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叛逆成长 悠悠思凡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被风侵袭的校园

悠悠思凡 御风古鸟 3218 2019.06.29 22:30

  楼下蒋凡提着饭,笑眯眯的看着我。他的裤腿卷的高高的,看见我之后一步一步的走到我面前。他的裤腿都湿了,嘴唇也被冻的发紫。他把饭递到我手里,嘱咐我要趁热吃。然后有一步一步的往男生宿舍走。他深一脚浅一脚的样子好笑极了,像是在雪地上行走的企鹅。

  我拎着饭回宿舍,一边背书一边吃饭。然后又收到晚上不上晚自习的消息。两个舍友听到后心里一阵恼怒,抱怨没了晚自习还怎么学习,而我正沉浸在不用学习的喜悦之中。高兴之余合上书打开一部电影看着。然后就收到蒋凡的短信,‘晚上八点,天台见’。

  既然蒋凡说要去,那就信他,估计是小帐篷灾后修葺的事儿,至于天台上的小帐篷现在也有我的一把椅子,从头到尾就没有投资过,所以现在出一下体力没什么不行的。

  我卡着点出发,阴雨天的天色黑的早,教学楼所有灯都是关着的,这里就像是一座废弃的烂尾楼。我的脚步声在楼道里折出清脆的回声。不知道是那个厕所的水龙头没有关,滴答滴答声像极了恐怖小说里的桥段。我的心提到嗓子眼儿上,为了减缓恐惧,我几乎是跑着上楼的。到了天台,天台的门还是锁着的,楼道里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

  蒋凡还没有到,教学楼里的气氛也伴随着我的心跳声越来越好。我吓得想哭,但是蒋凡就是没到。这一幕幕的又让我回忆起了我在体育器材室独自度过的那一晚,真后悔没有给蒋凡发个短信要求和他一起来。难道是故伎重施,蒋凡没有必要这么做吧,可是他还是没有来,虽然我等了还不到五分钟,但是真的觉得度秒如年。

  水龙头流出水的滴答声在楼道里来回的响,我呼吸的声音在楼道里来回的响,还有外面的风声,像是飘过楼顶的孤魂野鬼,在我耳边不停地响!

  我真的呆不下去了,这次就到我爽约蒋凡就当是和上次他没注意短信把我丢在器材室的事儿扯平了。

  刚下楼就遇到了急匆匆跑上来的就遇到跑上来的蒋凡,蒋凡一把抱住正在下楼梯的我,我被他的一抱吓了一跳,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推开他,但还还是他的力气大,要不是他的那句‘是我’估计我就要被吓得猝死了。

  他被我乱拳暴打了一顿,他捂着胸口说我家暴,然后又被我打了一顿,我觉得有点累了,才停住手。他拉着我一起上楼,两个人在一起确实要比一个人要更有安全感。

  到了门口,他拿出钥匙打开天台上的门,天台上的那把锁有点陈旧,他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打开,也不知道上回那个保安是怎么锁上这个锁子的。

  天台上被昨晚的暴风刮得一片狼藉,上面装饰的铁皮被吹起了好几片,还有几片不见踪影,冷风中可以微微听见大风呼呼刮着铁皮呼啦哗啦的声音。蒋凡牵着我的手小心的跳过每一份积水滩,绕过好几个弯才到他的小帐篷那里。小帐篷已经不复存在了,架子悲吹落在地,我们的折叠椅也被吹得东倒西歪。蒋凡去扶起折叠椅,随便擦了两下就躺了上去,我扶起另一个,看了半天,实在觉得做不下去就选择站着。蒋凡也没管我,自顾自的休息着,一句话也不说。

  我选择把东西收拾一下,免得下次来这里仍然是狼藉一片。

  “喂!别收拾了!这里估计是我们最后一次来这里,你还是坐下来好好享受一下,一会儿还有人要来呢!”

  “最后一次?”

  “这一次被大风刮成这样,你觉得学校不会翻修,翻修的时候……”

  “好了,我明白了。”翻修之后看见这些桌桌椅椅的,估计要被气死,不会再允许有这种情况出现了。“一会儿谁要来?是不是那个杀马特女孩?”我放弃了我的洁癖,坐在另一张椅子上。

  “她叫沐子,别总一个杀马特杀马特的!”

  “哦!”我学着蒋凡闭目养神,觉得沾了水的椅子再印到自己的衣服上,外加上外面的冷风呼呼的吹,确实有一点冷。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蒋凡把自己的衣服盖在我身上。确实有一点儿暖和了,但还是觉得有点冷。

  “这儿有点儿冷,你再忍忍,她马上就到了。”

  “她一个人上来会害怕吗?毕竟楼道里那么黑!”

  “她不信鬼神!”

  “我也不信!但是前面确实很害怕啊!”

  “那我去接她,你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有事吧!”他起身准备走。走了一半有扭头回来,再一次拉起我的手说:“我们还是一起吧!”

