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簪中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急病

簪中谋 呓意 2272 2019.05.14 12:00

  “我的姑娘,你这是怎么了,这屋子里头怎么还这么冷?”一面说着,一面四下里打量,见窗子也关得紧紧的,火盆也旺,疑道阁楼里为甚这么冷。

  亦蓉道:“刚才窗子让我给打开了,我费了好大劲才关上。”

  奶娘闻言,语气中不免带了些责怪:“你身子怕冷,外面那么大的风,可不能再开窗了,你要是嫌屋子里闷得慌,将这门留出一道缝,就不妨事了。”

  亦蓉吸了吸通红的鼻尖,嗫嚅着答应:“我知道了,奶娘。”

  奶娘见她浑身颤抖,想是冻着了,眉头一紧,对着两个小丫鬟说:“我去厨房熬些姜汤来,你们两个陪着小姐。”

  莺儿和雁儿应了,都留在阁楼上,待奶娘出去,莺儿将门留出一道缝,雁儿则是坐在床前,替亦蓉捂手。

  雁儿道:“姑娘,咱们太师府也太艰难了点,冬天连个抱在怀里取暖的暖炉都没有,辛苦姑娘窝在被里取暖,天是越来越冷了,姑娘可怎生是好。”

  亦蓉将脸埋在锦被里,心里却想着被下的那副画,心不在焉地听着雁儿的唠叨。

  这时,莺儿也走过来,听见雁儿的话,望着她的肩膀上就是一推,说道:“死丫头,胡说什么呢,嚼舌根嚼到自家了不是?”

  雁儿被推得身子前倾,差点撞上亦蓉的头,转过身来,对着莺儿道:“姑娘受了这样的苦,我不过是说几句,我哪句说错了?”

  亦蓉见她们两个又要吵嘴,忙止住话头,问两人道:“爹他老人家这几日在忙什么?”

  莺儿接过话来:“老爷昨儿还去了慈普寺,去看望姑娘的祖母呢。”

  “祖母......她怎么样了?”

  雁儿道:“她老人家健朗得很,每日里吃斋念佛,有佛祖护佑着呢,不像我们,只求小姐能好好的,我们也就能好好的......”

  莺儿看她一眼,道:“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亦蓉苦笑。

  屋子里又暖和起来了,亦蓉藏在被子底下的手攥着画轴,心下却有些发虚,像是做了亏心事般。两个小丫鬟你来我往地互相打趣,谁也不让谁,好不热闹。

  晚间,被寒风吹了半晌的亦蓉终于发了热,整个人一会儿如在烈火里烤着,一会儿似在寒冰里浸着,难受得紧,亏得意识还不至模糊,想到自己这是白日里着了凉。

  于是,亦蓉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那一刹,头晕目眩,身子控制不住地直往后栽,用着左手扶住床沿才勉强坐直了,一用力蹬掉了下半身的被子,移动着脚踝摸索了一阵,找到了自己的棉绣鞋,扶着床杆站起了身,一阵晕眩之后,透过窗子望见铺满了皑皑白雪的大地,原来是落雪了。

  这该是今年的第一场雪,算算日子,同去年比来,略迟了些。

  房里的火盆已经散发不出什么温热了,只剩下一小块木炭欲熄未熄,有点冷。

  亦蓉一步步地挪到房门边,将留了一道缝隙的门给推开一大半,望着楼下喊奶娘,然而发出的声音却异常沙哑,喉咙里有痰。

  下面却很快有了动静,先是槅门里头亮起了烛火,而后槅门被推开,一道披着衣裳的人影走了出来,穿过花厅,直走到楼梯口,正是奶娘闻声爬了起来。

  奶娘见亦蓉只穿着中衣扶在门上,声音都变了,察觉到不对,忙跑上来,用灯盏照着,看她的脸色,见她满脸通红,喘着气儿。

  “姑娘,你莫不是白天那会儿着凉了?”

  亦蓉此时脑袋昏沉,抬起眼来,只觉得奶娘在她跟前晃悠,又听见说“白天”和“着凉”两个字眼,想要张嘴说句话,却发觉嗓子疼,口也干舌也燥,只好点了下头。

  “我的姑娘,你还站在这干什么,快回床上躺着,奴婢这就去前院通知老爷,给你请大夫。”

  奶娘说着,将亦蓉扶到了床上,全身上下裹得一丝儿不漏,亦蓉嫌太热了,奶娘说发发热好得快,只得罢了。

  因楼上这一动静,下面的两个小丫鬟也被吵醒了,唯独两个婆子还在呼呼大睡。莺儿和雁儿听说自家小姐病了,忙披着衣裳上楼来照顾。

  奶娘又将两个婆子叫醒了,吩咐了几句,才放心地出了桃花阁,拎着灯盏去了前院。

  此时还是前半夜,奶娘路过书房的时候,发现书房还亮着,白文筠的身影正倒映在格子墙上。

  奶娘本想去前院通知老爷,可看看这里距离前院有一段路,于是想着舍远求近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又怕扰了大少爷,正踌躇不定,却闻书房的门被打开了,大少爷的小跟班梧觞揉着眼睛出来了,先望见白蒙蒙的雪花往下飘,惊叹了一回,最后才注意到雪地里站着个提着灯盏的人影,正是奶娘,于是问道:“林奶娘,你这是要去哪儿?大半夜的不睡觉,是小姐有事吩咐你么?”

  奶娘已在雪地里站了片刻,冻得手指发疼,忙说:“是小姐她着了凉,身子似乎不太舒服,我想着去前院通知老爷,给请个大夫瞧瞧,你也知道,小姐的身子从小儿就弱,万一得了风寒,可了不得。”

  梧觞道:“我晓得了,你先别急,我去回大少爷,看大少爷怎么定夺。”说着,转身进了书房。

  奶娘瞧见梧觞倒映在格子墙上的影子“走”到了那道坐着的身影跟前,说了什么,随后,那坐着的人影陡然站了起来,冲出书房外,还未来得及惊讶于这突然落下的雪,便冒着风雪直奔奶娘跟前,问道:“小妹现在怎么样了?”

  奶娘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还是梧觞心里明白,在旁边提醒道:“少爷,奶娘刚从桃花阁出来。”

  白文筠自知急得失言了,又道:“奶娘,你回去照顾小姐,我现在便去医馆找大夫。”转头对着自己的小跟班道:“梧觞,记得不要惊动前院。”

  梧觞一扫困倦,郑重道:“明白,少爷。”奶娘也答应了声,沿着来时的路疾走回去。

  白文筠转身奔去马厩。

  梧觞忙跑进书房里,拎着只小灯笼出来,将书房的门上了锁,紧跟着自家主子去了。

  却说,白文筠从太师府马厩牵出一匹马来,便往后门去。

  后门门房早已睡下了,白文筠叫也叫不醒,后来梧觞提着灯笼喘吁吁地跟了来,把个看门的屋门拍得山响,里边才有了应声。

  门房披上厚衣裳,点着灯,两手哆嗦着,找出后门上的钥匙,给开了后门。

  后门一开,白文筠驭着马儿,奔了出去,马蹄踏在雪地上,留下一连串的马蹄印子。梧觞跟了几步,就转回来了。

  门房问发生了什么大事,怎的这样惊慌,梧觞回了句小姐病了,那看门的便没再问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