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卖了

靖寇 老子的人 2180 2019.05.29 12:19

  张功愣了愣神:“我?大人你没开玩笑吧?”

  二叔的军职是马军都头,二次招募从军者需上报以前的职位,发给兵部军吏司,像西河县这个地方肯定是留不住的,肯定会重新充入北军,所以正毅就另辟蹊径招张功入军,侄子来了还怕叔叔不来吗?自己在求兵部的同年好友操作一下,说这人年老体衰只好留在西河训练兵卒,这大汉肯定会留在西河的。

  而且这小子还挺俊的,小离也不小了,自己得给她招个好夫婿莫让他人再耻笑她了……

  “大人,我家就我侄子一人,按周律:家中一子者,不必从军,男年未满16者,无须从军,我可以,但张功才15,他不行啊!求大人开恩。”二叔正满头大汗的向正毅解释着,张功是张家三代唯一的男丁,现在快打仗了,可不能折在那修罗场里。

  “哼!周律还有:各地州县主官有权调国人守地;周律还有:各地国人有守土之责;周律还有:地有兵危时,主官可调年满14者服役。”正毅一脸微怒的沉声道:

  二叔看着正毅死活都要张功从军便走上前沉声道:“大人,还劳请借一步说话,可否?”

  看着二叔走上前,边上的军卒提着长枪将二人隔开。他们可刚刚看见二叔几下将溃兵打的爬着地上,而且二叔自己还说自己以前是北军的都头,要是发了什么疯把知县按地下狠狠打一顿,回去他们也别喘气了。

  正毅坐在马上看着阴沉着脸的二叔和一脸懵逼的张功,开口道:“你们好自为之!现在才八月,待羌人在陕北、银川收了秋粮定要过黄河破朔方,河东军已败。若是羌人打过来了,你们叔侄能跑那去?”

  二叔突然跪在地上,头重重的磕在地上说道:“大人,我张家三代7人为大周征战天下,就只余我和我那年迈老弱的叔父,以及我侄儿,你莫非让我张家断后?我祖父,叔祖战死于世宗皇帝征后汉,我父战死于三伐契丹,我兄长和我同为北军亦战死于大同,死前要我不让张功从军,大人!”

  “二叔,我从军,我从军!你别跪了,我求你了!”张功从来到这个世界起就没看见过二叔跪在地下求过谁,而且也没对谁低三下四过,这个木讷寡言的大汉总是用自己的方法去给予张功一切。

  张功用力的扯着二叔,一边对着正毅叫喊着。

  正毅看见叔侄两如此也不好再逼迫什么,红脸唱了,也要换白脸唱一下。便随即下马,扶起二叔,扯着二叔去往一边。

  “兄台!你也是做过都头的军中长官,怎么如此?其是我是另有想法,侄儿今年听你道,也有15了,可不小了,家中长辈可有与人约定过婚约?还有本县家中长辈亦有人曾随过世宗皇帝征过契丹,军中苦楚怎会不知!其实愚兄家中只余一女,今日将贤侄留下军中是想撮合撮合!我家小女今年刚刚及笄,也是秀丽慧中,我看贤侄又如此俊俏,便动了歪心思,那羌人就算败了河东军,要想入汾州也是颇为艰难,要渡黄河天险又要战朔方坚城,还要攻太原府城,所以贤侄从军怎么能有险呢?你说是不是,世兄!”西河知县一开口就是兄台,二叔就算是不想听,也要顾虑上礼数。然后又是称自己是愚兄,最后又称二叔为世兄。

  真是官场好手,不说他做事如何!就做人一事上……啧啧!

  二叔呆呆的看着正毅,心想这知县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刚刚骑在马上还对叔侄两人大声威胁着,现在怎么又要嫁女儿?自己刚刚都准备好如果这知县定要张功参军的话,就一刀将他了断性命,逃命去,而张功则可以躲过一劫。

  “世兄,你又有一身好武艺何不教给贤侄,搏个出身功名什么的,再不济也能护身,这世道越下,有个官身也是极好的。下月你将贤侄送来,我给他谋个出生,嗯?做我的护卫如何,这样也可与小女多见见,少年人也就是这样的,见过几面便互生情愫,等贤侄及冠后便完婚如何?”正毅一阵忽悠,看着二叔抠着脑袋暗自得意。

  二叔抠了抠脑袋说道:“嗯!我看这事可以,不过我总觉得这事还是有点怪怪的!”

  “哎!此言差矣!我是看好贤侄与我小女,贤侄既然要与小女成婚,我这当岳丈的怎么不先提携一下女婿,嗯!是这样世兄!贤侄及冠之前肯定会有官身,不过你这做叔父的不能还是白身,这样下月你与贤侄一起来,营将一职是由县尉兼任,这是朝廷朱批的,不能给你!但我县营里还差一名步军队将,虽说只有50人,比不上你曾为马军都将,不过这可是我的‘亲卫队’,怎么样世兄如何?”正毅老谋深算的向二叔说,自己花了那么多口水,怎么可能忽悠不了一位军汉呢!

  二叔看着正毅爽快的答应了:“那,下月初旬我就带张功来,大人你看如何?”

  “哎,都快成亲家了,还叫大人!”正毅装作微怒的样子说道。

  “愚兄今年四十有五了,肯定比张兄痴长几岁,你便叫我的字不倚可好?”

  二叔苦涩的说道:“那就,谢过不倚兄了!”

  “哎!对了,你与贤侄现居何处?下月我便派兵卒去接你们。”

  “现居西河县王家村。”

  正毅三言两语就从二叔口中套出了地址。正毅听张家三代从军从太祖时期到现在战死四人,也是十分敬佩!周朝虽不尚武,但对于自愿从军的人却十分敬佩,这可是军中世家啊!

  张功看正毅将二叔扯到一边,对着二叔说了什么话,二叔点点头。两人的头又凑在一起,然后又转过头看了看张功,看的张功不寒而栗……

  二叔又一拍大腿,两人的手又相握在一起,张功好奇了,准备走过去听听,还没走两步就被士卒拦住,只好站着原地伸着脖子望着。

  望的脖子都酸了,只好做独轮车上歇着。过了一会,二叔和正毅勾肩搭背的走来,二叔拍了拍胸口保证张功下月旬就来,正毅则看着张功一口一口贤侄,叫的张功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二叔像是喝了二两酒一样扯着张功对正毅道:“不倚兄,下月我和我侄儿一起来,你就放心吧!”

  嗯!这知县对二叔干什么了,刚刚二叔还死活不要张功从军,现在这么还卖侄子送叔叔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