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隋第一文化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有意思

大隋第一文化人 寅十三. 2463 2019.06.11 22:47

  司马德戡带李元霸来的小宫殿是一座位于宫墙边上的小院子,甚至于这小院子都算不得是宫殿,因为看起来与普通的那些小院子没什么两样。

  不过里面住的人却是一般院子...

  或者说是整个大隋任何一人都比不得的存在。

  院子门口有两名小宦官,当他们注意到司马德戡与李元霸,一人赶忙跑上前,另一人则是朝着院内小跑而去,显然是在这里专门等着他们的。

  不过那名朝着司马德戡以及李元霸凑过来的小太监瞧见李元霸一身血糊糊的样子时,顿时一愣,好在司马德戡提醒了一下,这才清醒过来。

  而当这名小宦官才说了句‘陛下等急了’的话时,从院子那里就有一名看起来是中年年纪的宦官小跑着跑了出来。

  “黄公公。”

  瞧见这名衣着华贵的宦官,司马德戡马上凑上去恭敬行礼。

  “快随我进去,陛下与各位大人都等急了。”这位黄公公显然很着急,看着司马德戡与李元霸就赶忙说道。

  司马德戡点点头,回头看了眼李元霸,就朝着院子内走去。

  倒是那位黄公公,虽然看起来着急,却也不忘打量一下李元霸。

  不过显然对李元霸一身血糊糊的样子有些不满,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催促着就朝着院子里小跑。

  这小院子正如外面看到的一样,很小,走了两步就来到了正房外边。

  “陛下,司马将军与李元霸到了。”

  就在门外,黄公公朗声开口,语气恭敬至极。

  “进来。”

  房间内,一道不是那么雄厚的声音传了出来。

  听到这声音,黄公公向前将房门推开,随后站在门口看向了司马德戡以及李元霸。

  司马德戡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迈过门槛走了进去,李元霸也没什么可犹豫的也走了进去。

  房间很大,不过布置却是极为朴素。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房间靠窗有塌,而此时一个男人就坐在塌上,而在塌下边坐着六七名身着官服的老大人。

  当司马德戡与李元霸走进房间内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在李元霸身上。

  不过当他们打量着李元霸的时候,李元霸也在打量着这些人,尤其是榻上的那个有点小帅的男人。

  这就是杨广啊。

  李元霸心里感慨了一声。

  不过下一刻,李元霸就觉得这房间这气氛虽然有些凝重而且极具威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感觉毫无审罪人的感觉...

  自己是杀了人,犯了罪吧。

  李元霸不由在心里这么问自己。

  “末将司马德戡,拜见陛下。”

  司马德戡朝着塌上的男人抱拳行礼。

  隋朝无跪礼,自然不需要下跪。

  不过司马德戡行礼了,但李元霸却还是瞧着杨广,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第一次见到皇上,新鲜!

  不过瞧着杨广,李元霸就觉得好像皇上也没什么...

  但这样一来,却是没及时行礼。

  “元霸,快行礼!”

  就在李元霸所站旁边坐着的司隶大夫薛道衡低声说道。

  不过在薛道衡才说完话,在另一侧当李元霸走进房间后就一直寒着脸的兵部尚书柳述,冷漠看了眼李元霸后,看向薛道衡道,“见到陛下,行礼一事也许他人提醒?薛大人,这便是你说的明事理,而不会主动招惹是非的人?”

  随后,还未等薛道衡开口说什么,只听柳述继续说道:“衣冠不整也就罢了,身上染了一身污浊便来面见圣上,看来薛大人你所说的明事理这三个字要换个人用了。”

  薛道衡听着柳述的话皱起眉头,随后驳道:“柳大人如此,怕不是还在想着置这孩子于死地。别忘了,对于贺若弼一事,陛下刚刚已经做出决断。”

  柳述当即反驳:“我何时要置他于死地!我现在不过就事论事罢了。”

  薛道衡嗤笑一声,“莫不是如此,何以初见这孩子就寻这些毛病,我等皆知他刚刚经历了什么,眼下这身样子也是应急召而来,至于你说行礼,这孩子初见陛下,被陛下龙威震荡一时疏忽,又并非不行礼,但此种事情从柳大人口中说出却好似这孩子变成了目中无人,目无尊上之人一般,柳大人,你贵为当朝兵部尚书,他不过是个孩子而已啊,若非是为那本就犯下滔天大罪的罪臣贺若弼徇私,何故如此刁难这孩子。”

  “薛大人!”柳述听到薛道衡这番话,当即低声喊道。

  而薛道衡却也是不卑不亢的看着柳述。

  只不过这两人如此,周围人却好像根本没听到一样,那几位大人年龄大一些的依旧闭目养神样子,其他几人则是看着李元霸,好像要完全看透李元霸一样。

  至于司马德戡,依旧是那副面朝下抱拳行礼的样子,只因为杨广还未说话。

  而那位在整个房间,乃至整个大隋之内最有话语权之人,却是一直看着李元霸。

  李元霸原本听到薛道衡提醒时就打算行礼,但瞧见杨广一直看着自己,心里就觉得不舒服,也一直看着杨广。至于薛道衡跟柳述的对话,他听的清楚,也一下子分清了敌我,不过也深刻知道了一个道理,那就这群读书人偷换概念骂人是真的厉害。

  不过想是这么想,但杨广这儿还是要看着的,谁让他一直看自己呢...

  于是也就成了现在杨广跟李元霸大眼看小眼。

  “哼...哈,哈哈哈哈...有意思。”

  不过最终还是杨广突然嗤笑了一下,随后更是大笑了几声,“有意思,朕自从登基之后,许久未有人敢这样看着朕了。不过朕看你是想看看杀了朕之将军的人是怎么样一人,你看朕是为何?”

  杨广开口了,整个房间内一下子恢复了安静,原本吹胡子瞪眼的薛道衡柳述两人也不敢在说话。

  听到杨广的话,李元霸愣了一下,他其实想说你看我,我就看你喽。但这样说出去肯定是不行的,可是让他找个回答,李元霸又不知道该说啥,这时候说些拍马屁的话吧,说真的,李元霸前世活了几十年啥话都说过,惟独没说过拍马屁的话,让他猛地去说,他还真不大愿意,可是不回答,又好像不好...

  瞧着杨广,李元霸眨了眨眼。

  然后,学着刚刚司马德戡的样子,朝着杨广抱拳,“李元霸,拜见陛下。”

  反正也不知道说啥,那就先把礼行了吧...

  这就是李元霸现在想的事儿了。

  “哼,你倒是机灵。”看到李元霸突然行礼,杨广又是一笑,随后摆手道,“起来吧。司马德戡,你先下去。”

  一直不敢喘大气的司马德戡听到这话,深深松了口气,恭敬离开了房间,都不敢看一眼李元霸。

  等司马德戡离开了房间,只见杨广扭头看向柳述,薛道衡二人,“两位大人不继续了?”

  柳述,薛道衡两人赶忙起身朝着杨广作揖,却是不敢出声。

  “刚刚就把朕这里弄得跟泼妇骂街一样,结果现在还要继续...”杨广身子向后靠在了软垫之上,继续说,“朕知道你们对于李元霸杀了贺若弼的事儿还耿耿于怀,但是朕已经说过了,是朕要贺若弼死,刚刚没听清楚朕理解,现在你们听清楚了?”

  先不去说在坐的这些个大臣怎么样。

  但是李元霸听到杨广这话,却是蓦然看着杨广。

  擦,这世界上还真有这么巧的事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