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生杀予夺

靖寇 老子的人 2033 2019.07.12 00:10

  一行人浩浩荡荡朝着厢军营地前行,一路上溅起大片灰尘。

  范珲悄悄的向邬算盘靠去细声的说道:“师叔,这次的坏人您来做,好人我来行不行?”

  邬算盘哈哈一笑道:“行,谁让你是老汉我的师侄呢!就当照顾一下师门晚辈。”

  范珲一双幽怨的眸子看着邬算盘,心中越来越对自己师爷当初收这个弟子感到不满。

  “师叔,我的年纪比您大十多岁呢?官位也比您高,您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别那么大喊大叫的行吗?”

  “咋了,不认这个师叔了?你要欺师灭祖啊!等回了东京城我就跟师兄告状!”

  范珲听见邬算盘要跟自己师父告状顿时慌了神,哀声的求饶。

  “师叔,我求您了!您别拿我师父的牌位敲我家门了,怪渗人的。

  师傅他老人家也不愿意见我们师侄俩个闹变扭是吧?”

  邬算盘眯起三角眼大笑着,每次这个师侄不听话时自己搬出师兄,他就没辙了。

  范珲低头叹着气,自己的师叔就是个青皮混混。自己还记的师傅走后,自己与师叔有次意见不合,师叔仗着辈分大,自己仗着年纪大,在上朝之时互喷。

  没想到这位师叔在半夜三更时候抱着师傅的牌位敲自己家的门,又是哭又是闹的,说自己欺师灭祖、大逆不道,大半夜的自己跪在牌位前,让他教训了一个多时辰!

  而且自己不听还不行,如果自己不听,明日上朝之时不同意他的意见,这个没良心的师叔还表示自己明晚会拎着师爷的牌位来,跟我深入浅出的探讨一下师门之谊、叔侄之情。

  说话间众人已来到厢军营寨,营寨的守卫早已换成了南军将士,看众人打着河东节度使和南军旗帜,早早的便打开了营寨大门。

  身披盔甲的吴天领着几人走了出来,对着范珲和邬算盘两人行了一礼。

  “节度使大人、副都指挥使大人,末将吴天参见两位大人。

  末将已经清点好厢军营寨里的兵卒人数,河东神武厢军共一万六千余人,各地辅兵县营两万三千七百人余。”

  邬算盘骑在马背上点头说道:“还行,起来吧!你小子比你大哥懂事。”

  “多谢副都指挥使大人”

  范珲则下马对着吴天说道:“一柱香之内将军寨里所有的将士传来,本官有要事要说。”

  吴天对着范珲行了一礼,转头便与身后的士卒交代。

  吴天办事还蛮利落的,一柱香还未燃完,大营内的操练场内便站着一群人密密麻麻,乱哄哄的。

  范珲一行人站在高台上,个个严阵以待、屏气凝神着,似乎是受到了高台上的人影响,场地上的南军士卒们提起长枪腰刀大声推搡辱骂着,让众人安静下来。

  有了南军士卒的加入,几万厢军辅兵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范珲向前走了一步,令人张开朝廷赐下的两张旌节门旗、龙虎大旗、麾枪二、旌旗上挂着豹尾。

  “豹尾”本是我国古代方术中虚拟的岁神名,被阴阳五行家说成是“旌旗之象”,《协纪辨方书·豹尾》引《乾坤宝典》:“豹尾者,亦旌旗之象,常居黄旙对冲。其所在之方,不可嫁娶、纳奴婢、进六畜及兴造,犯之者破财物,损小口。”

  看着犹如乌合之众的军卒们,范珲大声喊道:“吾乃河东节度使!全权决断河东军政事务,众将士可有疑虑?”

  前面的军卒看见范珲的节度使旌节不疑有虑,纷纷俯首下跪,前面的军卒一跪,后面的军卒也跪了下来,高喊道:参见节度使大人!

  “河东神武厢军都指挥使施永洪、副使何堃,都统制夏明岗、叶汉心余下三十六人,贪赃枉法、勾结外族、谋害忠良、密谋造反。现已斩首!

  河东转运使叶启政、漕司副使王同善余下十八人,贪赃枉法、谋害忠良。现已斩首!

  提举河东路常平公事曾庆业、监察御史梁益中余下二十三人,贪赃枉法、谋杀忠良。现已斩首!

  河东太原府知府程儒贵、汾州知州王永州、平遥县令……”

  范珲站在台上口定神闲的说了一大串名字,好像是在说某种物品一样,不过每个人的名字后面都是一样的——现已斩首。

  现已斩首,跪在地下的厢军辅兵军卒们听的背后一寒、汗如雨下,头低的更低了。

  河东官场内各军政、民政、财政、司法的主官都被砍了头,也不容的他们不信,因为被西河知县也就是现在的代汾州知州,去喝酒的厢军将领们现在一个都没有回来。

  不光是跪在地上的厢军辅兵们听的大惊失色、面色苍白,站在高台边上的庄坪、黄松一行人也听的心惊胆颤,一百多位高官重吏、各军将领都被斩首了!

  特别是黄松,他看着范珲不经感叹道:自己能活真是节度使大人开恩,就算现在被罢官也不会有一丝怨言。

  “主犯已诛,不问其余。望众将士以言为讳!

  河东神武厢军都统制庄坪暂代神武厢军都指挥使一职,余下军吏自任,即刻赴任,不得有误!

  河东厢军都监军黄松暂代都监一职,以观后效!

  各地辅兵县营将士将由南军接管,若有不从者,必杀无赦!”

  范珲突然的一句任命惊的庄坪和黄松大吃一惊,庄坪朝着范珲半跪谢礼;黄松则像是痴呆一般呆在原地。

  周朝的一地节度使权力就是那么大,生杀予夺。

  不过周朝的节度使却不是那么好当的,范珲身为皇帝的姨夫、一国公主的附马,帝王心腹、皇亲国戚,自身也是文治武功非比寻常,中过一甲状元的人。才在古稀至事之年因河东局势动荡不安的情况下被任为河东节度使。

  节度使虽然让地方上官吏、军队成为自己的属官,但还要受到他们的监察,防止节度使做下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不过范珲就没有这样的顾虑,因为可以上报朝廷的官吏军将都被他自己砍了。

  哦!

  范珲表示还有几个人,就是自己的师叔和那群南禁军丘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