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大爷的兄弟

靖寇 老子的人 2069 2019.06.15 00:13

  “回姜爷爷,我二叔之所以退军,皆为了小子。现在小子已长大成人,若要处罚,就罚我一人好了。莫要我二叔再受罪了。

  况且我二叔待我如亲子,亲同父子!父亲在受罚,为人子女者,焉能旁观?”张功不卑不亢的回应道。

  姜侃和善的笑了几声,对着二叔说道:“想不到你个粗汉还养出这么一个懂事的侄子。行了,起来吧,你有这个侄子,你就偷着乐吧!”

  二叔站了起来,脸红着不好意思的说道:“小孩子不懂事,让大爷见笑了。其实都是俺闲时给他说的一些小道理。”

  “去你的,继续给大爷跪着!给你脸了还,你斗大的字都不识一箩筐,教个屁的道理。除了打人还会干嘛?”姜侃被二叔的话气笑了,踹了二叔一脚说道。

  唔唔唔……

  几道声响从隔壁屋子里传了过来。

  “隔壁是怎么回事?好像有人在叫。”姜侃对着二叔问道。

  二叔给张功使了个眼神,张功立即明白了。

  张功酝酿了一下情绪,突然抱着姜侃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叫喊道:“姜爷爷啊!您可要给小子做主啊!不然我和二叔到那里喊冤都不知道啊!小子苦啊!苦啊!”

  看张功一屁股坐在地下嚎啕大哭的叫道,二叔也是不停的叹着气。

  “好孩子起来,你有什么冤屈尽管与我诉说,本将为你做主。”姜侃扶起张功说道。

  可是张功的感情酝酿太过了,一时收不回来,只好抹着眼泪一直嚎丧。

  二叔只好站了出来一脸苦涩的说道:“大爷,都是那西河知县!您知道的我家几代从军,现在就我侄儿一根独苗。可那知县竟看我侄儿相貌俊美,要我侄儿做他女儿的赘婿,我起初不肯,他一堂堂知县要什么女婿没有?肯定是她女儿有啥毛病要不就看上我侄子了。

  可他竟要我侄儿从军来威胁我,听老赵头说大爷您将来西河,这就投奔您来了。我侄儿苦啊,我张家就要断根了!”

  张功听二叔说的动情,自己也嚎了两嗓子:“苦啊!小子苦啊!”

  姜侃也听的动了怒,看着张功的模样心道:这小子还真长的不错,怪不得那知县要呢!

  随即竖眉瞪眼的说道:“竟有此事?那西河知县如此不堪!”

  “大爷,隔壁就是那知县派来抢我侄子的军卒。”二叔对着姜侃哭诉道。

  “走,去看看。我要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敢抢大爷的孙子。”姜侃冷笑道。

  ……

  “昔时遵令出帐之时,将军之言在下犹记心中!

  不想再见之时,吾已成阶下之囚,困于笼牢之中,受虐于小儿之手。

  此生已见将军一面,虽死无悔。

  留此残身不过贻笑世人,唯求将军刀利,不留残恨!”

  “我叫你残!我叫你恨!给大爷打,吴天看那的鞭子没!给大爷抽你哥,要是鞭子没抽断,你跑回来了,我就把你哥砍了。”

  姜侃气呼呼的踢开了对着自己流着眼泪鼻涕的吴法,对着身边的护卫喊道。

  自己好像看着不过瘾,又抢过鞭子抽了几下,还给护卫。

  那护卫咬牙切齿的抽着自己的大哥,时不时脸上还露出一点笑意。

  屋子里响起了一声声哇哇的大叫。

  “啊!大爷,我错了!我不该乱改军令啊!啊!好痛啊!

  我不该恃强凌弱!啊!”

  姜侃看着被鞭子抽的众人,厉声的呵骂道:“大爷叫你去请人,你们到好,被人连衣服都拔了!你长能奈了啊!吴法!”

  张功和二叔站在边上都愣了。

  “叔,咱好像误伤友军了。”张功扯了扯二叔的衣角尴尬的说道。

  “还有你吴蛋子,居然尿裤子了?我看你这伍长也别当了,去步卒营扛大枪去吧!”

  二叔则和赵掌柜一起抬头看着房梁,默不作声。

  姜侃骂骂咧咧的说道:“还给人上刀子?给人下马威?也不看看你们是什么货色!

  就你们这样子还打羌人?七八个人给人打的半死,一个吓尿了裤子,一个吓的一心求死。出了门被说是你姜大爷的兵。大爷丢不起这人。

  每人20鞭,尿裤子的那个50!然后什么时候把鞭子抽断什么时候就放了吴法,让他去给马军的马棚扫马粪去”

  骂完就气冲冲的走出了屋子,看的旁边的张功心惊胆战的,他们这样可都是自己弄的啊!

  众人看姜侃离开屋子后,觉得自己站着也没意思,也跟着姜侃出去了,只剩下开心抽着的护卫吴天,还有被绑着抽得满屋子哭喊的军卒们。

  “大爷您别气了,都是我不知道那些兄弟是请我去赴宴的,都怪我,您就放了那些兄弟们吧!”二叔低头拱手对着姜侃求情道。

  “你算老几?敢跟我求情!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不敢,可是……”

  “别管他们,大战在即竟敢对我的军令阳奉阴违,要不是想留他们一命对战羌人,没把他们的人头挂在城门上就算他们命好了!”姜侃随意的说道。

  二叔看姜侃如此说道也不好再过求情,军中的规矩可不是闹着玩的。

  二叔突然走到姜侃的身边,在他耳边悄悄私语道:“大爷,听说你把知州给砍了,是不是真的?”

  姜侃听二叔说起此事眉头一皱,挥手斥退了护卫。

  赵掌柜看姜侃如此作态,便拱手说道:“都统制大人,在下赵财告退。”

  姜侃看了一眼赵掌柜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赵掌柜看着姜侃吐了口气,自己虽然曾经是北军甲士营的队将,但还是没有混到能喊姜侃一声大爷的地步。

  曾经北军都统制姜侃对于自己亲近的人,会让他们叫自己大爷。而自己叫一声都统制,也是姜侃念在曾经的同袍过情分上才答应的,不过现在连叫他都统制的人都没剩几个了,能叫都统制‘大爷’的又有几人啊!

  “那个赵财,去把这些吃食给大爷弄一点来,大爷和身边的这些老兄弟们都还没吃饭呢!”姜侃指着桌上的东西,对着退出门外的赵掌柜说道。

  赵掌柜听见姜侃的话身体如遭雷击,嘶哑着声音抱拳回应道:“大爷,您稍等。我这就去准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