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隋第一文化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不过是跟李小哥对了一拳

大隋第一文化人 寅十三. 2913 2019.06.25 22:24

  骁果卫是杨广亲自组建军队,尤其是当杨广登基之后,便是禁军都被骁果卫所取代,沦为了看守大门,巡逻皇城,而真正的宫宇之地皆是骁果卫把守。

  换言之,骁果卫便是杨广的军队,而骁果卫也只听杨广一人的。

  “大...大统领说笑了,我们萧家何时能指挥的了骁果卫,那林山泰也是因为看到我弟弟杨昭被人欺辱,所以出手帮忙,并没...”心慌则乱,说的就是眼下的萧昉,但萧昉也是聪明人还没说完马上知道了自己说错话了,当即抬眼看着张须陀。

  而张须陀看着他,一脸玩味,尤其看到萧昉不继续说了,更是轻蔑一笑,“不继续说了?刚刚不是说不知道这件事儿吗...”

  萧昉不敢多言,脑中却是急速想着办法,因为这件事已经彻底变味了,若是这次张须陀不在,便是那林山泰出事儿了,他们萧家也有办法将骁果卫出面的事情糊弄成林山泰帮忙,但在亮出了其身份后依然被那少年杀死,如此他们萧家脱离了出去,完全变成了那少年杀害骁果卫,到时候那少年的帽子有多大就有多大,跟他们萧家毫无关系了!

  但是现在张须陀出来了,正如他说的这件事变成了骁果卫中有人听命萧家,而萧家更是敢去对骁果卫下令。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当今天子当属贤君,但有人胆敢命令他麾下的军队中人,此时越权了,或者是已经触及到了当今天子的逆鳞。

  “大...大统领...”萧昉抬眼看着张须陀,现在的话他只能搬出他们萧家的靠山了...

  但是在他才开口的时候,张须陀有些懒散的看了眼窗外,“差不多该来了吧。”

  来?

  周围人听到张须陀说的话,纷纷一怔。

  但是下一刻,却是当即听到了铁蹄之声以及街道之上人们的喧闹。

  随后,就看到了上百名铁骑下马之后齐刷刷迈进食味轩之内,更是站成两列,其中有一名将领带领麾下之人直接走上二楼。

  而这些兵甲的出现,让周围人彻底不敢说话了。

  因为这些人身上的腰牌处,写着一个‘骁’骁果卫的骁!

  “拜见大统领!”上了二楼的将领当即来到张须陀身前。

  而这名将领李元霸也认识,正是那一日的司马德戡。

  张须陀摆了下手,从一边拿着青色长衫与一把漆黑有着血红色的纹路刀的骁果卫当即走上前。

  张须陀随手将长衫披在身上,那把刀更是随意插在了腰带之上

  刀名‘旱魃’,但大兴城的人更喜欢叫这把刀为‘鬼刀’,因为他们坚信张须陀正是因为这把刀才会那般杀戮,而这把刀当有恶鬼附身。

  “见过李公子。”司马德戡转身看向李元霸,恭敬行礼。

  身为骁果卫大统领的张须陀倒是对司马德戡对如今毫无官身的李元霸行礼,毫不在意。

  至于司马德戡自己,更是如此!

  因为前些日子,他送李元霸以及那些个老大人出皇城时,虽然不过在途中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但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李元霸得了皇恩,好像要被封什么官身,但李元霸竟然拒绝了!而且陛下也没有生气,竟然将自己书房之内最喜欢的那套文房四宝尽数送给了李元霸...

  京城任官,即便做不到八面玲珑,却也要有一身机灵劲儿,否则什么时候被人弄了,你也不知道咋回事儿...

  李元霸如此待遇,司马德戡看得真切,所以别说李元霸现在毫无官身了,就算是李元霸现在没了那个唐国公府四少爷的身份,他也愿意放下身份行礼。

  “司马将军。”李元霸抱拳回礼。

  只是,这边的人毫无所谓,但是看得人却是完全傻眼儿了。

  这什么情况!

  司马德戡虽然他们不知道是谁,可是司马德戡的腰牌是真正切切的金牌,这是骁果卫将领才有的牌子。

  而这样的人在朝着那少年行礼,甚至一边的大统领张须陀的样子更是一副他们应该这么做...

  这少年...

  什么身份!!

