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 奇妙世界 九堺异闻调查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八章 墨枢三问

九堺异闻调查簿 刺杀小排骨 3375 2020.04.02 23:25

  听到君墨枢提到了赤纹蛤,西辰和陶鵺这才意识到,他们似乎中间开始,就漏了什么关键。

  “这个……因为突然出现了明宗和笼的势力线索,调查重点都倾向到了那个方向。”西辰有些尴尬的解释着,“后来新的肄法司势力介入了调查。我们和他们的关系并不亲密,他们也没有让我们更深入的介入调查中。所以事情的全貌……”

  “停。”

  君墨枢的手指在轮椅扶手上又扣了一下。只是轻巧的一声,却让西辰觉得如有重锤锤在心口,一股气血气血逆涌到心口的感觉,堵的他一阵难受。

  “我问的不是你调查的结果。”君墨枢仍旧保持着一手支颐的动作,放在扶手上的那只手,敲过一下之后,食指扬起,悬在半空,并不落下。

  “师尊是想问我的推论吧。”西辰强压住胸口处的那种滞涩感,勉强应答。

  “那么,回答呢?”

  “是……从结果上看,很有可能是……天枢塔的人做的。”

  “七十分。”

  君墨枢说着,手指再次叩击在了轮椅的扶手上。

  西辰有些站立不稳。边上的陶鵺觉得似乎有些不妥,想要上来扶住西辰。被西辰抬手制止了。

  “墨枢大人,您这是……”陶鵺上前刚开口,身边的西辰就拉住了她。

  “这是我们师徒之间的事情,你先不要说话。”西辰如是道。

  陶鵺有些气闷,自己只是看西辰似乎被君墨枢压制,想要帮腔而已。这对师徒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既然对方说了,不要她插手,陶鵺抿了抿嘴,退回到了自己之前的位置上,神情冷淡的看向眼前的两个男人。

  “师尊是想暗示我,雷帝不可以合作吗?”西辰深吸了一口气,淡淡的看了一眼陶鵺,又转过头来,回答了君墨枢的问题。

  听了他的话,陶鵺觉得有些不高兴,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到底还是忍住了。

  “理由呢?”君墨枢再次抬起的手指,在空中停滞住了。

  没有理会陶鵺的反应,西辰开始回答起君墨枢的问题:“宴席的准备工作是肖家大夫人负责准备和安排事宜的。之前的邵卓的队伍已经把大夫人拘押在他们的驻地。邵卓的队伍来自玄天堺的七曜堂,而冯驿的队伍来自天枢塔内部。两方人马虽然同属肄法司,但出身不同,了解到的信息也不同。我们离开的时候,作为嫌疑者被带走的人,只有肖弘治一个。七叶木和褐毛松都有人已经认罪,杉子碱由肖弘治顶下,表面上来看,赤纹蛤的事情被搁置了。”

  君墨枢静静的听着,那根手指没有丝毫的动作,说了一句:“继续。”

  “于是,赤纹蛤的事情,要如何收尾呢?理论上,应该把大夫人也作为嫌疑人带回天枢塔中接受调查。但是只有肖弘治一个人被带走,说明了对方很想把这件事也一起算在肖弘治的头上。肖弘治经营青曲城久矣,玄弥宗内部的一切日常供给拼,都由青曲城负责,想要把责任归咎到肖弘治身上,这是轻而易举的。”

  西辰说道这里,胸口气血翻涌的感觉更加强烈,脸色也变的苍白起来,大滴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落下来。再次深吸一口气,用强大的意志力压制住了这种感觉,西辰在心中沉淀了一下思路继续说着。

  “但是只要认真调查,就可以明白,肖弘治所说的,货源问题他不可能时刻盯着的这种话,某种程度上,是事实,让他承担责任其实漏洞非常多。大夫人的女儿在宴席上做出了惊人之举,如果认为大夫人是主谋者,那么‘爱女心切’为了自己女儿的前程,想要做出一些危险的事情,是很顺利成章的理由。只要大夫人成了嫌疑者,那么他的丈夫在天枢长老院中的地位和影响也会被动摇。从这一点上来说,结果上,和雷帝的目的是一致的。获益人,往往是最有动机下手的人。”

  “八十分。”君墨枢评价道,那根一直悬停着的手指迟迟没有落下。

  不知为何,陶鵺听着两人的对答,心情也逐渐紧张了起来,同时,疑虑也在心中升起。

  毫无疑问,她是信任雷帝的,雷帝让她去玄弥宗做事,她也是毫无阻碍的就答应了的。但是雷帝是否真的如西辰所说,还有另外一套打算,准备在自己的行动失败之后,另外进行,这些,陶鵺确实不知情。

  之前西辰对她说,不喜欢君墨枢利用他,却不告诉他全部真相的心情,现在的陶鵺也有些微妙复杂的体会到了。

  在陶鵺仍然皱眉思索的时候,西辰继续说道:“我推测,雷帝的眼线很早之前就已经布置在玄弥宗了,以确保可以在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而他所联络的那个人……”

  西辰说道这里,突然顿了一下,抬眼看向了君墨枢,一脸的不可置信。

  “难道他的线人,其实就是四夫人的夫君?”

