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簪中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心病

簪中谋 呓意 2496 2019.05.16 12:04

  “等等!”冷青冷喝道。

  这位白家的少爷实在是过分,三更半夜的,她因为配置一种奇毒的解药而迟迟没有成功,正打算上床睡觉的时候,这位自称是太师府公子的年轻男人竟不顾她的阻拦从窗户跳进来,将已经脱去一半衣裳的她强行带走,好似个上门打劫的强盗。

  不光如此,他居然还无视她医神徒弟的身份,仗着自己是太师府公子,对她粗鲁以待,现下,竟要再去请个大夫来!

  她再不阻止,那她的脸面往哪儿搁?

  熟料,白文筠却走得更快了,毫不犹豫地直奔院门方向去。

  梧觞顿时反应过来,小跑着去拉自家少爷,他当然晓得少爷的心思,无非是在逼着冷大夫松口。

  大雪才刚停,天儿依旧冷得不像话,廊檐下,唯有灯笼还发出一点两点的光亮。白文筠看似走得很急,其实有意缩小了步子,他人刚走至竹林边上,再往右侧走几步,绕着半圆形的竹林兜小半个圈子,便出了冷青的视线了。

  梧觞在后头,踩着雪,追了上来,靴子踩在雪上嘎吱嘎吱地响。梧觞一把拉住了白文筠的袖子,劝道:“少爷,冷大夫是不会见死不救的......”

  “放肆!”

  “少爷!小的说错了话,小的是说,冷青大夫一定会救小姐的。”梧觞半是懊恼,半是慌张,他一时情急,竟也不晓得忌讳“死”这类的字眼,小姐在自家少爷心目中的位置那么重要,少爷自是心急,他竟在这关头说了死字,真是不该。

  冷青抬头,望着头上的花架,原来这里竟然是一条花廊,只是被大雪覆盖,瞧不见花架的原貌了,从这里向外面望去,只见白茫茫一片,唯有一些还算整齐的脚印子留在上头,不远处,竹林旁边的主仆二人正僵持着。

  白文筠瞥见不远处站在花廊下四处张望的冷青,脸色瞬间黑了下去,道:“她也配称大夫!”这话说的故意很大声,花廊那边定能够听得一清二楚的,谁知,冷青只是平静地回望着他,面上没有半点颜色,那眼神很淡,让人瞧不出波澜。

  白文筠有些失望,转而想到自家小妹还在等着救治,只好往回走,他走得很急,差点将自己给绊倒,后头紧跟着的梧觞终于松了口气。

  “带路。”

  冷青负手在身后,微微抬着下巴直视前方,语气冷淡。

  梧觞闻言,知道自家少爷自然很难再给冷大夫什么好脸色,于是主动上前,客客气气地请冷青去桃花阁。

  白文筠落在两人身后,瞧着背负着双手,抬着下巴的女子的背影,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了一股泠然不可冒犯的冷傲气质,他愣了会儿,才后知后觉地了悟过来,这位女子似乎是真的极为看重自己的尊严,不容许别人侵犯,方才他做得确也过分了......

  冷青颀长的身形,一身荼白色的长衫,戴着顶方帽,活像个庵里的尼姑,要不是耳朵旁边还能瞧见乌黑的头发,梧觞第一眼定会以为自家少爷带着个小尼姑回来了。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梧觞已经晓得了,这位冷青姑娘性子冷傲,乃是医神的弟子,相信她的医术也应当是很不错的。

  六年前,医神还待在济世医馆的时候,冷青还没听说过医神收徒弟,后来医神出外游历去了,没过两年,天下就有传闻,医神收了个年岁很小的女弟子,且这女弟子医术高绝,是个极有天赋的。

  冷青这名字,倒也与她性情、外貌相配。

  很快,三人走到了桃花阁。桃花阁是个建造精致的两层小阁楼,后面栽种着几株桃花,前面只有一颗梧桐。

  梧觞敲了敲门,很快,就被人从里边打开,一个婆子伸出头来,见是自家少爷和随从,还有一位尼姑模样的女子,忙将门打开。

  莺儿下了楼,见自家少爷带着个陌生的女子进来,便知是大夫,于是请到了楼上。

  房内,亦蓉躺在架子床上半睡半醒,意识朦胧中听见有人来,勉强睁开眼睛,见到冷青的身形,却分不出是男是女,又听见自家大哥伏在她耳边的话:“小妹,你感觉怎么样?”

