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隋第一文化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这世界上没这么巧的事儿啊。

大隋第一文化人 寅十三. 2003 2019.06.10 21:58

  隋朝国都大兴城,其实往前边推,便是以前的汉长安城,但是隋文帝杨坚建立隋之后,却是看长安城破败狭小,水污染严重,于是便决定在东南方向的龙首原南坡另建一座新城。

  等到开皇二年,在宇文恺的主持下,在汉长安城之外东南方向的龙首原南坡新城建立,因隋文帝以前为‘大兴公’,因此将这新城命名为‘大兴城’。

  大兴城主要由大宫城,皇城,外郭城所组成,不过当今圣下继位之后,大修水利,开河挖运,在大兴城之中,如今正浩浩荡荡的进行着外郭城扩建的巨大工程。

  其中大宫城,主要有三座宫殿,也就是大兴宫,大明宫和兴庆宫,其中大兴宫是往日皇上处理朝政的地方也是早朝之地。

  而就在大兴宫四处有有廊庑围成的巨大宫院,东西两侧建有许多官署宫殿,其中就包括了两座小宫殿,掖庭宫及东宫,是宫女太监们日常居住之地,还有太子居住的地方。

  在大兴宫后寝是皇帝和后妃们生活的地方,后寝的主殿是太华殿,周边有万春殿、千秋殿、甘露殿、神龙殿、安仁殿等殿堂。苑囿位于宫殿最后部,有亭台池沼等,再往北的宫墙大门便是‘玄武门’。

  皇城在宫城南面,与宫城以横街相隔就是太庙、太社和六省、九寺、十八卫等朝廷中枢衙门所在的地方,由昭阳门街将皇城一分为二...

  若是通俗更加简单一点去理解,大宫城是皇上所居住办公的地方,而皇城是允许臣子们进行办公之地,但无论是臣子还是老百姓们所居住之地皆在外郭城,因为表现了皇权至上的意思。

  一路之上,李元霸步行在骁果卫之中,自然成了沿途百姓们瞩目的对象,不过当迈过承天门进入皇城之时,骁果卫们尽数下马,转为步行,而在这皇城内人变得越来少,不过兴许是为官之人更为注重敬畏之心,所以在皇城之内行走,便是有身着官服之人围观,但注意到骁果卫们的冷漠时,便马上撇过头继续去忙自己手中的事情。

  在皇城内走了良久后,只留下司马德戡陪同李元霸前行,而其余骁果卫原路返回。

  不过司马德戡并非是带着李元霸走主道前往大兴宫所在,而是走了偏道。

  司马德戡回头看了眼好似逛街一般跟在自己后边的李元霸,心中一阵无奈,往常若是犯了罪的大臣被这样带着来,全部是小心翼翼,一路之上战战兢兢,有些还需要他帮忙搀扶着才行,因为实在害怕两腿发软走不了。

  但是李元霸...

  司马德戡观察了李元霸一路,从最开始好像是低着头思考着什么,到后面走路左顾右看,偶尔发现什么地方却是目光一直汇聚,就好像觉得新鲜多看一会儿一样,无论怎么看都是那种正在悠闲逛街的人一样,毫无任何犯了弥天大罪的感觉。

  但一想到先前自己手下带来的陛下口信,说是解开李元霸枷锁,按寻常召见对待,这又让司马德戡满脑子疑惑。

  明明是犯下了那样大罪的人,不让自己等人当即斩杀,以儆效尤,或是直接拉入天牢,三司会审就算了,结果还要当做普通召见...

  这不得不让司马德戡疑惑啊。

  但饶是如此,司马德戡也知晓有些事儿不是他这个小小的杂号将军能了解的,所以一路也不与李元霸说一句话,只是带路。

  这条路虽然僻静,却也有不少宫女太监在,因为来时未换衣服,所以李元霸身上还有许多血渍存在,自然的,一路上许多宫女还有太监全部好奇的看着他。

  而李元霸出于礼貌,对于这些人也全部是微微一笑,至于他们的目光是怎么样,毫不介意。

  不过这并不代表李元霸就没心没肺,不去思考自己这次犯了这么大事儿的后果。

  其实李元霸也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罪,但他想的就是既然都做了,那还能怎么办...

  现在去见皇上也总不过是想着自己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能牵连了家里人的缘故。

  所以说与其说李元霸这一路思考的是他会被杨广怎么样...倒不如说是他一直在思考,杨广对他怎么样了之后,他要做什么。

  但思来想去,李元霸也没想出个别的方法,总不能杨广要杀他,他就索性宰了杨广,然后逃了吧。之所以这么听话进宫就是为了避免连累整个李家,要是自己真做出了那事儿,那他还进来干啥!

  而且杀了皇上杨广这事儿,干起来肯定贼爽快了,可是杀完了亡命天涯的日子,可不是什么好过的日子啊。

  于是这念头,也就被李元霸暂且放到了一边,开始思考如果杨广不杀自己,让自己充军啊之类的...

  对于这一点,李元霸倒是无所谓,自己这一身武力,充军的话还真搞不好能混的比较好,而且去了军营里边也还可以看看书啥的...

  可是在途中,有个事儿让李元霸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杀人偿命,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儿。

  尤其是李元霸杀的人还是对大隋有大功劳的朝廷重臣。

  但是李元霸注意到在前往杨广那儿的路上,司马德戡先行派人将贺若弼死了的事儿汇报了后,回来的骁果卫跟司马德戡说了什么,然后司马德戡竟然就让人将李元霸手上的枷锁打开了。

  这事儿无论搁谁身上都会奇怪。

  明明就是个犯了弥天大罪的人,可枷锁却是被直接解开了。

  而且更奇怪的是,自己是个杀人犯啊。

  可司马德戡却对他毫无对待犯人的感觉...

  甚至于,因为这种奇怪的感觉,让李元霸都有了一种,是不是杨广一直想杀了贺若弼,但奈何一直找不到合适理由,而自己这次杀了贺若弼正中杨广下怀...

  不过转念一想,李元霸就把这个想法扔到一边,虽然不是没可能,但这可能性太小了,因为这世界上没这么巧的事儿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