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小离

靖寇 老子的人 2118 2019.06.17 00:13

  突然樊仞站了起来,眼睛红红的留着眼泪,指着姜侃大骂道:“大爷,你是不是不拿我们当袍泽兄弟?”

  坐在桌上的其他两位年过半百的人也站了起来。

  一位手上少了三根手指的圆脸的汉子举着酒杯对着姜侃说道:“大爷,俺奚憨从河东军就跟着你咧,已经快三十年了,就比樊仞跟着你晚了点。”

  邬算盘也梗着脖子说道:“我邬算盘帮你打了好十几年的算盘了,你难道还没有把我当兄弟?”

  ……

  “阿爹,阿爹?”一名穿着广袖束腰儒裙,模样清秀的少女眼睛茫然的向前看去,双手在屋子里摸索着,摸到了屋门,准备跨过门槛的时候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下。

  “小离,你没事吧!你的丫鬟呢?”一位穿着绿色官袍的中年人急匆匆扶起少女问道。

  “阿爹,没事!小药儿去给我熬药去了。你不要责罚她,小药儿人很好,她没有嘲笑小离!”少女轻声的对着中年官员说道。

  “小娘,您怎么不待在屋子里,怎么出来了!”一位丫鬟模样的少女从偏门走来进来,看见清秀少女出了门,鼓起圆圆的小脸庞说道着。

  小药儿看见了绿袍官员,跪了下来颤抖的说道:“老爷,奴婢知错,奴婢没有照护好小娘。请老爷责罚!”

  “哼!若有下次,本官打断你的腿。”中年官员狠狠的对跪在地下的丫鬟训斥道。

  “阿爹!你若是再如此对小药儿,小离就不喝那苦苦的药汁了!”清秀少女别过头起,像是赌气般对绿袍官员说道。

  “好,好。小药儿你起来吧。”

  跪在地上的圆脸丫鬟站了,对着盲眼少女和绿袍官员施了个万福说道:“多谢小娘求情,多谢老爷开恩,奴婢知错了。”

  “小离,阿父身为西河知县公务繁忙就不陪你了,你自己好生照顾自己。待河东地界太平点,我送你去东京外祖父家可好?”

  叫作小离的盲眼少女用力的抓着中年人的手臂泣声道:“阿爹,我不去祖父那里,我要和阿爹在一起,阿爹在哪儿,小离就去哪!”

  “好,好了!阿爹带着小离。小离不去祖父那!”中年人对着盲眼少女安慰的说道。

  “阿爹还有政务要做,小离就待在着不要乱走动,不要出了官衙,知道吗?”绿袍官员轻声的对着盲眼少女说道。

  “药儿,你仔细的看着小姐,若是出了什么差错,我定要狠狠责罚你!”

  看着绿袍官员走出小院,圆脸小丫鬟对着盲眼少女说道:“小娘,你为什么不去东京?那里可好看了,可好玩了。”

  盲眼少女皱起了弯弯的眉头,坐在走廊的扶栏上,寂寞的说道:“好看、好玩又有什么用,我又看不见,只不过又换了一个地方喝苦苦的药汁。”

  “小娘对不起,奴婢知错了,说起了小娘的伤心事!奴婢该死,请小娘责罚。”圆脸丫鬟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

  “小药儿,起来吧!没有事的,我不会在意的。”盲眼少女轻声的说道。

  圆脸丫鬟听见少女的话站了起来,对着盲眼少女打趣说道:“小娘的性子真知是好极了,说话总是轻声细语的,温柔极了。不知哪位君子相公能够娶到小娘做娘子,那可是天大的气运。”

  盲眼少女听见小药儿对着自己打趣,白净的脸上映出了彩霞。

  柔荑的双手抓着丫鬟的臂膀害羞的说道:“你个小丫鬟长脾气了,敢拿主子寻开心了,我看是你猫发了春在啼叫唤吧!来来,要我摸下小药儿长大没?”

  “噫,我看是小娘想嫁人了吧!

  啊!小娘您别乱摸。啊,真是羞死个人了,小娘真是不知羞!”

  “好啊!你个小药儿竟然敢这么说,来让本小姐仔细摸摸……”

  ……

  两位少女玩闹了许久才红着脸收了手。

  “小药儿,你说我长什么模样啊?”盲眼少女对着坐在边上的小丫鬟说道。

  “小娘可漂亮了,比春香阁的头牌还漂亮呢!

  要不是小娘不经常出去,如果被那些秀才相公们看见了,咱院子的墙头都要被扒坏了呢!”圆脸丫鬟坏笑着回应道。

  “你个臭丫头,又拿我打趣,看本小姐不把你那舌头扯下来。”

  圆脸丫鬟捂着胸前红着脸,对着盲眼少女尖叫道:“啊!小娘,你怎么又摸那呢!

  我要去看看药熬好了没,不跟你闹了。等下要被老爷看见了,又要责罚我了。”

  话刚刚说完就捂着胸口小跑走掉了。

  盲眼少女听丫鬟的脚步走远,叹了一声。

  自己一个眼盲之人,谁家秀才相公会喜欢,就算娶了我也不过是看在外公的权势上,想借机升官发财罢了。

  若是有一个真正喜爱自己的男孩子那该多好啊!不在乎自己的眼疾,不是看在外公的权势上,只是真心喜欢自己,喜欢小离,喜欢小离一辈子!

  就算他不是什么饱读诗书之人;不是世家大族出身;身无二两钱银,立无半锥之地;那又如何?只要有那个人就好了。

  二八碧玉年华,那个少女不怀春?

  ……

  “禀报知县,县营里的内乱已经平息!”一名穿着黑青色衣服的捕快气喘吁吁的跑向正毅说道。

  “哦,怎么平息的?”正毅惊讶的问道。

  自己早上去县营巡视发现,那个投靠知州的队将在收拢兵卒,走上前去斥问,却被那队将赶出了县营。自己才发现大事不好了。

  “南…南军,派了三百人闯进县营,见站着拿着兵器的人就杀,莫队将想带人反抗,没想到全队50人都被斩首示众了。”

  正毅抬头看着天,咪起了眼睛。那姓莫的真是死的好,原本自己还想找个由头将他退军,再派人杀了他,没想到南军派人去了县营。

  知州死了,汾州就剩下一个通判了。那个通判是老泰山的学生,所以现在自己就是西河县的主事了。

  “那现在县营怎么样了?”正毅对着那位捕快问道。

  “现在兄弟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有人说知州谋反被南军都指挥使杀了,还有人说南军都指挥使杀了知州造反了。”

  “现在那个南军都指挥使在那里?”

  “回知县大人,在知州衙门。”捕快抱拳说道。

  “走,老贺你带着人去街道巡查,剩下的人跟我去知州衙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