臂,没有搭理。

  商叶则是一动不动,直到黑袍人走远后,才转身看向两人的背影,心中惊疑不定。

  那是……黄泉门徒?

  “这些外乡人装神弄鬼的,端是怪异。”

  “嘘,兄弟小声点,这些黑袍人该是什么江湖团伙,最近来了不少呢。”

  外面议论着,商叶已悄然回到院中,两个特殊名词和形似黄泉门徒的黑袍人占据了他的大脑,看了看木屋的茅顶,他有个猜测迫切需要证实。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