  “没想到你也会害怕!”我大笑,然后和他一起走。他在前面淡淡的回复了我个“嗯!”我们走到一楼大堂的时候看见一个像人的东西蹲在门口一动不动,长发被风吹起,还穿着红色的外套,微微的月光照射下那个东西面色惨白。我第一眼看到时被吓得‘啊!’的大叫一声,叫到一半被蒋凡捂住了嘴。示意让我保持安静,那个像鬼一样的东西站了起来,还飘飘的走到我们这里来,我才反应过来是杀马特女孩儿。

  她今天的装扮还是非常的艳丽,我看不清她的妆容,但是从衣服上可以看出,是精心打扮过的。杀马特女孩儿问能否不去天台,蒋凡一口拒绝。蒋凡真是太不会怜香惜玉了。蒋凡还是牵着我上楼,杀马特女孩儿因为害怕,死死的住着我的胳膊不放。我原本不是很紧张,但是被杀马特女孩儿抓的就快没了知觉,心里战战兢兢的。像是后面拽了一只女鬼。

  杀马特女孩儿毫不客气的坐在我刚才坐的那张折叠椅上,蒋凡先把我扶到躺椅上,然后打开自己带来的手电筒,到墙角拿了两瓶啤酒过来递给杀马特女孩儿一瓶,我跑过去拿了一瓶江小白,蒋凡一把夺过,把他手中的啤酒递给我自顾自的喝着江小白。“这种东西女生喝了长胡子。”我情不自禁的摸了一下我的下巴。旁边的杀马特女孩儿看了一眼之后哈哈大笑,然后悠悠的说了句:“原来凡哥这么喜欢逗女孩子。”

  “所以今天是来开小会的吗?”蒋凡的啤酒真的很难喝,但是比起前天在婚礼上喝的那些来说,确实要好喝很多。

  “没,就是斗地主差个人儿,所以叫你来组个队。”蒋凡吸溜江小白的样子在月光和手电筒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有趣。

  “凡哥和我说你有心事儿,叫我来开导开导,怎么,小姑娘,有心事儿一个人憋着可不好,上回窦浅结婚的时候我看你就不对劲儿,说吧,姐姐虽然不是什么心理老师,但是排忧解难的本事还是有的。”

  我看着杀马特女孩儿,她说这段话的时候我的内心平静的像一滩死水,毫无波澜可言关键是我这个人在吹风的时候心情就还不错,完全不知道怎么诉苦,也不知道怎么去向一个只见过两会的人说我的心事儿。

  “你这是逼供,我选择闭嘴。”

  “陈旭这个人吧我不是很了解,据说爸爸做生意赚了点儿小钱,但是我每次看见她妈妈都是非常客气的。但是听说陈旭爸爸很怕他妈。你那天光明正大去陈旭家,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出来。发生了什么?”蒋凡已经喝完一瓶江小白,准备再去那一瓶。

  “要你管!”我看着蒋凡嬉笑的脸,心里莫名的很恼火,我发生什么事情干嘛要告诉他!

  “不说也行,反正今天本来就是来聊天的,舒心最重要。”

  我大口的喝完我手里的那罐儿啤酒,站起来去拿另一瓶的时候觉得头有点晕,蒋凡一把抓住我,把我扶回座位,帮我拿了一瓶啤酒打开之后给我。沐子点了一根烟,小口的喝着啤酒。

  “就虽然是个好东西,但是别贪杯。”杀马特女孩儿吐了个烟圈,妖娆的躺在躺椅上,这么冷的刮风天,她还是穿着超短裤,虽然我不怎么看中一个人的皮囊,但是不得不说,杀马特女孩儿的腿真好看。

  我没理会杀马特女孩儿的话,像蒋凡一样自顾自的喝着酒。然后听杀马特女孩儿的故事。

  “记得刚认识凡哥那会儿凡哥刚上高中,什么都不会就跑到台球场子里面去闹,那时我高考没考上在台球场子里打工,眼睁睁的看着凡哥输了三千块,越输旁边的人反而越殷勤。不过说真的,那可比我一个月的工资还要多,想着有钱真好。就算是输了也被人当爷看。”

  蒋凡靠在墙上笑着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你说你自己的故事,别老提我。”

  “你别说,我的故事不就是你嘛!当时我自费买了瓶红牛打算送过去,凡哥你接了之后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我当时以为我一瓶红牛打水漂了,没想到你在结账的时候跑过来问我要手机号,我当时心里是真的开心。可是打那以后你好久都没联系我,我都打算辞职换工作了,结果你又出现了,还是那些人,你连赢好几把,硬是把你输的那些钱全都拿了回来,还赚了不少。完了走到我旁边和我说终于可以给你打电话了。”

  “我那时确实是风流倜傥。”蒋凡很自豪的说。

  “第一次约会就被他爸抓个正着,我当时被吓得再也不敢联系凡哥,凡哥也好长时间没有联系我,让我差点觉得我们就完了!”杀马特女孩儿说这些的时候心里特别开心,现在我出现在这儿,似乎是多余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