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隋第一文化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有那一对擂鼓瓮金锤啊!

大隋第一文化人 寅十三. 3217 2019.06.05 19:15

  隋都,大兴城,宋国公府

  贺若弼虽然是世间闻名大将军,而且长相勇猛果毅,但他身边或是与他相熟的人都知晓一件事,那就是贺若弼好读书。

  无论身处何处,除非一些特殊地方无法允许除外,贺若弼每日都会看上一个时辰的书。

  往日贺若弼看书,心静如水,心思只在手中卷案上书。

  但是今天的他不过看了几页,就总觉得心神不宁,原以为是夏日外边的夏蝉导致,但是叫了下人驱赶了这些夏蝉后,却是更加心烦意乱,总觉得有什么事儿发生,就算强压着这种不宁翻看了几页书,也很快放下书,心中莫名的有一股燥火燃起一般,让他坐立不安。

  “长生。”

  贺若弼唤了一声后,跟了贺若弼几十年的老管家马上推开书房门走了进来。

  “子玄他们回来了吗?”贺若弼开口问道。

  叫长生的管事马上恭敬回答:“还没有。”

  贺若弼皱了皱眉,“找人叫他们回来。”

  “是。”

  长生马上应了一声,然后就打算转身去做这件事。

  不过他才转身,贺若弼却是又叫住了他,“让子孝他们最近几天也别出门了。”

  “是。”长生再次应了一声。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长生还没走出门的时候,一名家仆连滚带爬的就冲进了书房里面,而且临进书房,却也因为太着急缘故,直接被书房门槛摔了一跤。

  贺若弼本就心情烦躁,尤其往日看书更是喜好安静不喜下人如此,现下看着这下人如此模样,顿时脸色难看。

  那边长生也是一样,皱着眉头将这扶了起来,低声呵斥:“往日怎么教你们的!”

  “不是...不是的,是大少爷...大少爷还有二少爷出事儿了...您,您快去大厅看看吧。”

  这下人也是想直接说清楚,但实在不敢说,所以开口说道。

  贺若弼蹭一下从椅子上站起,直勾勾盯着这下人,“子玄他们怎么了?”

  “我...我...”

  贺若弼当世大将军,沙场肃杀气息浓厚不说,自身本来的气势更是强悍,此时这下人看着贺若弼样子,更是吓得不轻,支支吾吾说不出声。

  “废物!!”

  一声怒嗔,贺若弼直接绕过桌子,大步朝着大厅走去。

  在他身后的管家长生也是瞪了眼这下人,匆忙追上。

  而此时的宋国公府大厅前院,哀嚎一片。

  尤其放在大厅之内的那两句盖有白布的担架边上,更有一名老妇人与数名美妇放声痛哭中,更有一青年双目通红,愤怒至极,可依然难掩悲伤欲绝情绪。

  而当贺若弼从书房赶到时...

  准确说是看到前院中那一地的担架,更看到自己夫人与儿媳趴在大厅两副担架之上哀嚎时,心里咯噔一下,原本这一路的忐忑好似一下解开了一般,但这一解开却好似千斤压顶一般,整个人一下子恍惚了不说,双腿却也是一下软了。

  身后管事长生赶忙上前搀扶,不过也正是有了管事这一下,让贺若弼一下子清醒过来。

  一把就将管事推开,大步流星的朝着大厅内走去。

  此时大厅内的那青年看到贺若弼,马上上前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爹!大哥二哥死的好惨啊!”

  “都给我起来!!”

  贺若弼面色难看到了极点,看着自己脚下的三儿子贺若驹,更看着此时已然趴在两具尸体之上哀嚎的妇人们低吼了一声。

  听到贺若弼低吼声,贺若驹哽咽着转身将自己母亲扶起,不过那几个美妇却是已经成了泪人,迟迟未起。

  “滚开!”

  贺若弼看到当即大怒。

  “朝自己家里人吼什么!有本事给我两个儿子报仇啊!!可怜我的两个儿啊,就这样没了...”

  满脸哀伤就在贺若驹搀扶下勉强站着的老妇人看到贺若弼如此,当即破口大骂,但是骂完,又是大哭了起来。

  贺若弼没去搭理自己夫人的哀怨,蹲下身子不去管那数名此时坐起在丫鬟帮助下才要站起的美妇们,一把就将白布掀开!

  两具尸首一具早已经面目全非,不堪入目,另一具更是身子拼接不足,但可以明显看得出是被人一刀劈开后的模样。

  两具尸首如此模样,就这样进了所有人眼中。

  哗!!!~~~

  当即,所有在场之人纷纷倒吸口气不说,就是贺若弼看到更是身子不由向后退去数步,好在管事长生在后面搀扶住了。

  不过久经沙场的贺若弼并非是因为这两具而这样,而是因为看到自己儿子现在的样子!

  至于贺若弼的夫人更是脸色一白,直接晕阙过去。

  同样晕过去的还有刚刚那数名美妇中的三四人。

  “我的儿...我的儿...”

