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簪中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挂帅

簪中谋 呓意 2139 2019.06.29 15:20

  他是来试探的。

  联合琳国寻找大公主的主意是太尉大人给出的。这个计划,的确是铤而走险,当时,楼湛也是没有法子,才会采纳了太尉的建议。如果处理不当,施行的过程中出现了变故,那么,很容易导致大炎与琳国之间关系的僵化,甚至,会造成战乱,而且,楼湛自己,也招致了老皇帝的猜忌。

  国与国的关系会变得紧张,君臣关系也会变得紧张。

  他倒不是特意来责怪太尉大人,当然也不是来推卸责任,他自己也的确是疏忽了这一点。

  而是因为,太尉大人明知这么做会造成什么后果,却没有提醒他,那么,太尉大人是没想到这一层呢,还是故意的?

  如今大炎朝堂上出现了内奸,楼湛不得不多考虑。

  “咚咚。”

  突兀的敲门声在这片寂寥之地颇有些空洞的味道,这声音很响亮,就像平地起惊雷。

  不一会儿,斑驳的朱漆大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满头斑白的老者的身影映入眼帘。

  “你......你是什么人?”

  老者的眼睛有大部分都是眼白,脸上堆满了皱纹,头发也并不甚整齐,看起来是年老体弱的模样。

  待老者看清了面前站着的人,才出声询问。

  “老人家,我当朝大将军楼湛,特来拜访太尉大人。”楼湛抱拳道。

  老者瞧着他腰间的佩剑,连连摆手:“你来的不是时候,主人不在,不在。”

  “是吗?既然是这样,那本将军告辞了。”

  言罢,楼湛毫不犹豫地带人离开。

  老者透过门缝,盯着三人的背影离开,许久,才收回目光,关上了门。

  却在庭院中,满头白发的陈松正坐在树下喝酒,旁边的火炉上正烧着滚烫的水。

  老者快步走到石桌前坐下,尝了一口刚煮好的酒。

  “是谁来了?”陈松问。

  “楼湛。”老者的声音突然变了,变得洪亮年轻很多,与他的样貌大为不搭。

  “楼湛?”闻言,陈松抬头,微微诧异。

  老者睨他一眼:“他怎么会来找你?难道你漏了什么破绽......”

  陈松慢慢摇头,说:“他绝不会想到的,你放心。”

  “但愿如此吧,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小心为上,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连累了殿下。”

  “你考虑的倒挺多,管好你自己就行了。”陈松沉下脸来。

  “殿下是信任我的能力,才会任命我为他的军师。掳走大炎公主也是本军师出的主意,现在大炎皇帝焦头烂额,那楼湛也进了我布置的圈套中而不自知。哈哈哈,我的功劳还小吗?”老者得意大笑,一把撕下脸上的面具,原来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陈松起身,脸色阴沉:“你若要邀功请赏,还是到殿下面前去吧,我不是你的主子!”

  中年男人见他生气了,止住大笑,然而脸上满是得意之色:“太尉大人,何必动怒呢?主子对我这样能力出众的人自然会奖赏的,而且,对那些无所用处的人也是会惩罚的,你还是想想怎么体现自己的价值吧!”

  “何用你来教老夫!贾覃,楼湛武功高强,你派去的那些人我看都是去送死,别得意得太早了,万一暴露了,这军师的位置你还是让给别人吧!”

  那名叫贾覃的中年男人也沉下脸来,怒哼:“这事可由不得你来决定!”

  “那咱们就等着瞧吧。”

  三日后,圣旨下达太师府。皇帝命大将军楼湛为主帅,与太尉陈松一道前往北疆应敌。

  圣旨一下,太师府上下都知道了琳国屯兵溪谷关的消息。

  溪谷关,是北疆的关隘,琳国屯兵于此,意图明显,因此皇帝才会下达圣旨,命楼湛挂帅出征。

  而琳国屯兵溪谷关以及楼湛与太尉一同出征的消息便不胫而走。

  现在这种时候,朝廷的任何大事都会成为百姓关注的焦点,因为一旦发动战争,便要征集粮食,加重赋税了。

  今日的太师府,整个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因为姑爷很快就要离开皇城,前去战场了。

  白丰毅未作表态,倒是白亦筠对此很感兴趣。

  饭后,他拉着自家妹夫,问道:“妹夫,你们去战场,难免会受伤吧?”

  楼湛点头。

  “将士们受了伤可有药材医治调养?”

  楼湛道:“军中有金疮药。”

  白文筠一拍大腿:“金疮药怎么能行?”

  “为何不行?”

  “药效虽好,但治标不治本。”

  楼湛不明所以,还是道:“已经很不错了。你想说什么?”

  “妹夫,你不要误会我见钱眼开,我是在为将士们的身体考虑啊,是这样的,我开了个药材铺子,专门从下面的乡镇中收集药草,制成药材来卖,价格方面你不用担心,药材铺子是专门为那些平民百姓们经营的,所以价格特别便宜,比现在市面上的那些药材铺子昂贵的药材好多了!”白文筠小心地措辞,生怕这位妹夫把他当做奸商。

  “哦。”楼湛点头,说着抱拳道:“那恭喜你了,祝你财运滚滚,如果有需要,我会开口的。”

  “那好,不着急,等你有需要,尽管给我写信,我们的悬壶药铺还没开张,等开了张,你可是我们的第一位客人,而且是贵客,贵客是有优惠的......”白文筠兴奋道。

  “多谢了,皇上命我三日后出发。”楼湛抱拳,说完便匆匆离开,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比如说前去西山的驻地挑选精兵强将。

  “妹夫,慢走啊,记得啊,是悬壶药铺!”白文筠一直跟到门口,才挥了挥手。

  亦蓉正坐在窗前发呆。

  夫君要去战场了,去打仗了,她早该想到的,可是,等到真的要走了,她仿佛才意识到夫君去的地方有多么危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唉......”亦蓉忍不住叹气。

  莺儿正同雁儿坐在那儿绣花,听见自家夫人这般唉声叹气,不免劝慰道:“夫人,姑爷总会走的,他可是大将军,与其唉声叹气,不如快快乐乐地,否则姑爷心里想着你,连打仗都会分神......”说着,她自己却又叹气:“唉,若是夫人也能跟着去就好了。”

  亦蓉身子一震,跟着去?可是......夫君会答应么?

  “对呀,若能跟着去该多好呀,莺儿.....”亦蓉欲言又止。

  “夫人,你可别听莺儿的,战场多凶险呀,而且路途遥远颠簸,夫人怎能跟去?”雁儿插话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