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便宜卖

靖寇 老子的人 2134 2019.06.06 00:07

  “王大少爷慢走啊!不送了啊!常来玩啊!看着门槛别摔着了,哎呦喂!”

  张功半倚着房门朝着王根挥手说道,吓的王根没看清楚院子门,摔了个满天都是小星星。

  看王根摔倒了,张功准备走过去扶一下他,哪知王根看见张功向自己走来,手脚并用的爬走了。

  好人呐!推开自己的门丢下一块肉,说了声我知道错了,兄弟。就走了,不就是给王柱出了个馊主意吗?我张功这点容人的肚量都没有吗?

  张功原本还想留王根下来吃顿饭,不过看了看王根送来的猪肉和王根的肉,张功打消了自己这个对自己肚皮不利的想法。

  王根走后,张功忍着腰疼捡起肉开始做饭。

  天杀的,那姑娘下脚真狠,要是自己以后落下病根了怎么办。你养我啊?

  二叔坐在锅灶下烧着火,蒸着馒头,张功麻利的处理着肉。

  看着肉张功无语,谁宰杀的猪,毛都没弄干净!

  一块五花肉,锅烧红开始去毛,直接猪皮烙在铁锅上,放水开始洗干净。

  切片后焯水,放肉炒出油,撒葱姜蒜,爆炒。张功还想放点辣椒,不过现在还没有辣椒。

  呃…世界是多么美好,夕阳是那么美丽,张功坐在门槛上感叹着,除了二叔那张对着张功怪笑的脸。

  “叔,你有啥事就说啊!一直对着我笑怪渗的。”张功嫌弃的对二叔说道。

  “张功啊!你真的不怪二叔把你抽失魂了,让你不记的以前的事了?”

  “怪啊!难道我还能抽回来吗?”张功回应道。

  “你敢?老子不把你屁股抽开花!”二叔睁眉怒眼的对张功说道。

  院子外,二大爷拄着拐杖准备看看他的宝贝侄孙子,刚走到听二叔和二叔在说什么,就猫着头听起了墙根。

  “叔,你真的要把我送县里从军?不怕我死了,咱老张家绝根了。”张功好奇的问道。

  咱也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老有经验了,说不定在死一次就能穿越到啥王公贵族,富贵人家身上,到时候自己还天天嚼豆子吗?最起码咱也要嚼金豆子,那才对的自己起穿越者的身份是吧!

  “这个……”

  还没等二叔说完,二大爷猫墙根上听着二叔要张功从军,踹开门举起柳木拐杖就往二叔身上打。

  那速度,张功都看痴了,二大爷您这是70多岁的人?您简直比人家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还生猛呢!

  二大爷对着二叔一顿猛抽,嘴里还骂道:“你个傻大汉!你还想要我白发人送黑发人?嫌张家死的人还不够多是吗?今天我不抽死你,你以为现在还是朝廷压着外族人打的日子!”

  二叔跪在二大爷身前头磕着地,哭着的回道:“可是我就是忘不了!我就是忘不了我哥死在我怀里的样子!我忘不了我想堵住我哥伤口,可是怎么也堵不住!我想我哥了,他本来不用从军的,都是因为我!我想给我哥报仇!还有嫂子,死前抓着我的手,问我哥为什么没跟我回来!我哥为什么没回来?”

  二叔跪在地上,低着头眼睛中的泪水像下雨时落在屋檐上的水一样,不停的滴着。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我这么没用?从小都是我哥一直护着我,干活时他干的最多,吃饭时吃的最少,我能长这么大身子,都是我哥一口一口省出来给我的。我想要什么,他都变着法子的给我弄来,十六年了,我每天都想我哥!我要给他报仇。”

  二叔跪在地上嘶吼着,眼泪像不要钱的往下掉,夕阳照耀下的身影显萧瑟,话中带着一股悲哀与孤独。

  二大爷没有再继续抽打二叔了,努力平复着心情,用着稍微有点哽咽的声音问道:“那你为何有要带着功儿从军?他虽然是你兄嫂所生,但可是于你之手养大,你舍得要他从军?”

  二叔听二大爷问道,沉默了一会说道:“知县对我承诺张功做他的亲卫,不用上战场!”

  二大爷听二叔这样解释,又提起拐杖向二叔背上打去。

  “知县?知县的承诺抵个屁用,那年打仗不死几个知府、知州,他一个小小的知县有用?”

  二叔也不作声了,他知道二大爷说的对,那年打仗不死几个知州、知府。西河知县的话他也听进去了一点,这年头没有官身有好日子过吗?

  自己大哥的儿子就只能一辈子在这乡下当一个泥腿子吗?娶个乡下女子,受人嘲笑,谩骂,不耻。他也曾送过张功去读书识字,可是后来呢?这乡下地方,有什么大儒才子,能教授什么大道理?

  自己虽然给张功存下了不少钱财,可以做个土财主,但自己甘心吗?

  看这默不作声的二叔,二大爷叹了口气说道:“随你了,但张功必须留,我不想死后不敢去见你父亲和你哥。”

  “那嫂嫂呢?她死前都要张功做一个像我哥一样的人。”二叔回道。

  啪的一声,二大爷的拐杖又打在二叔身上,二叔咬着牙,看着二大爷。

  “像你哥一样送死吗?你见过你嫂子几面?就说这话?”二大爷狠狠的对二叔说道。

  张功站在门槛边,看着二叔和二大爷皱起了眉头,自己该怎么办?

  对于父母,张功也想啊!自己出事之后来了这么久,爸妈和爷爷会不会每天以泪洗面,会不会一辈子伤心难过。

  前世自己肯定是回不去了,这世有一个像父亲一样关爱自己的二叔,像爷爷一样关心自己的二大爷。自己还有什么可图的呢?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不在乎在死一次了,来这世界这么久一直都是破罐子破摔,随波逐流,今天自己要选择一次,认真的选择一次。

  “那知县知道我以前是马军都将,看张功长的俊俏,还说要把女儿嫁给张功呢!”二叔对二大爷回应着说道。

  “哦!你说啥?那你还愣啥?西河知县我知道,参知政事是他老丈人,那你还不赶快把张功给人家送过去,晚了就没这店了。”二大爷焦急万分的说道。

  原本张功还打算开启人生新时代呢,从军之后努力向上,不要二叔和二大爷失望。

  可这老头怎么比二叔卖自己还干脆,二叔还要等十天半个月呢!这老头倒好,叫二叔赶快把自己送过去,还晚了就没这店了!这一家什么人啊!卖侄子上瘾有遗传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