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这那啊?

靖寇 老子的人 1832 2019.05.24 21:16

  张功现在刚刚到这世界三天,当务之急是去确定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朝代。万一穿越到什么东汉末年,什么十六国,五代十国,南宋,明末这几个时间段。

  张功哭都没地方哭,他可不像什么大佬虎躯一震就八方来投,就算要抱大腿也要看那根大腿粗。

  “对了,你俩知道哪有书吗吗?”张功问道:

  “书?你要哪玩意干嘛?我家就有啊!”王根道:

  “走,带我去看看”张功道:

  “张功你没事吧?你当初不是最不喜欢看书的吗?哥!我就说吧!那一棍子下去,没死也傻了。”王柱哭丧着脸说道:

  张功顿时黑着个脸朝王柱看去,后者看着张功的脸咽了口唾沫,心想:张功肯定丢了魂要不就招了不干净的东西,对了!昨天还看见张功二叔在村西头米婆婆那说这什么……肯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不管了先稳住他。

  “行,行,我们带你去。”王柱说:

  跟着“根柱”两兄弟,张功走到一栋三套小宅子围成的大宅子门口,抬起头望去不经感叹:豪宅啊!

  “根柱兄弟”转过头看张功在门口停下,王柱不乐的说道:“进来啊!哎!我一看见书就烦,今天若不是为你,我们兄弟俩恨不得天天不进去。”

  王根、王柱两兄弟,张功算看出来了,大哥王根低调不爱说话,不过猴的一匹,怕张功找他俩的麻烦就卖自己亲弟弟。弟弟王柱喜欢说话,嘴上没个把门,比王根慢了一拍。

  跟着俩兄弟张功走进宅子,进了一间屋子,屋子挺大的,左边有个大炕上面有俩副面套,一看就是俩兄弟睡的。右手边有两套桌椅,嗯?有椅子了,看来不是汉末,南北朝时期。

  桌子后面靠墙,有一架书架上面放着几套书籍,张功看见便向前走去。

  嗯?《千字文》,《百家姓》,还有几本杂谈诗集就没了。

  “根柱兄弟”看这张功翻阅着书籍,不免鼻孔朝天,心中得意。这周围几个村子就他们家有书。

  而张功翻着书没有看这对兄弟的得意面孔,继续翻着书。

  若是张功看见俩兄弟的这副表情肯定会好好鄙视一番,想前世的高中生三年用的书纸,可以给俩兄弟砌副薄皮棺材了。

  王柱则靠这门口抠着鼻屎,看着张功仔细的翻这书,心中想道:要不要,去找张功二叔来,把张功拖出去给村西头米婆婆招魂驱邪一下……

  《百家姓》?这好像是宋朝时期出现的,所以现在是宋以后?张功这心中想道:

  翻开书一看,嗯!正楷繁体字,仔细一看:柴郭赵钱,孙李周吴……

  张功顿时傻眼了,这怎么不一样啊!

  我来的是什么地方?

  赵钱孙李怎么变成了柴郭赵钱呢?

  然后不甘心的张然翻遍了所有的书籍。然后在其中一本杂谈中看见了一篇文章写着朝代更替的三字言。

  经子通,读诸史。考世系,知始终。

  自羲农,至黄帝。号三皇,居上世。

  唐有虞,号二帝。相揖逊,称盛世。

  夏有禹,商有汤。周文武,称三王。

  夏传子,家天下。四百载,迁夏社。

  汤伐夏,国号商。六百载,至纣亡。

  周武王,始诛纣。八百载,最长久。

  周辙东,王纲坠。逞干戈,尚游说。

  始春秋,终战国。五霸强,七雄出。

  嬴秦氏,始兼并。传二世,楚汉争。

  高祖兴,汉业建。至孝平,王莽篡。

  光武兴,为东汉。四百年,终于献。

  魏蜀吴,争汉鼎。号三国,迄两晋。

  宋齐继,梁陈承。为南朝,都金陵。

  北元魏,分东西。宇文周,与高齐。

  迨至隋,一土宇。不再传,失统绪。

  唐高祖,起义师。除隋乱,创国基。

  二十传,三百载。梁灭之,国乃改。

  后面没了,线装书上一点点的残渣倾诉这自己被某位不识文字的败家子撕去。

  “谁撕的?”张功像发疯一样大吼大叫着:

  张功的突然发狂,吓的王根连王柱刚刚抠鼻屎的手指在自己衣服上擦鼻屎都没注意。

  王柱则吓的在王根衣服上擦鼻屎的手指还没擦干净都没顾就往外跑了……

  还丢下一句“我哥干的!”

  王根看见王柱嗖的一下子往外跑去,还没缓过神来,便被张功抓住衣领恶狠狠的盯着他,看这张功的丧心病狂自己不免有点心虚,就连气势也弱了几分。

  “张…张…张功,你干嘛?不就撕了一张纸吗?”王根结结巴巴的说这:

  “你撕的?”

  “嗯…嗯,咋了?”

  “记不记得那张纸上的内容?”

  “张功别开玩笑,那么多字我这么会记得住,你知道的我箩筐大的字不识二两称”王根十分有荣誉感的说道

  “你个败家子。”张功十分替村长感到家门不幸。

  “那你干嘛撕书?”问道:

  王根挠了挠头十分不好意思的说道:“前天你不是被你二叔抽昏过去了嘛!我当时屎尿都吓出了来了,要不是柱子拽着我跑的快,我指不定就当场就……呵呵!”

  “你就撕了擦屁股了?”

  “嗯,你还别说,那纸揉揉铺开比厕筹好用多了。”王根一副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的表情跟张功诉说着,仿佛对张功没用过书籍的纸张擦过屁屁表示莫大的遗憾。

  “不是,你就只用一张,不怕弄破?”张功好奇的问道:

  “那个,上次有本书还剩九张,王柱看我拉,他也要。我寻思在撕张给凑整数,好分些。”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