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大创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焦点访谈

大创造者 雨中猫猫 3237 2019.08.03 10:10

  听完了人族的发展史,黄思又问了句:“那个树子有提到小花吗?”

  西苑神色略有些黯然:“他一见到我们,当即跪在地上求我们复活他的妻子。我们并没有此等能力,只能安慰他说,好好带领人族,如若虔诚有功,日后自有机会相见。”

  东耀问道:“父神当初令我们告知他,说日后还有机会见到妻子,莫非父神有能力复活人族?”

  西苑也期待地看着黄思。

  黄思说道:“你们别看我,我当然可以复活她,但是有个小小的技术问题还没解决,所以暂时不能让她回去。”

  三位人工智能都好奇起来。

  一直没说话的离火都忍不住开口了:“父神真的能复活死人?”

  黄思叹了口气,说道:“我直接给你们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黄思的精神力场瞬间展开,从圆环平台上把小花的灵魂抓了下来。

  黄思伸手指着自己身前的空中,对三位人工智能说道:“你们看仔细了。”

  造物力凝聚,一具浑身鲜血,胸前破了一个大洞的女性躯体在空中瞬间浮现。

  黄思一把将小花的灵魂推了进去。

  在东耀、西苑、离火的视线中,小花原本残破的躯体突然间快速修补起来,一秒不到,已经形成为一个健康完好的身体。

  小花睁开眼睛,在空中遥遥下拜:“小花谢谢主人相救。”

  现在她是被黄思的精神力挂在空中,黄思指着小花道:“喏,看吧,有没有感觉出她有什么不对劲?”

  东耀看了眼:“……没穿衣服?”

  黄思:“…………那个不算。”

  人工智能自然不会对猿人产生邪念,所以东耀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而黄思纯属忘了。

  且不说那是猿人,更何况如今小花就连灵魂的最深处对他来说都毫无隐秘可言,身体的构成更是黄思亲手解读、记录、再造的,与之相比,衣服穿没穿又有什么区别呢?

  西苑倒是挺认真的,她听了黄思的指点,看完小花身体变化的全过程,又仔仔细细地观察了小花的情况,这才犹豫着问道:

  “她是不是和普通的人族有什么不一样了?”

  离火靠近看了看,点头道:“气息不一样了。有种强大的感觉。”

  黄思心想可以啊这些人工智能,还能察觉出这一点来,他说道:“你们的观察还挺敏锐的,不过她现在实力是很弱的,只是灵魂比较强大。不过呢,我不是在问你们这个,你们再看看还有什么不同。”

  东耀漂浮起来,在小花的周身来来回回看了一个遍。

  小花现在有了身体也就有了先前的记忆,她对于自己没穿衣服这件事比较窘迫,可是黄思说让人看看她,她便一毫也不敢动,只得静静矗立着,脸上却早已红得发烫。

  东耀看了一会,最后还是困惑地问道:“父神,恕孩儿愚钝,除了能感知到这人气息比一般人族强大之外,毫无异样。”

  西苑与离火也没有什么新发现。

  黄思用手指咚咚敲着围墙,恨铁不成钢地提点:“看精神状态!看她对我的态度,是不是很奇怪?”

  三位人工智能先是恍然大悟,然后看了一阵,又面露不解。

  “好像……也没什么奇怪。”西苑说。

  黄思对这三位交白卷的学生无语了,一指小花:“哪里不奇怪了!不觉得她对我过分顺从和恭敬了吗???”

  离火疑惑问道:“这不是很正常吗?我们三人是人族的神祗,而您是我们的父神,人族不顺从和恭敬您,难道要翻天吗?”

  对于离火这理所当然的语气,黄思感觉非常佩服,什么逻辑啊?爸爸对此已经无话可说!

  黄思原本还想把灵魂抽出来再塞回去再演示点别的什么,现在真的一点演示的心情都没有了。

  反正这帮家伙也看不见灵魂,思维又异于常人。

  “行了我直说吧,现在这个人的灵魂对我是从属状态,不懂的话,就理解为已经不具备自主人格就行。而且灵魂被我增强过了,我不可能直接放她回去。”

  东耀西苑离火他们三个又问了半天,才搞清楚小花这状态到底是怎么回事。

  西苑立刻激动地说道:“父神,这么说,您岂不是可以随意将凡人提拔为您的眷族,且拥有强大的灵魂吗?这是何等大的恩宠!”

