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逆天无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救援

逆天无恒 东方念秋 3778 2020.09.21 21:49

  林云痛的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那现在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一直泡着!”撕心裂肺的疼痛遍布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偏偏林云又清醒着。他不由得怀念起刚才晕厥的时候了。

  “我这里有一些炼体功法,你倒是可以选择一本修炼。你现在全身支离破碎,借助此地灵物,倒是可以快速入门,达到破而后立的效果。”龙阿宝神魂从林云丹田位置缓缓飞出,慢悠悠地落到平躺在池里的林云头上。

  “这地心炼岩乳本身并不算什么稀有的东西,却是极为少见的没有天道烙印的灵物。没有天道烙印,这也就导致其品阶不算太高。

  但现在看来好处也是有的,能够被你这种天弃者所用也算是它的一个优点。古塔先前吸收了大部分灵液精华,不过这些剩下来的地心炼岩乳也足够你进行一次淬体,将功法入门了。”

  “你说了这么多,倒是快教我啊!”林云眼神迷离,双唇微张,似乎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可是,我为什么要教你这炼体功法呢?我又没什么好处。反正你在这池里也不会死,大不了再晕过去呗。”龙阿宝在林云眉间扭扭身子,脸上突然摆出一副不关我事的神情。

  “你……”林云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被气得更疼了。

  “当然了,你要是再答应我三件事,我倒是有可能会把功法施舍给你。”龙阿宝摆出一脸“你爱要不要”的表情,飞到林云眼前。

  “不需要!”林云一字一顿地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来。

  “要不两件?”龙阿宝试探地问道。

  “一件!”林云目眦欲裂,暗地里下定决心,有机会一定要用这肥饵去钓鱼。

  “成交!我这里倒是有很多炼体法诀,但适合人族修炼的只有三种,分别是《剑体》、《剑体》还有《剑体》。你选哪一种?”龙阿宝问道。

  “滚!”林云心累了,并不想过多言语。

  “那好吧,你终究还是选择了这本法诀。剑体的修炼法门,我将通过自己的记忆传输给你,凝神!”龙阿宝喝到,尾尖之上凝聚了一点金色光芒,戳在林云的眉心位置,将法诀传入林云脑海之中。

  良久过后,林云睁开了双眼,两眼目露惊讶,似乎一时间都忘记了疼痛。

  “化日精月华为阴阳剑河,引之入体。阴剑主灭,阳剑主生。剑河游走于骨骼、血肉、经脉之间,使得身体各处不断在破灭中重生,剔除其中糟粕,以此达到炼体的效果。”

  “这创造《剑体》的是何等怪才!此功法竟是如此的疯狂。若是练成,自是有种种好处。但修炼过程中艰险无数,想要彻底修成难度极高!自身在极端的痛苦之中,还要分神维持阴阳剑的平衡,一旦剑河失控,在体内彻底纵横肆虐,那后果不堪设想。”

