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隋第一文化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杀!

大隋第一文化人 寅十三. 2249 2019.06.05 23:13

  “我最后说一次,滚开!否则休怪我贺若弼手下无情!”

  唐国公府门口,贺若弼骑着那匹通体漆黑,唯有马蹄处有白色的踏云乌驹,单手持着一杆枣阳狼牙槊,槊尖指着站在门口的李建成。

  身侧,其子贺若驹手中拿着一杆亮银长枪,骑着棕色大宛驹。

  两人身后,数十名腰间配有雁翔刀,宛若武人一般装束的人十分严肃站立,人人左手握着刀鞘,右手按着刀柄,杀气腾腾,好似现在只是在等待一个命令,便要上阵杀敌一般!

  “世叔,此事必有蹊跷,还请下马,小侄已经命人去请家父,待家父赶来皆是坐下一起商议。”李建成面目清秀,但此时却是就站在府门口正中间位置,并且正对着贺若弼,言辞之上不卑不亢。

  “商量你娘的屁!!我大哥二哥,还有那些家里的下人尸首就在我府上,周围那么多人看到就是你弟弟干的好事儿!还商量!!?我看你们他娘的就是不打算交人!!”贺若驹脾气暴躁,此时更是因为自己两位兄长缘故,而怒火中烧,听到李建成的话,当即就毫不客气的破口大骂起来。

  而听到贺若驹的谩骂,李建成也好,亦或者是在他身边站着的李世民,李元吉两人也好,具是微微皱眉,尤其李元吉更是捏紧了腰间的直刀。

  窦氏育有四子一女,虽说窦氏毫不掩饰自己最疼爱四子李元霸,但对于其他三子一女却也是毫不冷落,更不吝啬母爱。

  而眼下贺若驹话中有辱窦氏,李家三兄弟皆是心中有怒,但考虑到眼下事情,只能忍耐。

  “当真不滚开?”

  贺若弼在马背之上,眯眼看着李建成。

  李建成看着贺若弼,“不能让。”

  啪嗒!

  却是贺若弼坐下踏雪乌驹向前走了一步。

  而随着这一步的向前,其身后那数十人,也是纷纷向前一步不说,更是齐刷刷‘铿’一声,腰间燕翔刀同时出鞘。

  气势骇人,杀气更逼人!

  唐国公府前,此时站在李建成三兄弟身边皆是府中普通家丁,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当下看着数十人的样子,一个个不由自主吞咽了下口水,身子更是不由自主向后退了退,若非是他们不能就这样逃走,现在他们就想赶紧跑。

  看到身后家丁如此,李家三兄弟同时向前迈出一步,家丁可以退,他们决不能让!

  双方对峙!

  一触即发!

  “宋国公息怒!”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李渊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李建成三兄弟,还有唐国公府内那些家丁们回头看去,纷纷松了口气。

  李渊是一个人,窦氏去找李元霸。

  因为李渊清楚,窦氏更清楚,这府中能稳住李元霸的也就窦氏一个人。

  “爹。”

  贺若驹看到李渊,看向贺若弼。

  贺若弼没去看贺若驹,只是骑着马走上了府邸台阶,冷冷扫了眼李渊身后还跟着数十国公府内的护卫还有带头那两人后,看向了小跑赶过来的李渊。

  若是李渊没来,此时他已经冲了进去。

  但李渊来了,贺若弼也要思量一下了。

  只不过...

  若是李渊敢包庇。

  他贺若弼管他什么唐国公!

  老子两个儿子死了!

  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

  管他做什么!

  白发人送黑发人,人生三大哀!

  更别说老子死了两个儿子!

  一腔怒火已在胸口,若是不手刃仇人,如何当的起天下大将军名号,更如何对得起泉下亡魂!

  至于其他一起都无所谓!

  而且事已至此,如何退!

  既不能退,那就唯有冲!

  今日,我贺若弼必报此仇!!

  “见过宋国公。”

  李渊朝着贺若弼作揖一拜,却也根本不去计较贺若弼此时在马上的事情。

  “别跟我说那些废话,我只问你一句,交不交人!”贺若弼居高临下,看着李渊开门见山的问道。

  李渊看着贺若弼说道:“宋国公,此事尚不明了,若当真是元霸所为,在下必然亲自送他到府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李渊绝无二话。可眼下,元霸尚未回来不说,事情也未...”

  李渊话还未说完,贺若驹直接将其打断,“真是父子俩啊,说的狗屁话都一样!我大哥二哥就是死在集市上,被李元霸活活杀死的,当时围观的人那么多随便找一些过来一问便知!唐国公真是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啊。”

  “若当真如此,也要等元霸回来才行不是吗?”李渊没去看贺若驹,而是依然看着贺若弼说道。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已经找人打听了,李元霸就在府里!!”贺若驹言语丝毫不客气的继续朝着李元霸骂道。

  “贺若驹!就事论事,何以如此敢辱我爹娘!”李元吉再忍不住向前一步怒视着贺若驹。

  贺若驹冷笑着说:“辱?哈...哈哈哈哈,你们李家胆大包天,出了一个敢在集市当街杀人的人,杀的还是我大哥二哥,现在跟我说我辱了你爹娘?”

  “我四弟胆大包天?我四弟素日不是看书便是在家中认字写字,偶尔上街,却是出了这档子事儿。真当我们不知你们三兄弟是什么样的货色吗?!莫不是你们主动招惹我四弟,我四弟会跑去杀...”李元吉看着贺若驹,握紧腰间直刀反问。

  但是话还没完全说话的时候,李元吉却是猛然一怔,不由自主的朝着自己右侧方看去。

  只见贺若弼此时此刻坐在马上冷冷注视着他,气势滔天,纵然李元吉也是习武之人,却也在此时感受着贺若弼的杀气而有些喘不过气。

  “要在老子面前拔刀?”

  贺若弼看着李元吉冷冷开口。

  贺若弼开口,李元吉顿时感觉自己仿佛坠入万丈悬崖,再看贺若弼更是感觉自己被猛虎所注视一样。

  当世大将军的气魄吗?

  李元吉心中如此质问自己。

  “拔刀卫家,如何敢不能拔刀?倒是宋国公你,如此行事,却是当真是目无天子。”

  李渊才要开口时,窦氏的声音却是从府内传出。

  只见窦氏一人走至李渊身边。

  李渊看着窦氏目光错愕,不过窦氏却是轻轻摇头后,扭头看向贺若弼。

  “宋国公乃当世大将军,我大隋上柱国之一,如今却是因此而做出这等目无天子的事情,自己觉得妥?”窦氏看着贺若弼质问道。

  不过贺若弼看着窦氏,嘴角一扬,“当真是百闻不如一面,不过这种话唬得住别人,唬得住我?我只问最后一遍,交不交人!”

  “先不说我儿是否杀了人,便是当真杀了人,也是京兆府尹或是刑部的事情,为何要向你交人!”窦氏看着贺若弼不卑不亢,毫不畏惧贺若弼身上气魄。

  “子孝!杀!”

  贺若弼看着窦氏,戾呵一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