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贪赃枉法的张功

靖寇 老子的人 2061 2019.07.03 00:12

  天刚刚微亮,张功就提着长枪站在城门外目视着过往的行人,看着他们丢下三枚铜钱。

  小爷不就顺了你一块茶叶嘛!那老头小气的,天还没亮就让老吴领着自己来城门外当守卫。

  小爷刚刚梦到和我家小离亲嘴呢!就被老头一把从帐篷里提了出来,指着多了一口子的茶饼问自己。

  这当然不能承认了,看那老头的样子媳妇儿死了都没那么悲痛欲绝过,还指着茶饼的口子喊道:一百两!

  还有那个老吴竟然提着茶壶向老头告状,看来前天助人为乐给他以为自己好欺负,不行!必须要他付出代价,让他知道小爷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人。

  “哎!哎!您干嘛呢?丢两铜钱怎么还许拿回三个呢!来人,把他揍一顿,再给他一把扫帚,让他扫大街!”

  张功耀武扬威的指挥着守城的士卒喊道。

  守城的兵卒也不知道张功是从哪来的,就昨天看见跟一位威武雄壮的将军搂搂抱抱的,完了还跟着邬副指挥使后面屁颠屁颠的。

  都把张功当成了熬资历来的勋贵子弟,要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张功看着被押来面前蓬头垢面的人说道:“小子,偷摸拐骗能长胆子啊!都偷缴入城税的钱厢里来了,胆不小啊!”

  “杀了我吧!”

  张功纳闷了,这小子怎么就那么想不开呢,活着不好吗?

  “你们看着点,我跟着小子说会儿话!”

  “小郎君,您忙您的!没事,不过小心点这个人,别让他伤着您了。”守城门的士卒恭敬的回应道。

  张功嫌弃的用长枪抵着邋遢的不成样子的人走到了一处树荫下,拍了拍石头就坐下了。

  “小子,劳驾把您的头发绑起来一下,让我瞅瞅你。”

  那人拨开了脏兮兮的头发看向张功。

  张功瞅了瞅,挺年轻的一小伙子,大概十七八岁怎么就想不开了呢?

  “你说你挺年轻的一人,为什么偷钱呢?看你好手好脚的,缴了入城税进城找一份活计不难啊!怎么还要死要活的?”

  “我没想活,就想死。杀了我吧!”

  这小子怎么油盐不进呢?张功只好使出嘴遁了。

  “既然你想死干嘛来城里呢?去汾水边等着,看那天风浪大,一头插进去不就行了。还不麻烦别人,别人就是想救也救不了。”

  “多谢告知!”

  那人对张功行了一礼,便转身离开。

  看着他即将离开,张功起身喊道:“哎!哎!先别走啊!”

  “还有何事?”

  “我看你这样子也走不到汾水边了,再说了!要是好几天汾水风浪都不大,你不就饿死了吗?那多可惜啊!”

  “有何指教?”

  张功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个大饼递给邋遢青年。

  “吃饱了在上路也不迟啊!你等着,我去拿我的茶水。”

  “多谢。”

  邋遢青年随便找了一个地坐下,抱着张功给的大饼开始啃了起来。

  自己昨晚茶还没泡完呢!留了一点早上才泡,便宜这小子了。

  张功提着水壶走到邋遢青年的身边,青年啃着大饼啃的口干舌燥,见张功提着水壶伸手便抢了过来,仰头大喝。

  “小子,这茶好喝吗?”张功问道。

  “入口甘甜如蜜糖!”

  “那可不是,一壶要一百两银子呢!”

  张功的话吓的邋遢青年呛了一口茶,小心翼翼的放下了手中的水壶。

  “怎么了,这水嗝嗓子啊!再多喝两口。”

  邋遢青年擦了擦嘴边的茶水说道:“将死之人配不上。”

  张功市侩的说道:“我只给你递饼,不要钱。但水是你抢我的,要一百两。”

  “我没有钱。”

  “那就拿命来抵,你的命值多少钱?”

  “在下的命不值分毫。”

  张功看着邋遢青年说道:“别啊!您可别妄自菲薄,现在牙行里插标卖草的小丫头都要十两银子。

  您一个全手全脚的爷们难道就不抵一个丫头吗?”

  “那就十两银子。”

  张功将茶水递了过去,对着邋遢青年说道:“茶水一百两,您欠我十条命,还有你现在是我的人了,行不?”

  “买卖公平,无话可说。”

  “行了,不想死就好,吃完滚蛋吧!”

  邋遢青年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功,把张功看的心里发毛,拖着长枪就跑了。

  看着跑远的张功,邋遢青年愣了愣,然后慢慢吞吞的离开城门外。

  西河县外的官道上王秀才看着一脸开心的王舒儿,不停的摆着头。

  女儿大了,有了喜欢的人就忘记爹了,自己的贴心小棉袄要给别人穿了,而且还是那个小混蛋。

  一想到张功,王秀才就想抽他,自己女儿怎么瞎了眼看上他了呢?

  王舒儿迈着欢快的步子向前走着,转头头看见愁眉苦脸的父亲,不悦的说道:“爹,快点走。你再慢吞吞的天都快黑了,女儿给您背包裹。”

  王秀才身上背着的包裹被少女抢走了,像一阵风一样向前跑去。

  “舒儿,你慢点。为…为父走不动了,让为父歇息一会儿。”王秀才喘着粗气向自己的女儿说道。

  “爹,快点起来啊!还有半个时辰就到县城了,到时候你想怎么歇,女儿都依你。”王舒儿拉起自己的父亲说道。

  “舒儿,为父知道你是去找那个混蛋的,可是有必要那么急吗?我们这次去西河城里要待好几天,足已让你找那个小混蛋了。”

  王舒儿被自己的父亲说穿了心事,红着小脸狡辩道:“我是担心爹爹,这天那么热,要是中了暑怎么办?

  女儿才不会去找那个登徒浪子呢!爹爹您别乱说。”

  王秀才声音看见越说越小的王舒儿又叹了口气,如果那个小混蛋敢辜负自己的女儿,自己拼了老命也要将他斩杀在面前。

  “舒儿,爹爹这次去西河县是去应县丞大人的约的,你可不要失了礼数!”

  “好了…好了,爹爹!您歇好了没有,快起来赶路了。”

  王秀才听见自己女儿的催促声,无奈的站起来向前走去……

  西河县城门外,张功一个人坐在树荫下数着从钱箱子里倒出的铜钱。数着数着,就有几枚铜钱不慎掉入张功的怀里。

  “嗯!这里咋还有一粒碎银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