  林云心里有些紧张。稚嫩的脸庞上,一滴滴汗珠滑落。他忍着痛,仔细思考了片刻,便开启了剑体的第一次炼体。

  林云极为勉强地抬起了双手,按照剑体的凝剑法门,以精神力牵引出地心炼岩乳池的灵液精华,将其在空中慢慢凝成一道阴阳剑河。

  剑河流淌间,刺耳尖锐的剑鸣之声从其上传出。细细看去,河中内蕴黑白剑影无数。明明形体如流水,却尽露锋锐之气。

  这个过程用了近一个时辰,才算完成。看着悬浮于水面的剑河,林云深吸了一口气,伸出手掌,精神力引导剑河从掌心缓缓而入,进入躯体……

  “啊啊啊啊!”林云撕心裂肺的呐喊再次回荡于洞窟之中,久久不散。

  灼热的痛感先是流淌于血肉表层,林云本就破裂的皮肤,裂开了更多细小的伤口。然而接踵而至的阳剑再生之力,却控制着伤口裂而不崩,林云倒是没再如当初那样变成个“血人”。

  灼热的气息逐渐透入血肉之中,林云知道,那所谓的灼热,只是因那剑河的极致的锋锐而造成的错觉。

  剑河流淌之间,血肉以及骨骼之中一些好似糟粕的东西被逐渐剔除了出来,通过表皮的伤口、毛孔慢慢渗出。

  而林云并没有想到,修炼剑体,最最痛苦的时候,竟然不是阴剑在体内大肆破坏的过程,反倒是阳剑在其后修补伤口的过程。

  痒!仿佛有千百万只蚂蚁,在骨骼经脉之间飞快地爬动。这种痒似乎来源于内心深处,又好似附着于灵魂之上,犹如附骨之疽一般。林云此刻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将自己的身体狠狠撕碎,切成万段,再用烈火将其焚烧殆尽。

  林云此时身体内部,灼热的剧痛与无法止住的麻痒并存,凄惨的声音时刻在洞窟之内回荡……

  “林芳!”“芳婶儿!”“林云!”此起彼伏的呼唤声在青岩洞窟附近响起。

  村里的人已经找了一夜,原本只是来寻找莫寒。没想到天明集合的时候,林妈也不见了。

  已入辰时,二人皆是不见踪影,无迹可寻。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搜寻行动中,但仍一无所获。

  青岩村西北方,一道流光正以极快的速度靠近。

  “我在那封家叛徒血肉之上刻下了神魂烙印。半天前,居然感知不到这叛徒的丝毫生命波动,难道真是死了?”李易峥脚踏长剑极速飞行。与神魂烙印之间的感应越来越强烈了,朝着那方向,不禁加快了速度。

  正全力搜寻着林云和林妈的村民们听到天空中传来一道震耳的破空之声,纷纷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白衣中年人正站在飞剑之上,悬浮于空中,白衣随微风轻轻摇摆,颇有仙风道骨之感。

  “是仙人呐!小林云和林妈有救了!”老村长大喊道。“是啊,是啊,仙人手段高超,肯定能找到他们母子俩的!”“仙人啊,帮帮我们吧!”村民们此起彼伏的声音响起,一时间倒是什么也听不清。

  李易峥缓缓落下,收起配剑,听着村民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话语,轻轻皱起眉头。

  “乡亲们,一个个说,究竟发生了什么?”李易峥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

  “我是这个村的村长,还是我来说吧。”村长拄着拐杖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昨天村里啊,有一个小孩失踪了,夜里他的娘亲怀疑他迷失在了这石窟之中,深入其内寻找,却也是失踪了。唉,这个石窟太大了,我们,实在是找不着啊!”说完,村长老泪纵横,似是又回想起前些年的惨剧。

