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簪中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祖母

簪中谋 呓意 2070 2019.06.26 16:32

  殿内知客手捻佛珠,口中念念有词。

  亦蓉在两个小丫鬟的搀扶下起身,走到其中一位知客面前,道:“阿弥陀佛。”

  那僧人也回礼:“阿弥陀佛,施主有事便请说。”

  亦蓉道:“我来找一位常年住在这里,年逾八十的老夫人。”

  两位知客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位对着亦蓉合掌道:“施主请这边来。”说着,指向殿门外。

  “好。”

  出了佛殿,从侧面绕过去,走到佛殿后面,是一处曲径通幽的小径。

  松柏挺拔,在风雪中百折不挠,与香樟树生长在一块儿,虽没有其枝繁叶茂,却英姿勃勃,就像一位昂首挺胸的将士。

  最终,那僧人在一座禅房前停了下来,道:“施主,里面就是你要找的人。”说完他便走了。

  亦蓉道完了谢,便同着两个小丫鬟来到禅房近前。

  禅院寂寂,唯有风啸林鸟飞。

  从这里望去,隐约可见被枝叶扶疏的香樟遮蔽着的禅房轮廓,古老而深幽,屋檐上还覆盖了零星的积雪,屋顶是很普遍的硬山顶。

  亦蓉十二岁那年,父亲曾带着她与哥哥一同前来看望祖母,可到了这里却被拒见,祖母不希望有外人相扰。

  这么些年,祖母久居于此,从未回过府,老人家的衣食住行全都是按照寺里的规定,从来不曾有过逾越,可见她老人家的向佛之心。

  听父亲说起过,祖母是在他成为当朝太师之后便搬到寺里去住的,这一住就是十几年。

  十几载春秋,转瞬即逝。

  会有谁能够耐下心来从那些沉淀在往昔破碎消逝了的时光中捡起一点一滴的美好呢?

  时光匆匆,就让它逝去吧。

  “叩叩......”

  门扉紧闭,亦蓉屈指叩门。

  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有了动静,却是一个扎着两个丫髻的八九岁女童探出一颗圆滚滚的头来,模样稚嫩而清秀,细长的眼眸不染半点俗气。

  女童见一位年纪很轻的夫人敲门,身后还跟着两个随身伺候的丫鬟,知道是客人来访,她自己先做了个单手立掌的手势,半垂眉目,道声:“阿弥陀佛,施主到此有何贵干?”

  八九岁的孩童却故作深沉,倒颇有些滑稽。

  雁儿扑哧笑道:“好个伶俐的小姑娘呀!怎么会在寺庙里?”

  女童见问,便答:“我从小父母双亡,流浪到这庙里,是主持收留了我。”

  三人俱都点点头。

  女童盯着白亦蓉,只觉得这位夫人长得着实是美,娇娇柔柔的,就像河畔的柳枝儿,还有那白净得宛如白瓷一般的脸,精巧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眼睛,好似会说话呢......

  “我来找住在这座禅房里的老夫人,她是我的祖母。”

  女童咬着嘴唇,恍然道:“夫人在此稍等,我去去就来。”

  亦蓉点了下头。

  那女童重新关上门,跑进了里间对着面向内一位老人道:“师父,外面来了一位夫人,她说您是她的祖母。”

  老夫人盘坐在蒲扇上,素衣素帽,全身上下都是灰色,她面容上布满了皱纹,眉眼冷漠,身体因为长期吃素和艰苦的生活而变得瘦弱,一只手上不断地捻着佛珠,闻言却稍稍顿住了会儿,接着却道:“孩子,让她进来吧。”

  她的声音有些咕哝不清,有些沙哑,正是常年寡言少语的结果。

  亦蓉心里直打鼓,双手搅和着,难舍难分,直到禅房的门再次被打开,这一次女童直接敞开了大门,笑吟吟道:“施主进来吧。”

  亦蓉惊喜得愣在原地,惊讶于祖母的反常举动。

  难道真如她所猜测的那样,祖母思念亲人了?

  “呀!老夫人真的见咱们家夫人了......”莺儿惊呼,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弄出大动静,惹得老夫人不高兴,再把他们撵走。

  透过门扉,亦蓉望见了静坐在内的身影,于是提着裙摆,踏上一层青石阶,迫不及待地进了禅房,忽又想起什么,放慢放轻自己的脚步,直到来到祖母的右前方,拜倒在地。

  “孙女亦蓉,见过祖母。”

  头一次见到祖母,亦蓉激动得声音都发颤。

  “是你呀。”祖母的声音平静淡然。

  亦蓉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古井无波的脸庞,岁月在其上留下了无法抹去的痕迹,那双细长的眼睛平静地注视着她,好似在看着一个陌生人。

  “祖母,是我。”亦蓉道。

  可老人家只是看了她一眼,便阖上了眼帘,继续念起经来,恍若未闻。

  亦蓉小心翼翼地眨着眼睛,等待着祖母的询问,然而过去好半晌,老人家依然如故。

  “祖母,亦蓉......”亦蓉抿唇,想说些什么,可什么也没说出来。

  “看也看了,你去吧。”

  老人家终于又开口了,却是这么一句话,没有半点感情在里头,却也没有刻意的冷漠,只是很冷静,就像是在诉说一个事实,甚至就连看也未看她一眼。

  亦蓉无奈,只得又拜了一拜,起身之前,最后说了句:“父亲一直念着您。”

  老人家并没有回应。

  亦蓉抿紧唇瓣,退出禅房外。

  外面廊檐下,两个小丫鬟正拉住女童不住地问这个问那个,问得那女童直翻白眼。见自家夫人这么快便出来了,两个丫鬟都很惊讶。

  “夫人,怎么这么快便出来了?老夫人怎么样了?”

  亦蓉摇摇头,往原路上返回。

  两个小丫鬟撇了女童,紧跟上自家主子。

  那女童看着三人走远了,才回了禅房,将门带上。

  这里又归于宁静了。

  亦蓉神色悒悒,两人见此便都不言语了。

  出了慈安寺,乘了轿子,回到了太师府中。

  此时天色近晚,天寒昼短,亦蓉早已被冻得浑身僵硬。

  回到别院,却不见夫君。

  莺儿去问,回来说:“夫人,姑爷刚被召进宫去了,听说宫里头那位是要降罪于姑爷......”

  “怎么会这样?”

  亦蓉惊得失手打翻了茶盏,热茶泼在大腿上,虽然有厚厚的棉衣阻隔,但还是感受到了腿上滚烫的热度,不觉蹙起眉头。

  “哎呀!夫人,小心啊。”雁儿赶忙将亦蓉扶到床上,褪去外面的衣裳,并将里头穿着的裤裙给换去。

  大腿上已红肿了一小块,像红色的胎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