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老头与小子

靖寇 老子的人 2026 2019.06.24 00:04

  西河县衙官舍,正毅书房内。

  正毅关心的对着圆脸丫鬟问道:“小离还是不吃不喝吗?”

  “老爷,小娘还是不肯喝药,就连早脯都不吃,一直念叨着昨晚救她的那位小相公。”圆脸丫鬟一脸无可奈何的回应道。

  正毅挥了挥手示意退下,圆脸丫鬟对正毅和范珲行了一礼后走出屋子。

  “师兄,你看该如何是好啊!这丫头怎么这么死心眼呢?”正毅哀声的说道。

  “我家乖小离住在那的?带我过去,我去劝劝她。”

  正毅站了起来对着范珲拱手行了一礼说道:“那就有劳师兄了,愚弟多谢了。”

  ……

  范珲看着哭红了双眼的少女一阵心疼,轻声的问道:“乖小离,你真的喜欢他吗?”

  “范爷爷,小离喜欢他。真的很喜欢他,可他为什么不要小离呢?他也说过喜欢小离,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少女的嗓子似乎都哭哑了,急切的问着范珲。

  “因为的事情可多了,他要去上战场是为了什么?乖小离你知道吗?”

  少女捏着自己的衣角苦涩的说道:“小离不知道,为了什么?”

  “因为现在羌人已经打过了黄河,马上要到西河县了。乖小离就住在西河县的,他就是因为喜欢小离,所以他才去从军,他要亲自保护小离,不要让小离受到伤害!

  要是他从战场上下来了,回到西河找小离。却发现乖小离已经成了一捧黄土了,那又该如何是好呢?”

  范珲慈爱的对少女开导着。

  “那小离每天都好好吃饭,喝苦苦的药汁,等着他回来?”

  范珲高兴的笑道:“当然了!范爷爷还等着看小离当新娘子呢!范爷爷还要看着乖小离生儿育女,到时候范爷爷就不做官了,每天帮小离带孩子。”

  少女似乎被范珲说通了心事,红着脸害羞的底下头。

  但好像又想起什么,愁眉苦脸的问道:“要是他不回来找小离怎么办?

  还有战场上那么危险,要是他回不来了怎么办?

  要是他真的嫌弃小离是个眼盲之人怎么办?

  要是他回来找不到小离怎么办?”

  少女一连串的问题问的范珲晕头转向,面带愁容。范珲原本还得意洋洋的准备收功,没想到却被少女的问题问的左右为难。

  那家的混蛋小子,老头我要是抓着你了,非得狠狠的抽你一顿,以解我心头之恨,河东官场上的那些破事都没有这么难缠。

  城楼上,跟在邬算盘后面欢送着姜侃和二叔的张功狠狠打了几个喷嚏。

  哎!又准是我家小离想我了。没办法,做男人太优秀也是一种烦恼啊!特别是做帅气的男人更是烦恼。

  不过,小离你一定要等着我。打跑了羌人,我就求都指挥使给我为你提亲。

  不对啊!二叔刚刚说的王秀才家的闺女又是怎么一回事?哎!又是一笔坏账。

  邬算盘站在城楼上对挥舞着手臂的张功说道:“你二叔走了,你不哭嚎两嗓子?太不地道了吧!”

  “那你家姜大爷走了,你不下去磕两个响头,以报相思之情?”张功没好气的对邬算盘回道。

  “哎!你这小子怎么这么听不懂好话呢?你家邬爷爷可是怕你等下偷偷掉眼泪才说的,现在你下去哭嚎两嗓子,正好应应场子。”

  张功满头黑线,这老头嘴也太毒了吧!比小爷的嘴还毒。还是我家小离的嘴甜,软软的;香香的。

  “别在心中埋怨你邬爷爷了,不管你再怎么埋怨,还是要每天颠了巴叽跟在你邬爷爷后面闻臭屁。哈哈哈……”

  “爷爷!您是我亲爷爷,您这嘴这么损,会折寿的!指不定到时候孝子贤孙这事就落小爷头上了,到时候小子肯定会给您好好嚎把丧!”

  张功和邬算盘两人站在城楼上互怼着,看的站在边上的奚憨和守城士卒发出一阵大笑。

  “你看你我嘴毒的差不多,你吃点亏做我孙子呗!”

  “好啊!那您先问问我二叔愿不愿意让您当他爹。”

  ……

  范珲低头丧气的走出了院子,看着暗自垂伤的少女心中一阵绞痛。

  正毅看范珲走了出来,赶紧围上前去。

  “师兄,小离怎么样了?”正毅急切的问道。

  “老头子我回去查名册去,滚开!”

  范珲的一声吼,吓的正毅靠着墙不敢作声。

  范珲气冲冲的走出了县衙,随行的兵卒也紧随其后。

  ……

  “来人,去将昨晚南军出营将士名录,还有来西河的南军将士名册给我拿来!

  还有最近重新招募的军中子弟从军者,西河县营募军名册!”

  门外的军卒听范珲叫喊着,连忙跑去找。

  范珲捧着名册看的眼花了都没查出这个人,张功昨天才和二叔来西河,就跟着姜侃一行人喝起了酒,连二叔的官职都是临时嘴口一提,怎么会查出张功这个人呢?

  而且二叔当年退军是走的后门,县衙没有记录上案。

  西河县城楼上,张功和邬算盘继续互怼着,两人其功力不相上下。

  “小子,我大周朝孝道当先,你要尊老敬老!”

  “老头,你知不知道,少年乃国家未来,明日砥柱中流。”

  邬算盘看说不过张功,气的抽了张功一顿,捏着张功的脸搓来搓去。

  “娘咧!张二郎这么一个老实巴交的粗汉子怎么教出你这么个皮猴子。

  说,你是那个山头成精的妖魔,到人间有何企图!老汉我要扒开你这层画皮好好看看。”

  张功挣扎了半天才逃出邬算盘的魔掌,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被搓的通红。

  “老头,你再这样我就不客气了!”

  “被老汉我说到你痛处了吧!张二郎那玩意儿长的歪瓜裂枣,怎么会有你这样俊俏的侄子。

  肯定是妖精变的,说!真正的张家侄子被你藏哪去了?”

  邬算盘说完又伸手要抓张功,吓的张功跑下了城楼。

  “你个老头,过几天见我二叔还有姜爷爷看我不告你一状!”

  “小子,你去啊!反正军中纠葛都由都军监处理。

  堂下何人,为何状告本官?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