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靖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出村

靖寇 老子的人 2058 2019.06.09 00:08

  “张功,你别走,你这些天都在干嘛?怎么都不出来找我们耍了?”王柱急急忙忙的追上张功问道。

  “练功啊!我二叔叫我围着村子跑上三个圈,还有一个圈跑完了在跟你说。”张功气喘吁吁的喊着,然后拐了个弯不见了。

  练功?跑步?有跟自己一起耍好玩吗?王柱挠了挠头,张功怎么现在这么听他二叔的话,以前自己去找张功耍,张功就立马跑出来了。

  王柱蹲在原地等着张功,等了好半天,张功才慢慢吞吞的跑来,跑到王柱身前直接躺在地下。

  王柱看张功的气息慢慢平复了下来问道:“张功,你干嘛练功啊?是你二叔逼你了吗?还是不给你饭吃了?”

  “没,我明天早上就去县里从军去了,我二叔教了我一些战阵之技,还有锻炼身体的法子,要我常常练着。”

  王柱睁大眼睛看着张功,仿佛自己不认识他了,这张功自从被他二叔抽头上了以后越来越不正常了。

  “你不知道从军打仗会死人的吗?还有河东军败了,你去是送死知道吗?”王柱指着地下的张功,气急败坏的大喊道。

  张功在地上扭了个腰,用满不在乎的口气说道:“知道啊!”

  王柱看着一脸无所谓的张功,心里也动了怒气扯起张功狠狠的说道:“那你还去?你二叔舍得你送死吗?还有你二大爷,你死了谁来给他养老送终?”

  王柱的眼神看的张功心里有点发毛,拉开王柱的手,整了整衣领说道:“哟!你也知道河东军败了,我是军户子弟迟早要被朝廷征调上战场的。再说了,我们河东人都不知道保家卫国对阵外族人,难道还求那些外族人放过我们!”

  “但是你为啥要去呢?难道朝廷大军就差你一个人了。”

  张功没有看王柱焦急的脸,直径走开了,他不想与身边的人太过于亲密,而让自己的心中有了几分牵挂。

  还没走几步便转过头,看着对自己十分关心的王柱说道:“假如我们都是这样的想法,那谁来对阵外族人?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愿保护的人,如何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儿?”

  王柱看着张功慢慢吞吞的跑远,随即大声喊着:“张功!你是我柱子一辈子的兄弟,你二大爷我逢年过节都会去看他的,若你战死了,你二大爷我帮你养老送终!还有,张功你真爷们儿。不过——你一定要自己要小心点。”

  张功挥了挥手,眼角上有点微微湿润,不知是迷了沙子,还是山风吹干了眼睛。

  傍晚时分张功回到了小院子,二叔在角落里磨着那把短刀,看张功回来就收了东西,两人围在一起吃了顿饭,二叔没有出声,张功也没有说话。

  张功知道二叔把自己在知县那里安顿好了后,会去真正的战场厮杀,这已经成了二叔的魔念,二叔为了自己付出了太多,有荣耀、时光……

  自己跟着二叔去前线了只会让二叔死的更快,二叔是天生的修罗,是种种原因让这尊修罗留在了自己身边。自从答应知县应诏从军之后,二叔每天都磨着刀,或许二叔就是一把刀,被收入刀鞘收了十六年,现在刀出鞘了,该磨了!只不过二叔磨刀是用敌人的鲜血和头颅磨的。

  “张功,起床了!还睡。”二叔站在屋外朝内喊着。

  听见二叔大声叫着自己起床,张功才磨磨蹭蹭的爬起来,在二叔絮絮叨叨的念叨声中洗漱、吃饭……

  张功和二叔背着行囊离开了小院,锁好了门。张功离开时仔细的看了看小院,这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家,一个温馨的家。

  两人刚走到小桥边,就看见小桥上站满了人,都是王家村的村民。

  “二狗,你好好跟着你二叔,你赵爷爷没啥东西给你,给你两鸡子。”一位老头牵着一条十分瘦弱的黑狗,颤颤巍巍的递给张功两个鸡蛋。

  也有人送来一小条腊肉,几个热乎乎的馒头,有人送来几个麦饼,村民们都提着东西,往张功和二叔身上放着。

  张功没有拿,二叔也没有拿,这让众人感到不解,他们知道河东军败了,河东已经没有禁军了。

  这叔侄两个人是去从军的,是保卫乡梓故里的,他们应该接受,他们可以毫无负担的接受这些东西。

  张功不想要这些东西是因为拿着太累了,二叔不想要是因为他已经装满了众人的期望。

  王柱左闯右撞的挤了进来,看着即将远去的张功没有说话,狠狠的抱着张功。王根也来了,看见王柱抱着张功也加入进来。

  张功被两个狗熊一样的人挤在中间,都快岔气了,越拉扯,两兄弟就抱的越紧。

  王柱抹着眼泪松开了张功,狠狠的打了张功一拳。

  “张功你可别死了,我娶媳妇儿还要你给我闹洞房呢!还有你二大爷还是你自己养老送终吧!反正我不会帮你的。”

  张功被王柱打了一拳,心肝脾肺肾都快出来了,你这力气不去耕地真是浪费人才了。

  王根也走了过来,看张功捂着胸口蹲在地下也不好意思再打一拳了,只好真情的拍了拍张功的肩膀,直接把张功拍地上去了。

  看张功爬在地上,两兄弟连忙把张功拉了起来。

  张功欲哭无泪,自己被两兄弟整的都感觉到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悲壮心情了。

  二大爷也拄着拐杖来了,静静的看着张功和二叔,这次家中不会有两个人在等自己了,变成了自己等别人了,或许有一天自己也会埋在那山头上等着、望着、腐烂着……

  二叔牵着张功跪下,恭恭敬敬的给二大爷磕了个头。此去恐怕是不能在看见叔父了,他对二大爷隐瞒着真相。

  这次从军自己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去的,张功他会安排好,不会是去知县那从军的,那知县还用张功威胁自己,真以为自己的马军都将是大风刮来的!不过自己那时候是真动了杀心。

  前几天自己去山货店赵掌柜那得到消息南禁军来了,南禁军都指挥使是曾经的北军都统制,自己的老上司——姜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