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隋第一文化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滚!

大隋第一文化人 寅十三. 2251 2019.06.15 23:43

  李元霸这话,周围人纷纷一怔。

  眼神古怪的看着李元霸。

  并非是因为李元霸不去做那千牛备身的缘故,而是因为李元霸这话语中带着的商量的语气。

  杨广眯眼看着李元霸,“你可知有多少人想做朕身边的千牛备身?”

  李元霸老老实实的摇头。

  杨广嗤笑一声,随后身子重新靠向身后软垫,“哼,问问那边站着的许国公宇文述,自从朕身边的千牛备身有了空缺,他就整天想着给自己儿子谋这个位置,花了不少代价吧。”

  “陛下...”

  徐国公宇文述听到这话,当即心中骇然,赶忙站起身恭敬作揖。

  “坐回去吧,朕不过随口一说而已,你为宇文化及谋出路,朕理解。”杨广一摆手,很是随意的说了句。

  宇文述再次恭敬行礼,回到位置上坐下,但不知道是房间闷热缘故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位老将军的额头之上有细汗出现。

  而杨广目光重新回到李元霸身上,“这还是徐国公而已,其他那些人朕就不点出来了,加起来八九人有吧。但朕故意不给他们,就看着他们花大代价谋朕身边这个千牛备身位置。你倒好...这些个老臣们为自己的儿子拼了命谋朕身边这个千牛备身的位置。如今这份天大的位置放在你跟前了,你却不想要。”

  杨广说话时,应该是躺着不舒服了,于是重新坐了起来,但目光看到了榻上那本血糊糊的《千字文》,将其放到桌上,然后又抬眼看着李元霸,似乎是在等李元霸的回答。

  李元霸站在原地,咋可能没听出杨广话中意思。

  说直白点,杨广就是在告诉李元霸,这个千牛备身位置很好,别人都争着要,但我就是不给他们。现在我送给你,你自己悠着点。

  不过听是听出来了,也知道杨广这好像是真的给了他一份天大的恩赐,一般这种要兜着才行。

  但这次来这儿...

  能不能拿到赏赐,这是其次。

  因为李元霸这次本来就没想过能拿到奖励什么的...

  或者是对于这次来,李元霸本来就想的是受罚来的,结果稀里糊涂的事情成这一步,他自己都有点懵逼。

  但是走到了这一步,而且眼下杨广给自己这样一份恩赐,虽说看起来份量很重。

  可是李元霸心里却很清楚,要是真的就这样答应了杨广,自己这一世的人生必然发生改变。

  就好像以前,他还没踏足街头混混,帮派之类的世界时是一类人,但是踏足了,就算只是一只脚踩了一下那个世界,那就算进去了,再想脱身,不可能了。

  普通的街头都是这样,更别说这深似海的朝堂了。

  李元霸本就不想干涉那些权谋之类的事情,所以就算眼下听懂了杨广的话,也很清楚杨广这是赏识自己,但还是说道:“陛下,我年纪还小,而且以前不懂事儿,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就想着多弥补一下,读读书写写字啥的,等差不多了再去外面走走,多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

  “陛下,元霸年少,言语之上有些...”

  李元霸说完,那边的薛道衡却是已经坐不住,站起身就想着帮李元霸打个圆场。

  但是这才站起身开口,就看到杨广看着自己,不由止了口,随后只听杨广看着这位司隶大夫道:“朕在与李元霸说话。”

  “臣知罪。”

  薛道衡连忙作揖行礼。

  杨广瞥了眼薛道衡,重新看向李元霸,“说白了,就是不想做朕身边的千牛备身,对吧。”

  李元霸不说话,或者说不知道咋说。

  杨广看着李元霸有些别扭的样子,嘴角一扯,毫不在意的说:“行了,不用这样,不想做就不做,你既然想在家好好读书,那就读好你的书。不过既如此,你的赏却不能少了,就准你入了国子监吧,苏威,你是国子监祭酒,你觉得李元霸入得了吗?”

  “李元霸献了如此蒙学之法,自然入得。”邳国公苏威站起身恭敬开口。

  杨广一摆手:“那就行了,你去办一下。”

  苏威当即恭敬回道:“是。”

  杨广再次向后靠了一下,却是斜靠着软垫,而手中更是拿着那本《千字文》,也不去看人,就说道:“行了,既如此,你们就全部回去了,今天忙活了一整天,朕也累了。贺若弼的事情,杨素你自行看着处理即可,最后给朕一个结果。”

  “老臣,领命。”司徒当即行礼。

  而后所有人纷纷站起身朝着杨广行了一礼。

  李元霸依葫芦画瓢,有样学样。

  不过别人都要走了,李元霸却是有些舍不得的看了眼自己那本《千字文》,虽然之前他想着估计这本《千字文》用不了了,但刚刚他发现虽然上边染了血,但还是能用的。

  这种东西李元霸不讲究,只讲究个不麻烦。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李元霸其实想跟杨广要回来。

  只因为黑炭笔做起来真的麻烦,尤其还要弄得细一些往《千字文》字上边写拼音,更加的麻烦。

  但在李元霸有些不舍的看自己那本,杨广却是正好抬头。

  于是...

  四目对视。

  好像是看穿了李元霸一样,杨广噗嗤一笑,“行了,这本书朕要留着看看,你别想要回去了,刚刚薄了朕的面子,朕拿你本书不为过。等晚点时候,我让黄道送本新的到你那儿。”

  听到这话,原本想着开口要的李元霸也不好意思开口了,只能就这么打算离开,但心里那叫一个烦啊。

  但就在李元霸才转身的时候,杨广突然开口说:“等一下。”

  一下子,不单单是李元霸,就是那些已经一只脚迈出去了的老大人们也全部一怔,并且转身看向杨广。

  “刚刚你进来的时候,朕看到你在看着桌上的砚台,朕送你了。”

  只听杨广这么说了句,而就在杨广说完这话的时候,房间内的老太监愣了一下,但马上低头就从背后的柜子内拿处一个锦盒,上前将那看起来极为精细的砚台小心装入其中,同时更将那看起来与砚台好像一样的镇纸,笔架以及数根毛笔逐一装好,然后拿到了李元霸身边。

  那边的老大人们看到这一幕,眼中闪过异色,但同时却是慢慢全是羡慕,只因为他们知晓那一套文房四宝的珍贵性。

  不过李元霸不知道这玩意儿有多珍贵,他进门到时看了,但其实他看的地方多了去了,只是书桌那边多看了几眼而已。

  眼下瞧着老太监手中的锦盒,然后抬眼看着杨广,犹豫了一下后还是说道:“陛下,要不,你把书给我,这玩意儿我不要...”

  “滚!”

  但还未等李元霸完全说完,杨广却是露出无奈笑容,而且当即骂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