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神秘幻想 猫与侦探与旧日之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血缘近亲

猫与侦探与旧日之城 无头圣骑士 2441 2022.05.14 23:25

  虽然在奸商那里亏了一点,但反正只亏了一块小饼干,本着小亏不算亏的原则,乔伊很快就把这件事情扔到了一边。

  坐公共马车回去的路上,乔伊因为闲极无聊,不由得又想到了盖斯特的那个案子。

  “其实这个案子还有一个疑点……”

  如果乔伊记得没错的话,在最后卡夫卡执行召唤仪式时,按照他的说法仪式的第三样素材应该是“鲜活的血缘近亲者”。

  “鲜活的血缘近亲者”,从字面上来理解便是以拥有血缘关系并且血缘尽可能近的人作为祭品。

  然而在那场旧日遗孤诞生的仪式之中,沦为素材的不是莱安娜,反而是卡夫卡……这非常的奇怪。

  因为稍微排一排就会知道,卡夫卡不论与卡洛琳还是卡洛琳的孩子都没有血缘关系,在场的理论上只有莱安娜能称得上是“血缘近亲者”。

  “难道是仪式错了?所以才没有实现卡夫卡所想的效果,而是召唤出了旧日遗孤?”乔伊一边想着,一边踱步回到了家门前。

  乔伊打开了门,然后听到了二楼小客厅传来的欢笑声。

  在听到门打开的声音之后,洛洛率先从二楼跑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一身家居服的艾丽西亚。

  “乔伊,你回来了?”艾丽西亚一走下来就笑着说道,“我和洛洛要打牌,你要不要来?”

  “我还要整理案件文档。”乔伊说完之后转而问道,“话说你们在打什么牌?”

  “魔法牌!”艾丽西亚从身后掏出了一叠长方形的卡牌,然后自信满满地说道,“我组了一个新的卡组,刚刚和洛洛试了一下效果还不错,听说你也擅长此道,所以我决定和你来一场公平的决斗!”

  魔法牌是一种双人对战的集换式游戏卡牌,以对战内容丰富多样,卡牌形式复杂多变而著称。

  按理说越是复杂的游戏受众就越是小,但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复杂游戏,在整个火之都乃至许多城邦,都成为了颇为流行的游戏。

  乔伊也打过魔法牌,但说实话他完全没完全搞懂过游戏规则。

  “不了,我还要工作。”乔伊一听到对方要打的是魔法牌顿时就失去了兴趣,他转身摆了摆手说道,“你和洛洛玩吧。”

  “呵呵,你是怕了吗?”艾丽西亚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你是害怕被我和我的卡组杀得溃不成军,堕入无尽的深渊之中独自哭嚎吗?”

  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打牌艾丽西亚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处处透露着……中二。

  乔伊突然觉得,不能让她这样下去,必须好好矫正一下她的这个怪癖——他绝对不是被艾丽西亚那拙劣的激将法激到了。

  乔伊转过身沉声道:“呵,女人,你根本不知道你究竟招惹了什么样的对手……既然是你主动提起的,那就来决斗吧!”

  ……

  十分钟后,艾丽西亚额头渐渐冒出了汗。

  她思索良久后打出了自己的牌:“单走一张梅花七,召唤吸血鬼男爵……”

  “Joker!大你!”乔伊打出了一张鬼牌,然后拿起了自己的卡组,“我发动‘Joker’的特殊效果,同调召唤一张‘Cyclone’进入战场,接着以‘Joker’和‘Cyclone’为素材超量召唤‘假面骑士W’。

  “然后我发动‘假面骑士W’的效果,当这张卡片表侧表示出现在战场上时,从卡组特殊召唤一只同样具有相同花色——即绿色或黑色的卡片加入战场。

  “我选择召唤‘绿色法皇’加入战场,并连锁发动‘绿色法皇’的效果,将我的‘绿色法皇’作为祭品送去墓地,召唤一只‘白金之星’来到战场。

  “根据‘白金之星’的效果,这张卡表侧表示时不会成为任何卡片的效果对象也无法被破坏或除外……”

  当乔伊召唤到这里时,艾丽西亚有些绷不住了,他赶忙伸出手大喊道:“停!为什么你一个回合能召唤那么多东西啊?而且你的‘白金之星’为什么那么强啊!?这已经无敌了好吧!?”

  乔伊耸了耸肩:“卡牌效果就是这样,况且我还没进战斗阶段呢,也就是说接下来我还能继续……”

  “啊,好啦好啦,我认输!”艾丽西亚弃牌认输,然后躺在沙发上一脸难受,“可恶,我居然输了。”

  其实所谓的魔法牌,乔伊根本不会打,但是他却从来没有输过。

  因为他早就已经发现了,魔法牌这个游戏有一个规律——只要你喊得够大声,对卡牌的效果足够笃定,就必定能够打出来。

  至于卡牌上怎么写的,根本就不重要——因为卡牌上根本就什么都没写。

  这些卡牌上只有复杂的花纹和奇怪的画像,乔伊从来就没有看懂过上面画了什么。

  可能当地人看得懂,但乔伊反正是看不懂的。

  也就是说对于乔伊而言,魔法牌的卡牌效果,完全取决于他的想象力。

  “啊,真是一场精彩的决斗。”乔伊擦了擦头上并不存在的汗说道。

  “你明明就是在虐菜。”洛洛虚着眼睛吐槽了一句,然后转头看向艾丽西亚说,“你看,我都和你说过了吧,他玩这个游戏可厉害了,从来都没有输过。”

  “可恶,我今天算是领教了”艾丽西亚咬牙切齿道,“乔伊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还会回来的。”

  说完,艾丽西亚便逃出了乔伊家,回隔壁的自家诊所坐诊去了。

  望着艾丽西亚大败而逃的背影,乔伊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哈,你还差得远呢。”

  艾丽西亚走后,乔伊又回到了工作室——他也要继续自己的工作了。

  当他回到工作室时,窗外吹进的风正好吹进来将他的笔记本书页吹乱了,一张照片从笔记本的夹页之中被风吹了出来。

  “啊,这是房东太太的全家福。”乔伊捡起照片然后拍了拍脑袋,“糟糕,交任务的时候忘记还给她了。”

  看着这张照片上的一家三口,他脑海中突然又想起了刚才那个疑点——为什么最后沦为素材的是卡夫卡而不是莱安娜?

  正当乔伊思索的时候,他看着照片上的人,渐渐他的心中有了一丝想法。

  那一刹那,无数的线索在他的脑海中开始交汇。

  长子的日记……疑似常有人自杀的海岸……血缘近亲者……疯狂的父亲……背叛婚姻的母亲……

  突然,就像是所有的拼图都拼合到了一起,一副诡异又令人恐惧的图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乔伊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有没有可能卡夫卡确实和仪式之中的别的某样东西是“血缘近亲”呢?

  比如说……那个死胎?

  那一瞬间,乔伊萌生出了一种怪诞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穿过山中小口,本以为柳暗花明又一村,结果走出来却发现眼前的不是屋舍俨然的桃花源,而是怪石嶙峋的疯狂山脉一般,让人不由得感到荒诞与战栗。

  “这个案子不要再查了,就到此为止吧。”

  心中这样想着的他合上了笔记,然后将所有的档案都收了起来,并将其封存进了文件柜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乔伊走到了窗,望向了外面薄雾弥漫的街景。

  乔伊喃喃自语道:“果然这个世界,越是看起来正常的人……就越是疯狂。”

  (本卷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