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番外1 兄弟(上)

靖寇 老子的人 2479 2019.05.31 13:38

  “哥,我肚子饿了。你饿不饿?”

  “你不是刚刚晌午才吃个栗饼吗?这么快就饿了?你个傻大个,等我把这陇地的豆子收了,给你煮豆子吃。”

  “呵呵,那行!不过醋布要多煮会儿,不然吃嘴里没味!”

  “行行行,吃了好美死你!天好像快下雨了,你快把豆子挑家里去,等一会在下雨了,豆子见水了,发芽了。”

  “那正好,咱吃豆菜呗!”

  “别一天天就知道吃,要是豆子发芽了,我把你皮给抽开花了。”

  天空雷声大作,雨如撒豆般噼里啪啦的下着,一位高大少年蹲在门槛上,嚼着豆子,另一位少年则坐在门内,面前放着工具搓着一根稻草,看了一眼高大少年,说道:“二儿,你这脚怎么越来越大啊!这月都穿烂七双鞋了。”

  “嘿嘿!哥,你说二叔啥时回来啊!这次会不会给我们带串糖葫芦?”高大少年望着屋外说着:

  这编着草鞋的少年听见这话翻了几记白眼说道:“二叔是去县城里做徭役,不是去县里卖山货皮子,还糖葫芦?不过下次我多编几双鞋,背县城里去卖,卖了给你买一串。”

  高大少年听着高兴的跳了起来,围着编着草鞋的少年叫道:“真的?哥,你可别骗我啊!”

  “真的,我骗你干嘛!”

  ……

  “哥?二叔怎么还不回来啊?这都四个月了,天这么凉,二叔走的时候还穿着短衣呢!现在都快下雪了。”高大少年穿着臃肿的麻衣,里面塞满了棉花,坐在火塘边对着缝补衣物的少年说着:

  “听说在打仗,二叔被调去朔方守城去了,放心!朝廷会准备军衣的。”

  高大少年听见缝补着衣物的少年的话,想了想便道:“哥,你知道爹娘长啥样的吗?为啥二叔从来都不肯给我说呢?哥,你给我说说呗!”

  缝补衣物的少年听见高大少年的要求,正补着衣物的手颤了下,针一不小心刺到了手指,一滴鲜血顿时冒了出来,少年笑着脸道:“爹娘啊!咱爹,嗯…高高大大的跟你一样,脸长的跟我一样,小时候总喜欢进城回来的时候给我们带串糖葫芦,让我俩你一颗,我一颗的分着吃;咱娘,嗯……长的好看极了,眼睛大大的,喜欢笑,每次咱爹干活回来时,就煮一锅盐水煮豆子,好吃极了,每次你吃完了都要从我碗里抢……”

  高大少年听着哥哥说着父母的事,眯着眼,可他不知道自己的大哥也只大他一岁,在不记事的时候就被二叔收养了。或许他知道······

  屋里的兄弟俩交谈着,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飘起了细雪,北风吹雁雪纷纷。

  “二儿!二儿啊!你怎么头这么烫,是不是受了风寒了?糟了,二叔还没回来,怎么办?怎么办?”少年围着床边的高大少年不停的转着,在冬天严寒的时候头上竟然冒出了细汗。

  “二儿,你别怕,大哥这就带你去看大夫,你别怕!”说着少年走出屋外。

  北风依旧呼啸着,官道上,一名半大的少年拖着板车,板车上躺着的也是一名少年,不过少年身上盖着、垫着、套着的衣物,被套厚厚一层。

  那拖车少年脚上穿着的布鞋上有一只脚漏了出来两个调皮的脚趾,还有一只脚的直接是光着的,肩膀上磨出了丝丝红色,依旧没有拖慢他向前的速度。天上飘起了雪花,北风依旧嘶喊着……