  西辰的嘴唇颤抖着,脸色由苍白变的涨紫。

  “九十分。”

  啪。君墨枢的手指再一次扣下。

  西辰撑持不住,单膝跪地,哇的一声呕出了一口黑血。

  “阿西?!”陶鵺一惊,连忙上去查看。

  西辰呕出了这一口血,脸色倒是恢复了正常,抬起手背,胡乱的擦了一下嘴角,在陶鵺的帮助下站了起来。

  西辰哑着嗓子说:“是徒儿自作主张,还自以为聪明的把别人算计了进去。没想到,我的行为早就在他人彀中。多谢师尊教诲,以及……出手相助。”

  “嗯。”君墨枢点了点头,操控着轮椅来到了他的身边,伸出手去,探了探他的腕脉,沉吟片刻,收回手去。

  君墨枢自袖袋中拿出了一个小木盒,递到了西辰面前,道:“吃下去。”

  西辰接过木盒,打开,一阵有些凛冽的药香扑面而出。木盒中静静的躺着一颗小指节大小,有着细细蓝色条纹的白色丹药。

  西辰也不问这是什么,拿起来就直接吞了下去,看的在旁边的陶鵺都一脸紧张。

  西辰吞下丹药,闭眼感受了一下体内的灵气流转,睁眼,抬手对着君墨枢深深一揖。

  “多谢师尊三击,助我清除体内阻滞的淤血,并赐药助我修复脏腑损伤。”

  君墨枢缓缓的呼出一口气,陶鵺这才发现,他的额头也有一层薄薄细汗。

  “你这孩子,为什么每次出门,都会搞的一身伤回来?”君墨枢很是有些埋怨的对西辰说。“我和你说过了很多次,如有危机,以保命为优先。”

  “师尊,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见君墨枢的容色恢复了往常的样子,西辰和他讲话的语气也变的轻松了起来。“有的时候形势比人强,再说了遇到让人感到兴趣的事情,谁又能真的忍住,不去一探究竟呢?”

  君墨枢无奈的摇头。

  西辰见边上的陶鵺还是一副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样子,于是和她解释道。方才一个照面,君墨枢就已经察觉出他身上带伤了。之前艾特拉一击震碎了他的琈灵化形,对他的体内器官脏腑都造成了损伤。

  当时西辰感受到的身体疼痛,并不是无缘无故的,而是确实的受到了肉体上的伤害。不过也因为他恢复能力异于常人,体内的脏器损伤很快的就被自行修复了。

  然而脏器虽然修复,但是之前受伤过程中出现的淤血,也在淤积在了体内。如果长期不处理,很有可能影响西辰的灵力运转和后续的成长。

  刚刚君墨枢的三击,是帮助他收敛了体内的淤血,然后在经过于他的对答,激发他气血上涌,最后咳出体内的淤血。

  听完了西辰的解释,陶鵺对君墨枢的本事又佩服了几分。

  “我之前只知道墨枢大人是阵法方面的专家,没有想到,在医道方面也是行家里手。”陶鵺如此赞叹道。

  君墨枢也一改之前严厉的态度,温和的摇了摇头,谦逊道:“哪里就算是什么行家里手了,七枢中真正医道上的高手可不是我。只不过我与那人交好,得对方传授过一招半式而已,也就能对付一下阿西刚刚这种小毛病了。“

  “那师尊,之前所说,应承玄弥宗的事情,还要履行吗?”西辰回到了之前的话题,有些忐忑的问,“我一时自作主张,反倒让师尊您被人利用,我……”

  君墨枢抬起一只手,制止了西辰对话:“其实你有一点没有说错,在这件事上,帮助玄弥宗,对异人族没有坏处。说到底玄弥宗仍然是玄天堺的势力。要合作未尝不可,只是丫头——”

  君墨枢看向了陶鵺。

  “是。”陶鵺有些紧张的应了一句。

  “回去的时候,告诉一下少归心,少做些花里胡哨的事情。我的脾气好,我的徒儿被他算了进去,那是他该吃的教训,没出什么大事,我不计较。但是如果玩大了,或者他的动作惹了某个不该惹到的人注意,那可不是他一个人,或者我们两个人加起来可以摆平的。”

  听了君墨枢的话,陶鵺和西辰对视了一眼,两个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茫然,不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

  “不用多问。”见两人不解,君墨枢说,“你只要原话告诉他,如果他高兴,或许真的会告知你我说的意思。”

  “真不公平,师尊,那我呢?”西辰凑上前去,用手指着自己的脸,问道。

  “你?”君墨枢挑眉,“让我想想,你现在是几星?现在让你知道还太早,快点升到六星,到时候我可能会告诉你更多的事情。”

  西辰听了,撇撇嘴,一脸的不情愿。

  君墨枢也不管他的情绪,转向了陶鵺:“陶姑娘在玄天堺的暂留期应该还有一个多月吧,想在溟湮湖做客我们也欢迎,想要即刻回幽天堺的话,我也会派人护送你的。”

  “我要不要留在溟湮湖,要看墨枢大人的意思了。”陶鵺看了一眼西辰说道:“西辰想让我用天纮和慰灵曲帮您一把。”

  君墨枢听了她的话,挑了挑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