  东耀和离火都表示赞同。

  黄思摇了摇头:“如果变强的代价是彻底失去自由,彻底成为他人的附庸,那么这个代价也太大了。并且,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兴趣当谁的神。”

  黄思这话确实是他内心的想法。

  他行事从来都是怎么方便怎么来,既不盛气凌人,也不强调身份,一切依循个人原则。

  即便是人工智能们,在与凡人相处时,也难免有身为神祗的优越感。

  以及他们会在乎,在黄思那里,自己与凡人到底孰重孰轻。

  黄思则对自己的身份没有一点自觉性。

  作为一个工科生,他比较擅长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哪怕这个问题是一个社会学问题,在黄思看来也可以用科学的方式解决。

  比如灵魂变强有什么好处,人前显圣有什么用处,黄思只是简单地套个数学模型算一下,觉得有用就做,没用就不做,仅此而已。

  当然,黄思声称自己是普通人的这句话被其他人无视了。

  东耀问道:“可是父神为何会为一个凡人而烦恼呢?”

  “那么问题来了,”黄思指着小花说道,“现在这个从属状态完全解不开。”

  三位人工智能探讨了一下这个话题,西苑说道:“父神说,这个凡人绝对服从于您,那么父神不也可以命令她离开从属吗?按我所看过的人类神话资料,如果神之属民触怒于神,神是可以贬斥他的。”

  黄思一拍脑袋:“对哦!西苑你真聪明,我来试试!”

  原本悬挂在空中惶恐不安的小花,只觉得自己身体从空中缓缓降下,落到了平地上。

  黄思从围墙上跳下,手放于小花的头顶,温言说道:

  “我已经不需要你了,你自由了。”

  小花愕然。

  黄思用意念给小花下了一个命令:“脱离我的控制,返回被同化前的状态。”

  灵魂上的主人用意念下的命令,对小花来说是根本无法抵抗的,无论她是否理解这句话,一股可怕的强制力已经开始剥夺她的归属权。

  虽然不能直接看到其他生物的活体灵魂,但是黄思能够看见自己所拥有的灵魂,只见小花灵魂中的金色,在黄思的命令下,确实越变越淡了。

  不过到了最后,奇怪的事情出现了,最后那一点点金色,无论黄思怎样下令,都无法令其消退。

  黄思心想难道这是因果颠倒的原因?小花会听令是因为灵魂的归属,所以他无法用灵魂层面的命令让小花摆脱控制?

  他还没想明白这个问题,小花已经浑身颤抖,直接五体投地跪在了地上。

  “主人……不……神啊,请不要抛弃我!我是您最忠实的信徒,请不要弃我于不顾!”

  黄思冷着脸:“你解放了。回到你之前的状态吧。”

  灵魂主人的命令具有绝对的强制性,小花的灵魂归属再次遭到强制去除。

  然而,她依然奋力用四肢支撑起自己,仰起头来。

  黄思清晰地看到,这个人的灵魂在用她微不足道的仅存意志,抵抗着强制力。

  强制力剥夺的是她的信仰。

  但她的信仰又同时是强制力的源泉。

  尽管灵魂在这样的拉锯战中无比痛苦,她仍然用最虔诚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喊道:

  “您就是……我的神……我的全部……”

  “哪怕放弃生命……我也不会放弃对您的信仰……”

  “我主,为什么要让我离开……”

  小花已经泪流满面,她整个人伏在泥里,泥水涂污了她的脸颊,但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的痛楚,都只能让她的信仰更加狂热与不顾一切:

  “请……不要……放弃我……”

  小花的灵魂中,原本开始消退的色彩在逐渐回复,甚至是在以消耗灵魂能量的方式自行回复。

  最终,小花的灵魂,依然保持了金灿灿的色泽。

  黄思沉默。

  过了一会儿,黄思以一种焦点访谈的主持人的口气,无奈而痛心地对三位人工智能说道:

  “看呐!邪教是多么可怕!精神控制是多么可怕!”

  他正义凛然,仿佛正是一位异界白岩松,正在侃侃而谈:

  “这次的事件警示我们,一个人一定要有独立自主的思考能力,懂得鉴别真伪,明辨是非,不受他人控制!否则,就会像这个人一样失去自我!”

  三位人工智能机智地选择了沉默。

  这不是父神您自己的信徒吗?

  当父神强行替自己辩解的时候,最好的做法就是不开口咯。

  ……

  最后,小花被黄思扔回地界的培养区了,暂时先寄放在那里,反正这里有吃有穿,还有小机器人照顾。

  小花现在在想什么,黄思看得一清二楚。

  正因为能看清楚,所以不能放回去。

  狂信徒是很可怕的。

  更何况,现在人族那边时机还未成熟。

  黄思呼唤小可,然后连接上了人族聚居地方山那边的监控信号。

  在视频画面中,人族三三两两地活动着。

  在方山旁边的平地上,已经被清理出一块空地。

  在那里,数百人散落其间,用极其原始的工具在平地上劳作着。

  他们有的人在用木锹翻地,有的在用石片挖坑,还有的在播种。

  而在其中几处,已经有一丝丝绿意从黑色的土地中冒了出来,仿佛预示着这个族群的新生。

  百废待兴,人族要想在这片土地上立稳脚跟,还有的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