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发愤图强的张功

靖寇 老子的人 2081 2019.06.26 00:15

  知州衙署?不过现在应该叫河东衙署了。

  邬算盘领着张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走到一间屋子外,邬算盘大脚一踹!

  嘭的一声,大门应声而开。

  坐在屋内的范珲全神贯注查看名册,突然的一下把他吓的惊慌失措,心中顿时生出一阵怒火。

  “那个王八蛋踹的?给本官出来,我看是活腻歪了!我范珲的大门也敢踹!”范珲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喊着。

  张功站在屋外吓的都快尿了,我知道您老爷子厉害,您明目张胆的跟我说要踹河东节度使的大门,咱回吧!这人咱惹不起,放前世比高官还要厉害的人,军政大权一把抓。

  刚刚邬算盘对张功吹嘘,说自己敢踹河东节度使的房门,张功一开始还不信,以为这老头跟自己开玩笑呢!

  谁知刚刚在在屋门口问守卫的军卒,河东节度使在不在?

  军卒们答在的时候,张功拦都没拦住,眼睁睁的看着邬算盘一脚踢飞大门。

  “怎地?你小范子要欺师灭祖啊!敢叫我王八蛋?”邬算盘大大咧咧的走了进去,随意的说道。

  范珲一看见邬算盘就像老鼠遇见猫一样,焉了!点头哈腰的走了过了。

  “小师叔您怎么来了,我正要找你去呢?给您的军粮辎重我都会亲自查看的,怎么敢劳烦您跑一趟呢!”

  范珲也是无语,自己的师公老都老了做什么不好,非要整出来了一个弟子。难为自己去叫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人做师叔。

  “不是这事!姜都指挥使走的时候你怎么没来壮行呢?我望的脖子都酸了,也没把你望来。”

  范珲笑了笑,走到桌上茶具边倒了一杯茶,递给了邬算盘。

  “师叔,您自己愿意跟随他,我没意见。但是让我给他送行壮威,就怕他无福消受!”

  张功站在邬算盘后面听着两人的谈话,这俩老头认识,而且还很熟。

  “算了,那账本看了没?我算了几天好不容易才算出来的。”

  “看了!我说师叔,你是一甲进士又是皇亲国戚的干嘛要跟一帮武夫混在一起?

  要不是小柴火不同意,这河东节度使的位子,我屁股都不敢沓上去。有你在河东,万无一失!”

  邬算盘摆了摆手,惆怅的说道:“军中的事你又不懂!当年师傅教我“无衣”的时候,我不懂!老师就叫我自己去找,书里没有就去书外去找。

  找了几十年了,发现就是披了套与他人不一样的衣物,这衣物披了就不想脱下了!

  唉!不说了,我今天找你是有别的事求你。”

  范珲听邬算盘有别的事求自己,眼睛里冒出了精明的目光。

  “正好,我也有事求你。”

  “啥事?快说,我还要带我孙子吃饭去呢!”

  范珲听邬算盘说道,诧异的看着张功,看了会说道:“你小子有大福气,竟然被我师叔看上!

  多大了?籍贯何地?家有几人?现居何位?有婚约吗?”

  这老头咋这么多问题!不过张功也不敢有任何不悦,客客气气的拱手回应。

  “小子今年束发,家祖原是随世宗皇帝征后汉迁于此地;家中只余叔祖与我二叔……”

  “好了,你干什么呢!还当在你提刑司吗?问东问西的,找你来是问你有没有带书!”

  邬算盘打断了张功的回话,对着范珲没好气的说道。

  “有有有,我带了好几车呢!还有我师弟那也还有,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事。

  把奚都统制和他麾下兵马借给我一个晚上,我就把书送给你。”

  邬算盘听了范珲的话,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递了过去。

  “你拿着去城外找奚憨,不过要跟他说明白,不然他把你打一顿你都不知道为什么!”

  “多谢师叔了,改天我宴请你!”范珲高兴的回应道。

  ……

  邬算盘依旧是大摇大摆的走出了知州官衙,张功在后面推着一辆独轮车,上面全是书籍。

  张功一脸的生无可恋,推着车跟在邬算盘后面,在心中画着圈圈诅咒他。

  “小子,老汉这么对你,你感不感动?快不快活?苦着个脸干嘛,难道是不知道先看那一本?

  竟然这么快活,给我叫声爷爷听下!”

  邬算盘看了看推着车的张功,欣慰的说道。这么多书,够这小子看好久了,若是把书里的东西吃进肚子里恐怕也要一辈子。

  在这个时代里,书可是无价之宝,送人一本书便可作为知已,送一车书的都可以为之生死不顾。

  而且还是范珲的书,更是让天下读书人羡慕嫉妒不已。

  刚一把书推回去张功就被邬算盘扯去大帐读起书来了。

  “哎,老头!刚刚那个老头说你是皇亲国戚是不是真的?那你是什么王爷侯爷?”张功好奇的问道。

  “你个小子,问着干嘛?我老汉就跟皇帝沾点亲,宗人府里有个名字,有啥了不起的。皇帝还有穷亲戚呢!”

  看邬算盘满脸不在意的说道,张功的好奇心越大。

  “那皇帝有没有给你封个王爷、侯爷之类的爵位?”

  邬算盘拍了一下张功的头,愤声说道:“你以为爵位是大白菜啊!是个人都有?

  还有老汉我教你读书,不指望你考进士,你小子秀才公要给我考一个吧!”

  张功头都大了,被邬算盘唠唠叨叨说的快昏了头。

  “您答应带我去吃好吃的呢?难道您忘了,老头!我可记的死死的。”

  “嘿嘿,老汉请你吃这么一肚子学问,难道不是好吃的?”

  张功看邬算盘打算耍无赖,转身便要离开。这破书谁爱看谁看,反正小爷是不打算看,还要我考秀才,呸!

  “你小子先别走。”邬算盘看张功要离开,连忙苦口婆心的劝导着。

  “我老头在东京城里有五套三进三出的大宅子,你若是考上秀才了,我就送你一套;考上举人,送你两套;考上进士,全都给你!

  小子,你看这样行不行?”

  张功眼睛的直了,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有这样的好事?老天爷终于记起我了。

  “邬爷爷咱先从那本书看起,有你苦心积虑的教导,小子每天必然头悬梁锥刺股,发愤图强,不取进士誓不罢休!”

  邬算盘看着转过头满脸正气的张功,嘴角直抽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