  亦蓉张了张嘴,说“不必忧心”,可说出来的好似不是自己的声音,粗哑难听。

  接着,那陌生的身影靠了过来,正仔细地观察着自己,不知是谁将自己的手腕从裹得紧紧的被窝里拿出来......

  翌日一早,白丰毅刚起来,随从就告诉他,小姐病了,昨夜连夜请了大夫来看诊。

  白丰毅急得连早饭也顾不得吃了,直奔桃花阁去,瞧见自家女儿病怏怏地躺着,脸色苍白得吓人,病中还不断地喊着“楼湛”!

  白丰毅脑子一转,莫不是自家女儿其实并不中意那楼湛,因此才病了么?可是,听奶娘说,昨夜亦筠亲自请过来的那位医神徒弟说了,受了凉只是发病的其中一方面,还有一层其实是心病,那么,这心病除了不愿嫁给那楼湛为妻,还会是什么?

  自家女儿连见都未曾见过那楼湛,怎么可能是因为其他方面的原因?

  不忍看见自家女儿这般痛苦的模样,白丰毅踱步到书桌前,坐了下来,想到这门婚事已成定局,他不禁怒气上涌,握拳,重重地拍了下桌面,这一拍不要紧,却有什么东西,从桌子下面的夹层里掉了出来。

  原来是一个卷轴,看样子是用过的,而且还是经常拿出来看的,因为边上有手指磨损的痕迹。

  他好奇之下,慢慢地将这幅卷轴展了开来......竟是一副男子的画像!这男子样貌年轻,俊秀非凡,正站在梧桐树下,浑身的气质堪比仙人。

  唔,竟有几分面熟......这,与那楼湛竟有八分相似......白丰毅不由看向了睡得并不安稳的白亦蓉。

  ......

  “父亲,儿子亲自将楼湛将军请到了太师府,正在客厅等着呢。”白文筠面色有些兴奋,对着坐在桃花阁花厅内的白丰毅道。

  白丰毅放下了手上早已凉了的茶盏,点了下头,起身。

  “来了就好,我倒有话要问他,亦筠啊,你没事的话......”

  “父亲,我今日正好有空。”

  “也好,咱们去会会他。”

  白丰毅交待奶娘道:“奶娘,亦蓉托你好生照料着,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夫人不在,也只有你最了解亦蓉......”

  奶娘应道:“老爷,奴婢一定尽心竭力地照顾姑娘。”

  奶娘嘱咐两个婆子看好厅门,便上了阁楼。莺儿和雁儿两人一刻不停地看着自家小姐,稍有动静便紧张起来,忽见奶娘上来,下面厅里静悄悄的,知道老爷走了,便问有没有再请个大夫来瞧瞧。

  奶娘道:“冷大夫既是医神的弟子,那医术必然是不简单的,我估摸着,姑娘这病因是心病,你们也都听见了,姑娘嘴里念叨的是姑爷......”

  两个小丫鬟瞧着奶娘似乎还有话待说,却迟迟不见下文,于是一齐问道:“姑爷怎么了?”

  奶娘支吾着说不出个什么,憋了半天,才说一句:“姑娘心里面应当是不愿意的。”

  莺儿却说:“可我刚听老爷说,小姐偷偷画了幅姑爷的画像呢。”

  奶娘呵斥道:“多嘴!”又对两人叮嘱道:“你们须得时刻牢记,关于这幅画,谁也不许说出去,更不许说漏了嘴什么的,这事关小姐的名声,是天大的事。”

  两人赌咒发誓,表示自己一个半字都不会说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