  那边原本就因为张须陀而精神快崩溃了的萧昉,看到这一幕,更是完全看呆了。

  “恩?原来你不知道他的身份就想着对他下手啊...”张须陀原本才站起身将他那把‘旱魃’随意的插进了腰带中,注意到萧昉的表情这么说了句,但随后也是挠了下头,“不过也无所谓了,司马德戡。”

  “末将在!”司马德戡马上抱拳等候命令。

  “派人去一趟巡防营,问问高升,巡防营什么时候也对萧家这么言听计从了。顺便找人送这位萧大公子回家,也告诉国舅爷一声,就说我说萧家人现在在家里安稳待着,别乱出来了。要有闹事的,直接杀了。”张须陀弯腰捡起地上的酒坛,很是随意的下着命令,而说完了又喝了两大口,但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撇过头看向了萧昉,“说起来我倒是差点忘了,刚刚萧大公子骂了长孙姑娘一声贱婢来着,要让长孙将军知道了可不得了啊,但既然碰上了那就姑且先打断两条腿吧。”

  “是!”司马德戡马上抱拳领命。

  也无需司马德戡动手,那边的骁果卫中有两人自觉走到萧昉身边,还未等萧昉反应过来,却是已经拿出腰间刀鞘,直接朝着萧昉双腿砸下去!

  咔嚓两声!

  伴随着的是萧昉一声凄厉惨叫声以及倒在地上的呻吟。

  而后,也不去管萧昉如何,这两名骁果卫一人一边架起他,就朝着楼下走去,因为刚刚张须陀说了,送这位萧大公子回府。

  “不过这么一来的话,今晚的酒就喝不了了...”张须陀说着话,拿起了酒坛,但却发现酒坛之中已经空了,也就随手丢到了一边,“算了,反正也喝得差不多了...”

  说完,就打算朝着楼下走去,“李小哥下次有机会在一起喝酒,今晚你跟长孙姑娘吃饭的钱记到我账上。”

  也不转身,只是伸手挥了挥,就算是跟李元霸道别了。

  而其身后的司马德戡马上朝着李元霸恭敬抱拳,匆忙追了上去。

  其他的骁果卫也就在张须陀下楼时,不快不慢的逐一跟随其后。

  一时之间,食味轩二楼一片狼藉,尤其是那些巡防营的兵甲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最后有人拉着地上的人离开,其他人紧随其后,只因为他们留在这儿也没任何用,还不如赶快离开。

  顺带着,之前跟萧昉一桌的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匆忙离开,离开时有人更是用手中扇子挡住了自己的脸,就好像害怕被李元霸认识这张脸一样。

  顷刻间,二楼之上却是一下子变得比刚刚更宽敞了。

  “李公子,长孙小姐。”

  不过也就是当那些人才离开的时候,一名看起来像是管事的中年人走到两人面前恭敬开口道:“老板说了,既然张统领愿意请两位吃饭,那么您二位就继续在这儿吃饭即可,这片地方变成了这样,那边空桌许多。”

  “好啊,不过那就在刚刚的基础上在给我们多来点更贵更好吃的。”傻丫头却是不客气,也更没有因为刚刚的事儿受到什么影响一样马上开口。

  这管事微微一笑,也好像是早就知道傻丫头会这么说,于是继续说道,“小店刚进了一些好酒。”

  “那也一起上了。”傻丫头更不客气。

  管事微微行礼,马上转身去准备。

  继而有小二赶紧走上前就要带着李元霸他们去另外一边没受到影响的地方,而这一片狼藉地方,这时候已经有八九人上来开始收拾,就好像食味轩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而与其同时,就在食味轩之外,刚刚浩浩荡荡前来的百名骁果卫此时缓慢离开,为首自然不再是司马德戡。

  “司马德戡。”

  张须陀十分随意的坐在马上,看着自己的手,面色不再是刚刚那般漫不经心,悠悠闲闲,而是带了份凝重。

  “大都统。”司马德戡马上应了声。

  张须陀没去看他,只是问道:“你去唐国公府的时候,贺若弼什么样子?”

  司马德戡愣了一下,然后想了想:“是被李公子那一双巨锤砸死的,而且贺若弼坐下的马也一并死了。”

  张须陀没说话,只是动了一下手,但除了小拇指与大拇指之外,其他三个指头毫无动静。

  “大统领。”司马德戡下意识去看张须陀的手,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他却是看出张须陀那一手除了小拇指与大拇指之外的三根指头绝对是断了,甚至更严重。

  “无碍。”张须陀一摆手,懒得去管自己的手指,“不过是跟李小哥对了一拳,然后断了三根指头而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