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大创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国之罪人(第二更)

大创造者 雨中猫猫 2125 2019.08.22 08:19

  袁巫令此话一出,顿时震惊当场。

  话题怎么就从解囷候之围,救援陆错,变成了杀陆错救国呢?

  另一名武将怒道:“三候虎视眈眈,许诺好处必是虚假,你这是引狼入室,自毁屏障!”

  然而,文臣之中却有一重臣名为吴太阿的出来,禀道:“袁巫令的话呢,也有几分道理,我们国都兵力短缺是事实,需要防备三候也是事实,倒不如派人接洽三候,问问情况?”

  龙启道:“都停。袁巫令之言不错,先派人去三候那边问问,然后再作决定。”

  “王上,不可啊!”冯多亚简直就要疯了,他们这些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一会儿要防备东南三候,一会儿又要让他们勤王,说什么忠心耿耿,真的忠心耿耿会让自己成为龙国的威胁?

  当年这三候是最早跟随龙国第一任国王龙九的开国功臣没错,但这都几百年过去了,三候的子孙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代,还跟他们谈什么恩情,什么忠心?

  龙启怒道:“够了,退朝,以后再议!”

  ……

  七日之后。

  砾河城内,三位重臣正聚在一起议事。

  “三候果然同意勤王。果然也有条件。”吴太阿看着竹简说道。

  羊太保皱了皱眉头,向一旁问道:“邓太师怎么看?”

  邓太师摸了摸浓密的白胡子,叹道:“我们有意见没有用,王上一定会答应的。”

  羊太保气道:“都是那袁昂蛊惑的王上!但是,就算这样,王上总不可能真的杀陆错去换三候勤王吧?”

  吴太阿道:“羊公你也不必太生气,陆错若是能够为国而死,他想必也会很乐意的。”

  邓太师伸手按住两位快要吵起来的同僚,说道:“先等王上的决定吧,然后我们跟朝中其他大臣商议一下。”

  最后,协议还是达成了。

  东南三候与龙国国王协定,由他们出兵镇压囷候,而龙国,只需要令罪人陆错伏法即可。

  此一指令,是由朝中大臣共同商议并报告,然后经由龙启盖印认可的。

  一来国王有这个念头,臣下也不太好反对,自然顺着他来。

  二来陆错在朝中并没有太多支持者,武官的势力又不显。现在既然有办法解决困扰大家的囷候,很多人,便也顺水推舟了。

  再说了,陆错尽管是一员强将,但是那是以前的事情,近几年来,输得多赢的少,要他还有何用?还不如早点放弃他,换更强的将领上来带兵。

  反对者很多,但大多数是较为底层的官员,无法改变朝中重臣的决定。

  陆错的罪名,乃是“无礼君上,大逆无道,国之罪人”。

  于是,龙国之中,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就在坎古城被围,陆错被困的第十八日,准备对陆错宣判死刑的军队,以援军的名义,在龙智的带领下,向坎古城进发。

  而袁巫令则被派到东南三候那边去当使节了。

  陆家被兵士团团包围,而陆父只是贵族,却未在朝为官,毫无反抗能力。

  三候的兵马增援,应该近日就会到达。

  龙启期盼着他们来帮他解围。

  ……

  “父亲,我求你了,让我出去,让我出去啊!”

  “住口!你给我好好待在家里,禁足一个月!”

  “陆家不会莫名其妙被围困,一定是陆哥哥出事了!父亲,告诉我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任璧跪在地上,泪水撒遍衣襟。

  任合乃是朝中负责音律的乐师长官,龙启颇喜欢听音乐,所以任合日子过得不错,家财颇多,除了出身不太好之外,别的都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他知道发生了什么,陆错即将被杀,陆家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最好的就是男为奴女为婢,最坏的便是满门抄斩。

  但是,他拿自己的女儿是真没办法。

  女儿自小便认识陆错,现在都24岁了,已经是嫁不出去就会被人说闲话的大姑娘了,还天天闹着要等陆错回来。

  而他又不是什么心狠之人,做不出把女儿硬是嫁到外面去的行为。

  这些年来,一直姑息着女儿,就是因为他心知陆错多半是回不来的。若是陆错能回得来,当年冯大亚就不会殒命……。

  任合摇摇头,令下人把女儿带去软禁起来。

  任璧呆呆地坐在床上,她的眼泪都已经哭干了,父亲还是不让她出去。她想看看陆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想找人问清楚陆哥哥究竟在边关怎么了。

  她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这块手帕一点也不像姑娘家用的,它是麻布制成,非常粗糙,边缘脱线,没有任何绣花。

  但是,它却被洗的很干净,而且贴身收藏。

  任璧的思绪一下子飞到了过去。

  她家与陆家离的颇近,自小便认识。当陆错忙着练武的时候,她便大着胆子经常跟过去看,还闹着也要练。

  只可惜,她在这方面是一点天赋都没有,还被父母平白训斥。

  任璧只好天天在家盼着陆错回来。

  在小小的她心目中,陆错长相帅气,武艺高强,让她仰慕得不得了。

  结果到了陆错十四岁那年,他参军去了。

  任璧哭着问:“为什么要走,父亲说了,参军很苦的,还很危险,万一陆哥哥回不来怎么办?”

  陆错拿出一块自己的手绢,擦了擦任璧的小脸。

  “阿璧,平时过得开心吗?”

  “嗯!有陆哥哥在就很开心!”

  “我们家也是这样,都过得很好,所以……”陆错擦干了任璧的眼泪,把手绢塞在了她的手里,“我要跟着冯大亚,去前线,守卫这个国家,让大家的日子,可以永远开心地过下去……”

  陆错的目光温柔地注视着任璧,说道:“阿璧,这是我身为男儿的责任。”

  最后,陆错还是跟着军队走了,任璧在后面哭喊着大叫:“陆哥哥,你一定要回来!我等你!”

  任璧回家之后,开始默默地学着以前都不喜欢的织布和绣花。

  过了几年,任璧手艺已经冠绝全城,她做了一个最用心的绣花手绢,在一次陆错跟着冯大亚回国都的时候,找机会送给了他。

  少女羞红的脸蛋让陆错明白了她的心意。

  那时,陆错握着她的手,说道:“阿璧,等我吧,这场仗打完,我一定回来见任伯伯,我们……”

  说着,陆错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再后来,军队出发后,两人便再也没见上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