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调兵遣将

靖寇 老子的人 2168 2019.05.30 17:27

  张功坐在独轮车上听完二叔那知县的提议,眉头一皱的问道:“叔!你就这样把我卖了?”

  二叔停下独轮车拍了下张功的头道:“臭小子!二叔那是卖吗?你说你,我让你去隔壁小王村王秀才私塾读书认字,你到好!把人家闺女的脸用墨汁画了个大乌龟,还偷看她洗澡,气的人家王秀才把你手都打肿了,我给人家赔礼,人家还放狗咬我。被王秀才赶出来后,一天不做正事,整天和里长家的两兄弟捉鸡逗狗的……”

  张功听着二叔说着他的黑历史,想不到原装张功还挺皮的啊!

  二叔继续推着车,骂骂咧咧的说着,张功坐在车上听着二叔的训道,微风拂过,让人沉沦……

  “说这我就来气,等我回去了,老子不狠狠抽你顿解解气,”

  “啊!为啥又抽我。”

  “因为你被王秀才赶出私塾这事,我还没抽你呢!”

  ……

  东京

  大周帝国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东京开封府地处黄淮之间,控引汴河、惠民河、广济河和金水河,具有便于漕运的优越条件,被周朝定为首都,遂成为全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东京城分皇城、内城、外城、附墎。丰庆宫勤政殿是世宗皇帝亲自取名,世宗皇帝是起于微末,知百姓穷苦,意欲:天子勤政,粮田丰收,与国同庆。

  这时一位急匆匆的老者向着勤政殿走去,手里拿着一封从延安府传来的军报。

  “烦请将军通报陛下!臣有急事,欲见陛下!”老者喘着粗气跟着一位身披华丽盔甲的守门大汉说着。

  大汉看老者气喘吁吁,轻声道这:“费大人莫急,喘口气。陛下正在殿内批阅奏章,在下这就向陛下通报。”说完就转头对旁边同伴示意,自己就推开殿门,走进殿内。

  “陛下,殿外兵部尚书费大人求见!”盔甲大汉低着头轻轻的说道,生怕自己打扰到端坐在阶梯高台上,穿着一身暗金色的常服正在看奏章的中年人。这人便是大周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延平皇帝。

  “哦?谁求见。咳咳……”那中年人刚说一句顿时咳了起来。

  “陛下。是兵部尚书费乾,费大人。”大汉的头低的更低,依旧是轻声的回答。

  “这时过来?早朝不是刚过吗?费尚书可说过有何事?”中年人问着盔甲大汉。

  “回禀陛下,属下不知,只是费大人气喘吁吁的跑来说有要事禀报,所以求见陛下。”

  延平皇帝见问不出什么便道:“叫他进来吧!”

  “诺,在下告退。”说完大汉往后退了三步才转身离开。

  盔甲大汉退出大殿,关上门。走出勤政殿,见费乾还在焦急的跺着脚,对着费乾拱了拱手道:“费大人,陛下叫你进去。”

  “哦!好,劳烦将军了!”费乾向盔甲大汉回了一礼说道。

  “不敢,职责所在,费大人还是快请进吧!国事要紧,别让陛下久等。”

  “好!”

  勤政殿分三间大殿,一殿是供皇帝有时晚上安寝的,一殿是供皇帝平时乏累时休息的,一殿则是供皇帝裁决国事的书房。

  费乾一路小跑进书房看着正在翻阅着奏章的皇帝急声道:“陛下!永兴军被围夏州,河东军过黄河救援,却遭残败,河东军全军覆没!永兴军退守延安府!”

  “什么?费卿你莫框我,永兴军与河东军下辖八厢每厢一万多人,两路军加一起十万余人,怎么可能败呢?”延平皇帝听见费乾的话也是大惊,顿时站了起来。

  “陛下这是刚刚送来的军报,臣也是刚看,就急匆匆的来了。”费乾道:

  延平皇帝招身旁侍卫说道:“召枢密使伏密,三司使叶甘,中书门下平章事王资,参知政事何岸来见朕!”说完就拿起军报看这……

  延平皇帝看着众大臣沉声的说道:“你们对此事有什么办法?”

  “陛下,这军报按理说应该先送枢密院,在由枢密院上报中书,在呈给陛下,费尚书虽然是兵部主官却逾越上报,这有所不妥吧!”一位穿着紫朱官服留着长须的人高声的说道:

  “伏枢密使,现在是羌人攻到黄河边上了,不是你枢密院那点逾越上报之事,费尚书选择直接上报陛下是因为军国大事,不可不急!”一位站在枢密使伏密对面老者狠声的说道。任何上司都不喜欢逾越的下级,更何况是直接逾越跟皇帝上报,万一下属都直接跟皇帝上报政事,那自己还干什么?

  “伏大人、叶大人你们二人别争了。现在是羌人联合契丹人一起进攻永兴路、河东路。陛下,老臣一议,或许可行?不知愿听否?”参知政事何岸说道:

  “哦!何卿快快道来。”延平皇帝看了一眼伏密,随即对何岸说道:

  “陛下应速派南军北上河东,防止羌人过黄河,夺了朔方城,永兴军虽然退守延安府,但其兵力尚在,又有凤翔军在西州,羌人人少不敢集兵力一起攻,但是河东路已无禁军,只有各地州县府的守卒,翼州军需要驻守大同一线以防契丹人南下,京西禁军毫无战力,羌人既然同契丹人联军,契丹人也应该有所动作,应发旨给辽东军,翼州军,河北军提醒各军节度使警惕契丹人。而河东自古以来就是表里山河,山高路急,易守难攻,若羌人得之又是一个后汉。

  应令河东转运使,今年的秋粮就不要进京,存于汾州,待南军入河东路充作军粮,若朔方城破,太原城势必不可守,所以不可存于太原府。应存于汾州,汾州有汾水,若朔方城破则沿汾水运往晋州。但就怕羌人不等秋粮收完就过黄河了,所以朔方城绝不可失,失则羌人、契丹人从河东入中原,就算不入中原,但是太原府、真定府、大同府就危已。大同一失!燕云危已,辽东危已……”

  延平皇帝听何岸的话眉头一皱,一是为羌人之事担忧,一是为契丹人同羌人联军进攻朔方城担忧,然后问道:“那朔方城如何守之?”

  “回陛下,应派河东各地守卒据守朔方,派河北东军、河北西军加强大同一线兵力,出关牵制契丹人,征河东壮年,已退军者从军,死守朔方,南军勿带军粮,直接从各地官仓征调,立即发兵北上!”

  “善!就依参政所言,各司由参知政事统筹协调,但有违者有司查办,剥官去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