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大创造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3章 工科生也不应放下大学语文的学习

大创造者 雨中猫猫 2426 2019.08.21 07:38

  十八岁那年,陆错获封射手长官“射亚”一职。

  二十二那年,他已立下赫赫战功,官职也升到多亚的位置。

  二十二岁的多亚,这在龙国的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如今已是龙国建国后的第257年,当年分封出去的诸侯历经多少代的继承,早已忘记了曾经的恩典,一旦有了武力,便开始蠢蠢欲动。

  再加上龙国建国太久,制度腐朽,此任国王才能平庸,年年都是内忧外患。

  就在陆错二十三岁那年,西北边的囷候举兵反叛。

  由于龙国国王的昏聩无能,冯则老大亚在战争开始后不久就战死。

  陆错临危受命,拿了冯则的军令牌子便带兵迎击。

  这一打就是六年。

  要不是有陆错在,可以说龙国的国都怕不是已经被囷候大军压境。

  然而,也许是因为龙国建国太久了,龙国国王虽然年龄并不算大,整个龙国的统治阶层却已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昏聩无比。

  他们竟然对陆错颇有微词。

  无君王之令,擅自取得军令牌子是罪名,以多亚身份行大亚之事是罪名。

  打仗赢了,钱粮用的过多是罪名。输了平了,自然更是罪名。

  但是陆错在前线作战,他们总不好直接对他做什么。

  陆错直到二十七岁那年,才拿到了大亚的任命,而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是以不合法的身份在带兵打仗的。

  然而,这一切,恐怕要在现在划上句号。

  二十九岁的陆错,重伤在身,困守龙国西北,泗水河北面的最后防线——坎古城。

  二十天内,囷候的军队已经来攻过9次城了。

  城内的粮食最多还能再支撑十日。

  这十日内,援军再不来,这座城就要完了。

  然而实际上,陆错甚至可能支撑不到粮食吃完的那天。

  自从十四岁入伍,如今陆错已经在大大小小的战争中度过了十五年的时光。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加起来,已经将他的身体掏空到了一个危险的程度。

  所以陆错才不愿意卧床修养。他知道,自己怕不是熬不过这次围城了。

  但是,能撑一会是一会,城里的士气全靠他抬着,如果他不出来鼓舞士气,坎古城会很危险。

  陆错迎着清晨的点点微光走上城头。

  囷候手下的大亚昨天刚攻击过,而且吃了不少亏,今天应该在修整,暂时不会再来。

  “你们都去巡视吧,我一个人在这里看会儿。”陆错吩咐周围的兵士。

  “是!”

  兵士们不敢打扰大亚,纷纷离去。

  陆错独自来到城头一间独立的露天瞭望室中,然后从怀里取出一块手帕,立刻低头咳嗽起来。

  他拿开手帕的时候,上面竟然满是鲜血,甚至还有一些血块,也不知道是身体里哪处落下来的。

  手帕已经用的很旧,但是看得出来,那曾经是一块绣满了细致花纹,非常美丽的手帕。

  其实他刚才无论是从病房出来,还是跟着换防的士兵一起上城墙,血已经在喉头忍了好久,只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出来,才独自来到城头吐出来。

  黄思在旁边看着陆错。

  此时,实在是忍不住了,黄思直接在空气里问了一句:

  “你怎么还没死啊?我都等了两天了。”

  陆错微愣,四下看了下,一个人影也没有,露天的瞭望室也不可能有房顶之类的遮蔽物。

  “哈哈,我这是快死了吗,都有幻听了。”陆错喃喃说道,“但……我还不能死啊,我死了,坎古城就完了……”

  黄思在这里真的等了两天了,虽然是意识过来的,本体还在黑暗空间,从时间感上来说也不过就是几分钟而已。但是,这和小可说的不一样啊?

  小可的大数据统计从来没有出过错,而且黄思在这里等着的两天,早已用意识扫描过陆错的身体,确定这个人确实命不久矣,才耐心等了下去。

  黄思可是等着他死了问他一句愿不愿意跟着自己走,然后把他招募到天界去的。

  因为太闲了,黄思还让小可查询了存档资料,了解了一下陆错的生平,对这个人还是挺佩服的。

  结果,说好的两天就死,两天过去了,这位员工居然迟迟不肯毕业,是不是有点过分?

  “不是幻听,”黄思纠正了他的幻想,“我是过来带你走的。你今天应该是一个死掉的灵魂,而不是一个活人,你一直不死,让我很难办。”

  陆错听得清清楚楚,确实有人在对他说话,只是,这里除了他也并无他人。

  而且对方所言内容,让他差不多有了一个猜测。

  “你是神吗?还是恶神?又或者是妖物?是鬼怪?”陆错列举了传说里他所知道的那些存在,试着询问不存在的说话者。

  黄思听了,赞扬道:“你心理素质不错,首先,看到没有身体的说话者,不会像某些人那样直接跪下来磕头求饶,其次,见到神仙鬼怪,丝毫不怕,还敢大胆假设,思维挺缜密的,情商也优秀。”

  陆错笑了,笑着牵动伤势,又咳了一口血,他用手帕擦了擦,说道:“你是神也好,鬼也罢,总归,我也快要死了,你要害我也好,不害我也罢,我也就这么一条命了。”

  黄思惋惜道:“你一直没死,一定很特别,很想把你同化掉看看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陆错看向远处,那里是囷候手下大亚扎营的方向,他平静地道:“我应该是快死了吧,但是,我还不能死,在援军到来之前,我必须得活着。只要撑到那时候,这条烂命,你想拿走也行。”

  “但我现在若是倒下,他们怕是立刻就要撑不住。坎古城若是陷落,北边毫无屏障,龙国撑不了多久。龙国的百姓都在大后方,巴望着我们守住,我,可不能让他们遭难。”

  “所以,我的命不是我一个人的命,你是神也好,鬼也罢,这条命,现在还不能给你。”

  “你这想法不对。”

  因为对方是他未来的优秀职工,迟早是要入职的,反正闲在这里没事干,黄思居然有心思跟他聊起天来。

  “首先,假如这城被攻陷,龙国未必会亡国。其次,龙国亡国了,也未必是坏事。你看,你不是困守在这里二十天无人救援吗?这说明该国已经不配拥有你这样优秀的员工……不,大亚。”

  “既然是如此腐朽的统治了,为什么不干脆让它灭亡,好换一片新天地呢?”

  陆错对着看不见的存在摇了摇头:

  “龙国只是有些自私自利的臣下,蒙蔽了王上的眼睛。即便是腐朽,也不该灭亡,因为,在我身后,还有着我大龙国的泱泱子民啊,他们,可没有任何错,要随龙国一起灭亡!”

  “民众真的全然无错吗?”黄思科普着先进的社会学观念,“有怎样的民众,就会有怎样的国家与统治者,再昏聩的帝王与再无能的大臣,不也都是民众自己惯出来的吗?”

  “再说了,你就知道菌候一定会把百姓杀光?什么叫百姓也要遭难啊,万一那个菌候把所有人都招降了呢?”

  陆错的表情稍微一滞,然后说道:“……是囷候,不是菌候。”

  黄思:“…………”

  这个小可在送资料的时候为什么不给难读字标注读音啊!

  欺负工科生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