  李易峥听完老村长的话,有种不祥的预感漫上心头,那封家叛徒似乎也在这石窟之中啊!会不会……

  李易峥不多言语,随即飞至石窟前方,精神力如水般延伸,渗透,直至将洞窟内的每条通道都探查得一清二楚。

  一柱香之后,李易峥收回了精神力。这石窟通道脉络极其复杂,一次性探查完实属不易。

  就算他的精神力在同门之中已属不错,但将这洞窟摸透,此时也是有些晕眩。

  不过也足够了。

  “找到了。”李易峥缓缓睁开双眼,似是一瞬间,便消失在原地。

  不多时,他用气流托着林芳,从一处石窟深处走了出来,将其轻轻放在草地上。

  “芳丫头!”一群老一辈的人围了上去,他们也是看着林芳长大的,与林芳父辈还有一些交情,自是不愿看到她出什么事。

  李易峥凝聚灵气,轻轻一指点在林芳眉间。“醒来!”李易峥轻喝道。

  昏迷中的林妈,皱了皱眉头,轻哼了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

  “芳丫头,你没事吧,哎呀,你腿上怎么这么多血!”村南的王三爷惊呼道。

  “王三爷?你在哪。我,怎么看不见你了。”林妈双眼无神,听到王三爷讲话,却看不到人,眼前只看见一片黑色,顿时急了。

  村民们看到此景,皆是心里一沉,原本找到林妈的欣喜也被瞬间冲淡了。

  “为什么我眼前都是黑色的!三爷,你还在这儿吗?”林妈很是惊慌。

  众人看向李易峥,脸上露出询问之色,李易峥摇了摇头。

  “唉。”人们不禁一阵叹息。

  “芳丫头,是我,你的村长爷爷。我有一个坏消息要告诉你。你,唉,怕是失明了。”大家皆是沉默不语,只有村长上前,将林芳的手紧紧握在自己的手中,缓缓地说道。

  “我失明了吗……”林妈如遭雷击,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得村民们一阵心酸。

  “小云呢!村长,你找到小云没有啊!他还活着吗?求求你告诉我!”林妈回过神来,抓着村长的手,急忙问道。

  “稍安勿躁,我这就去将他带回。”见众人将眼看向自己,李易峥随即说道。

  李易峥不一会便深入洞窟深处,见到了那弯月形的洞口。不作犹豫便将身体收缩进入了那洞口后面。

  借着昏暗的荧光,李易峥第一眼便看见了池边的封无炎。

  李易峥走上前去,仔细探查,发现其气息竟是彻底断绝了,就连神魂都爆灭得一干二净。

  “这么一个视生命如草芥的刽子手,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能逼着他自爆神魂呢?”李易峥很是不明白,一个受了伤的人,放着恢复伤势的机会不要,反而选择自爆?这逻辑根本说不通啊。

  “难道……”李易峥目光转向漂浮在池中的小子。手掌一挥,将其捞出。

  “难道是他,逼着封无炎自爆了神魂?”李易峥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自己都不禁笑了笑。

  “一稚童而已,怎么可能。”李易峥也不再纠结,右手一扫,将地上的封无炎尸体放进储物带之中。再次看了眼那早已淡成了水的地心炼岩乳。

  “可惜了,这里的地心炼岩乳太过稀薄,不然倒是一个不错的修炼场所。”李易峥摇了摇头,不再多想,随即抱着林云钻出洞口,转瞬间,便到了众人面前。

  “这就是你们那失踪的孩子吧。”李易峥问道。

  “是,是!”心情沉重的村民们抬眼望去,见林云衣裳破碎,满身血污。大惊之下,纷纷涌了过去。

  “不要挤,不要挤!”村长敲着拐杖喊道。

  “小云……小云在哪!”坐在一旁青石上的林妈听到了动静,急忙起身,跑了过去。

  “小云!”林妈右腿一阵剧痛,一个不慎摔倒在地,磕破的手上溢出了鲜血。

  几个村民赶紧上前将林妈扶起,“芳丫头,不是跟你讲了,刚接好骨,不能乱动的吗!哎呀,真是胡来啊。你已经失明了,不能腿再瘸了呀!”老村长痛惜地喊道。

  “都冷静点!他没事。”李易峥清冷的声音带着些许灵威,使得村民们顿时安静了下来。

  “此事,我五行门也有责任,前日,宗门一位叛徒在外犯下诸多杀孽,于是派我追拿此人。我探得其踪迹,找到机会重伤了他,不料其竟施展一门奇特遁术,逃离至此。也许便是在逃离的过程之中,抓了这位林云小友,深入这青岩石窟之中。”李易峥拱手说道。

  “不幸中的万幸,林云小友并未受到伤害。对此事,我深感抱歉。叛徒已经毙命,我过段时间将会带着他的尸首回宗门复命。这段时间我便留在村里,看看能不能做些事来弥补我的过错。村里的人若有修炼上的疑问,大可来找我。算是我为这次的纰漏赎一点罪吧。”

  李易峥看向平躺在草地上的林云,食指中指并拢,其上汇聚天地灵气,点在林云的眉心之上。

  “咦!”李易峥平淡的脸上,少见地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