  贺若弼一把甩开长生,步履阑珊的来到这两具尸首身边,伸出颤抖的一双手,一手一个去抚摸自己儿子的遗骸。

  泪水更是在贺若弼脸颊之上流下。

  “我的儿啊!!”

  突然,只见贺若弼仰天一声咆哮。

  噗!!!

  随后,一口鲜血更是直接喷出。

  一下子,贺若弼整个人好似老了数十岁一般,那双眼睛更是变得浑浊起来。

  “爹!!”

  贺若驹看到,马上冲上前。

  看着自己的三儿子,贺若弼浑浊眼神逐渐恢复清明,精神也恢复了许多。

  “谁敢的!我问你是谁敢的!”

  抓住贺若驹的胳膊,贺若弼双目变得通红,低吼问道。

  “唐国公府李元霸。”

  贺若驹看着自己老父亲的样子,心中更是恼怒万分,咬着牙说道。

  “李渊...好一个李渊!!我要你儿为我儿偿命!!”

  一声响彻整个宋国公府的咆哮从贺若弼口中吼出!

  …………

  唐国公府,后院书房之外,鸟语花香。

  李渊与其夫人窦氏站在玄廊处,看着刚刚从外面回来,直接去了书房的李元霸,也不知他在写什么,但在这对夫妇眼中,最让人不省心的四子这一月来的样子,实在是让他们宽慰不少。

  “稍后让厨房准备一些绿豆汤送到四少爷那里。”

  李渊看着书房内用功的李元霸,吩咐了一声身后的下人。

  下人应了一声,就马上转身去做了。

  “紫阳真人三月前送他回来,当时虽说疯性改了不少,但还是有那般疯癫模样出现,就想着这孩子以后该怎么办,却是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样。”李渊欣慰的看着李元霸的样子如此开口说道。

  一边的窦氏白了眼李渊,“什么变成了这样?从你口中怎么元霸就成了这样...”

  李渊一怔,却是意识到了自己口误,嗤笑一下道:“我的,我的,夫人莫气,夫人莫气。”

  听到李渊这么说,窦氏瞪了眼李渊道:“三月来,元霸就算偶尔发作也不如以前那般癫狂,这一月来更是平安无事,而且自己开始识字读书,前些日子我听他诵读《千字文》,其中一大半元霸已经可以熟读,从一字不识到如今,我儿悟性如此,你做父亲不关心也就罢了,却还说这类话。”

  李渊一脸无奈,“夫人错怪我了啊,我可没有不关心元霸啊。而且元霸悟性如此,我也是知道的,昨日下了朝,我还特地找了卢大人,想请他做元霸的启蒙老师。而且卢大人也说了,过些日子看看元霸再做决定。”

  “卢思道,卢大...”

  才说出口,窦氏却是眼神露出疑惑的看向玄廊远处。

  李渊注视自己妻子,看到妻子这样,也是不由扭头看向玄廊远处。

  只见一名家仆跌跌撞撞,急匆匆的顺着玄廊就朝着他们跑了过来。

  “老爷,夫人...”

  当这人来到李渊,窦氏跟前的时候,兴许是因为太过着急的缘故,喘着粗气,愣是说不出后半句来。

  “把气喘匀了再说。”李渊看着这人开口说道。

  这下人努力吸了几口气,稍稍平复了一下,但马上就说道:“门口,门口那里宋国公带着人来了,还说要我们交出四公子,为他儿子偿命。”

  李渊一愣,跟窦氏相视一眼,“你把话说清楚!”

  “四公子刚刚外出,好像将宋国公府上的两位公子给打死了!”这名下人一脸焦急的看着李渊说道。

  唰!

  一瞬间,原本气色不错的李渊脸色瞬间变成白色,就是窦氏也是完全愕然。

  “你再说一遍?”

  李渊冷静下来后看着这名下人,不相信刚刚这人说的话。

  不过这下人脸上一脸焦急的看着李渊,“老爷,宋国公带着人现在就在门口,大公子,二公子,三公子他们正拦着他呢,您快拿主意啊。”

  咚的一声。

  却是李渊一时没站稳,身子后倾时靠到了玄廊柱子上。

  不过下一刻,意识清楚的他知道必须要做什么,于是马上就顺着玄廊朝着大门所在快步走去,同时对着那家奴就说道:“马上让韩德韩猛带上所有人前往大门,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让贺若弼冲进来!”

  李渊才说完,窦氏马上开口道:“你们找人去陪四少爷,记住一定不能让四少爷出书房一步,更不能让他知道此时发生了什么!”

  “但是夫人,四少爷刚刚从书房出来了。”窦氏身边丫鬟一脸慌乱的开口。

  听到这丫鬟的话,李元霸与窦氏马上回头看向书房,但是原本就在书房窗户边的位置,此时却是空无一人。

  “去哪儿了!”李渊马上问道。

  “刚刚四少爷看向了这里一眼,然后就朝着花亭方向去了。”这名丫鬟马上回答。

  听到这话李渊深深松了口气,不是去门口就好。

  但是下一刻...

  李渊却是猛然一怔。

  花亭在他们府邸花园之中,那里有什么...

  有那一对擂鼓瓮金锤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