  城外,几位在贴着募兵告事的军卒交谈着,街上的铺子大多关闭了,行人也寥寥无几。

  “王叔?你说这么冷的天,有人从军吗?虽说签字就给一贯钱,这么冷的天,知县募兵干嘛呢?”一位脸冻的红红的年轻士兵跟一老卒抱怨着。

  “就你话多,要不是天冷,要运太原府军粮过太行山,给大同府,知县会舍得一人一贯的募兵钱!还有别到处乱说,你嘴就没个把门的。”老卒对着年轻士兵训斥着。

  一位少年拖着车,看了一眼他们,就从他们面前走过了,他们没要问少年的入城钱,少年也没有给。这么冷的天,如果没难处,谁愿意出门啊!而且车上还躺着一个昏迷的少年……

  少年走了几家药铺都关着门,叫也没人答应,只好继续拖着车向前走去。

  ”大夫…大夫!有没有人?求求你救救我弟吧!”少年朝着一家药铺叫喊着。

  一位穿着厚实衣物的小厮走了出了,看了看狼狈不堪的少年,问道:“你有没有钱?没钱别来看病。”

  少年从怀中掏出十几个铜钱急切的说道:“有…有,我有。”

  小厮看这少年手里的铜钱,表情顿时像被侮辱般,推着少年走向屋外,嘴里还骂骂咧咧着,什么没钱就别来看病,还拿几个破铜钱来,打搅了他的美梦……

  “我求求你了,就让大夫出来看看我弟弟吧!”少年跪在地上求着小厮。

  小厮嘲讽着少年:”像你这种人我见多了,得了病看不起,就在城门外乱坟岗上,挖个坑埋了算了,留着这几个铜钱,你还可以给他买张草席呢!哈哈。”

  突然一声老人的声音从内传出:“何人在外喧哗?”

  小厮随意的朝内回了句:“孟大夫,是捣乱的。”

  那少年听小厮道屋里是一位大夫,便大声的嘶喊着:“孟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弟……”

  不一会儿,从屋里走出来一位留着长须的老者,老者狠狠对着小厮说道:“医者仁心,你却将人置之门外,你舅舅是这间药铺的东家,平时治病送药颇有好名,怎会有你这样的侄子…”

  那小厮却直着脖子对老者叫道:“你平时遇泥腿子看病不要钱,连药都白送,药铺得到的钱两越来越少。现在我舅舅不在,这家药铺我做主,你看病可以不收诊金,但送药妄想!”

  老大夫听见小厮的说心中一阵怒火,但还是没有出声。随即转过头对着跪在地下的少年轻声的说道:“少年郎?快把你兄弟带进来吧!”

  少年闻言大喜,急忙从车上把人背起进入药铺。

  “你弟弟受了风寒,不过有点严重,需要用点好药,你家中可还有亲人,叫他送点钱银,我给你开张方子,你赶快去抓药,这诊金我就不收了。”老者对着少年说道。

  “孟大夫,我家中只有我弟和一位二叔,可我二叔现如今在朔方守城,何有亲人?我若有钱银,何故被人赶出!”少年苦涩的回道。

  少年突然急匆匆的说道:“孟大夫稍等,我这就去拿钱来,还请为我弟治病。”

  “少年郎,我劝你莫跑,你若跑了,你弟照样也不会有药的!”

  “孟大夫,稍等。我这就去拿钱。”说完少年便跑了出去。

  ……

  “敢问军爷,这从军是否可立刻拿到钱银?”

  老卒看了一眼少年,拿着两贯铜钱道:“自是。在这写下自己的名字便跟我走吧!”

  “稍等。”少年一手抢过铜钱便跑了。

  “看什?还不快追!”老卒看这拿着名册的士卒说道。

  ……

  看着少年被军卒押着走出了药铺,老者握着手中的铜钱默默不语。

  这天的雪下的特别大,好似要将这大地盖上几层,才肯罢休。

  ……

  太行山上路崎岖,众人背囊哀叹语。

  不知谁家郎,登山远遥望。

  不知愚弟生与死,路遥家书寄不远,且乃君王未休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